咁海底係唔係自治範圍? – 葉一知

inmediahk

有一個傳說:有人被判處「環首之刑」,行刑前,囚犯被套上麻繩,然後就被律師叫停,因為「環首之刑」已「執行」了。後來因為這個巧妙的辯駁,這條罪變成「執行環首之刑,直至氣絕身亡為止」(周星馳的「算死草」便用了這個情節』)

這個傳說,有人會用來說明中國人對待法律定義的含糊態度。其實,只要把「環首之刑」改為「環首死刑」,理應無乜得拗了。不過,法治是西方產物,中國人不擅於此道,也不擅於用精準語言去論說。 所以,用中文寫詩詞文學極為理想,因為含糊而含蓄,留白容易,留下很闊的思考空間;但法律語言不容含糊,所以擅寫詩詞的中文,或嚴格來說幾千年來把中文使用在詩詞的中國人,並不勝任寫法律條文。

我以前是這樣認為的,但今日的看法有點不同了。把中文用得精準,經過訓練包括批判思考的訓練,是可以的,問題是,中國人沒有成功移植法治基因,而一直保留了秦始皇基因,而有秦始皇基因,就自然有與其呼應的趙高基因,即奴才基因。

法治社會得以建立,最終要社會尊重理性和常識,而不是膜拜權力。但由於中國人社會極之膜拜權力,以秦始皇、毛澤東等為千秋偶象,於是便把理性和常識抛開。例如,「環首死刑」本就清清楚楚,但奴才有了獻媚機會,便會扭曲這句話,例如什麼是「死」?看似死算不算死?假死後復活還要不要再執行?所謂「死刑」是否一定要致死?執行其間因心臟病死算不算違法?

你沒看傻了眼,這些問題,在一個理性有常識的社會,沒有多少人說得出,說得出也會被人恥笑,但當你身處奴才社會,指鹿為馬就是常事。所以,你會看到有大狀說:

地底並不屬於香港自治範圍。

嗱,無論你用中文寫得幾清楚,只要社會屬奴才型,在一個只膜拜權力而不尊重理性常識的社會,多清楚的法律也可被扭曲。就好像,「香港屬自治範圍」,其實,這句話也沒說清楚是「地面」、「地底」或是「離地的天空」,還有虛擬的網上範圍,所以你可以說:「香港其實沒有自治範圍」。

如果地底不屬香港自治範圍,是否我搭一程地鐵,落咗地底,便由中共管治,架車出到地面,就變番香港範圍呢?昨天港鐵壞車在地面,就由香港人處理,早幾個月地鐵縱火案在地底,那些警察消防豈非干預國家內政?何不等公安城管解放軍來尖沙嘴地底執法?罪大惡極啊!

地底不是自治範圍,那海底又算不算呢?按大律師的偉論,海底也一定不屬自治範圍,海底隧道應該是中共管治的,早前那套「拆彈專家」,卻由劉德華扮演的香港警察在海底隧道執法,十分政治不正確,而且這是一套合拍片,有分裂國家之嫌,應該禁止在大陸上映啊。

有時啲擦鞋師爺,自以為聰明絕頂,其實只為主子添煩添亂。

香港有幸曾被英國管治,奴才味少了,但換了支旗,奴才味又番晒嚟。呢啲笑話,將來越來越多,最終成為常態,不過,到時大家就笑唔出了。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49499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