【新移民數據】人口普查:不要自欺欺人 讓數字說真話|來稿|卡達哥|香港01|博評

政府的人口普查數據,向來都是眾多政策研究者的瑰寶。由人口普查數據中,我們可以得知人口的結構、分布、變化,從而知道某些政策的有效性、甚至可以預見未來的政策方針。

但若果選擇性去解讀有關數據,則會有脫離事實的結果。

文:卡達哥

政府的人口普查數據,向來都是眾多政策研究者的瑰寶。由人口普查數據中,我們可以得知人口的結構、分布、變化,從而知道某些政策的有效性、甚至可以預見未來的政策方針。但若果選擇性去解讀有關數據,則會有脫離事實的結果。

早前HK01博評有一篇由李道發表的文章,名叫「人口普查數據分析:內地新移民比例竟拾級而下?」,內容就好像發現新大陸般,結論是香港新增人口並不是由大陸移民為主,反而是「其他地方」的移民為主。不少左翼如獲至寶地分享該文章,意圖為大陸移民平反,但事實是否如此呢?

李道的立論,是建基於香港人口的出生地點變化,而否定在港新移民愈來愈多的說法,這是一個不準確的推論。由二戰結束後至1980年代香港實施「即捕即解政策前」,超過二百萬大陸人偷渡到香港定居,出生地就是中國內地。當這批「戰後移居」逐漸老去離世,人口結構中,出生地來自中國內地的總人口數量自然會減少,反之於本港出世的人口會自然增加。因此以「香港人口的出生地點變化」去判斷「新移民」的國籍,是穿鑿附會的論斷。

若要了解香港人口增長的來源,我們就要了解「自然人口增長」和「居民淨遷移」的數字。「自然人口增長」、即是出生人數減去死亡人數;「居民淨遷移」則是「居民移入」減去「移民離開」的數字。以2015-2016年為例,有4.67萬名單程證持有人移居香港,1.89萬名其他香港居民移出,淨遷移人數為2.78萬人,只有1.32萬人口增長來自自然增長。很明顯,香港人口增長主要是由移民人數,特別是持單程證來港人士所帶動。

李道在文章辯駁,指出「單程證來港人數」沒有市民想像中那麼多,他引用2015年「只有」3.8萬人持單程證來港,日均105人的數據,更稱這是自1995年以來最少。然而李道卻無視在2016年,單程證來港人士達57,400人,日均156個人的事實,這比每天150個的單程證配額更多!

其實,內地當局簽發單程證和獲簽發單程證人士實際來港可能在不同年份發生。統計處的數字是以單程證持有人實際來港的年份為準,所以不同年分單程證數字有變化是正常的,但選擇性去解讀某年數字,從而結論大陸來港人士減少,這是相當不負責任的評論。

若我們宏觀去解讀數字,就會發現1997年後由大陸移居香港人士,已佔本港人口比例已超過十分一。根據政府向立法會提交的文件,由1997年7月回歸至2015年10月,合共有87萬9千人新來港人士透過單程證來港。以2015年中全港人口729萬人口計算,97年後單程證來港人士已佔全港人口12.1%。有關文件亦披露截至2015年10月底,已有超過4.7萬名「超齡子女」獲簽發單程證來港。

立法會資料研究組的「數據透視」亦指出,2011 年至2015 年間,共有 220 000 名單程證持有人來港定居,足以抵銷其他居民遷移外地的數目有餘,並佔同期整體人口增長的總數約五分之四。

除了單程證外,大陸居民亦能夠利用其他計劃,例如優秀人才入境計劃、輸入內地人才計劃,及非本港畢業生留港/回港就業安排,申請來港工作甚至定居。政府回應立法會議員的書面提問時,亦顯示過去幾年,年均有近三萬個大陸移民留港工作甚至定居。

我不敢講這是大陸「殖民香港」的證據,但肯定的是「在港新移民愈來愈多」的說法,是經得起統計數字的考驗。

李道的文章亦曾渲染來自「其他地方」的移民才是來港人士的主力,但其實來自「其他地方」的香港居民,主要是香港的外籍家庭傭工。統計處的數據顯示,2011年香港有約45萬名少數族裔,超過一半(57%)是外傭;撇除外傭後,少數族裔只有19萬名,只佔全港人口(撇除外傭)的2.9%;當中南亞裔是最大族群,其實亦只有約6萬人,即是佔本港人口不足1%!而這批出生在「其他地方」的少數族裔人士,很多是因為歷史因素而被迫離港分娩。

回歸前,英國從南亞如印度、巴基斯坦、尼泊爾等地聘用不少當地人來港工作。回歸後他們大都已落地生根,甚至在香港土生土長。然而,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法,規定要有中國人血統(即父母單方或雙方為中國人) 或有親屬是中國人,才可以申請加入中國籍。以上兩項要求令南亞裔居民難以甚至沒有可能符合,結果不少居港南亞裔人士選擇返回原住國家分娩,以確保仔女能夠擁有國籍,以防成為「無國籍人士」。結果不少土生土長的南亞裔人士,因為出生地不在香港,就被解讀成「南亞兵團」。但其實他和我們一樣,也是植根香港的「香港仔」、「香港女」。

數據是不會騙人,假如大家願意正確、客觀地解讀有關數據。

https://www.hk01.com/sns/article/91440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