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論:權鬥風高浪急 梁振英趕搭船


一個行將落台的特區首長,為甚麼不恪守看守政府的政治倫理,反而四圍挑機,把手伸入立法會、伸入郊野公園?還有40餘日就卸任的梁振英如此好鬥,除了秉性難移,恐怕也與他將專任全國政協副主席有關。中共高層權鬥風高浪急,梁振英想在其中穩佔一席豈會那麼容易,因此要用盡剩餘權力,不惜推出末日暴政,為自己累積些參與權鬥的本錢。

郭文貴爆猛料 證貪腐全面擴散中共高層圍繞十九大人事佈局的權鬥已進入短兵相接、刀刀見血的階段,受制年齡及政經問題須卸任的,謀求下屆連任或晉升的,再不出招就為時已晚。其中牽連最廣、最受矚目的,是逃亡美國的中國富豪郭文貴,接連公開中共高層「核爆級」權鬥、貪腐「機密」,波及中紀委前書記賀國強、現任書記王岐山,更指習近平下令調查盟友王岐山,又準備公開中共高官養在澳洲的600多個情婦、私生子的情況。
郭文貴如此「捨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的姿態,令中共投鼠忌器,反而暫時讓他免於重蹈徐明、肖建華等與中共權貴走得太近的富豪,在權鬥場中被死亡被失蹤的命運,而且出乎意料的是,中共還准許其妻子、女兒離開北京到美國。但郭文貴昨表示,中共對他恨之入骨,已準備對他採取滅口行動,他也已授權律師和助理在自己遇害時公佈所有爆料內容。
另一方面,郭文貴的爆料呈無差別攻擊,中共各大權貴集團都被捲入,再次說明中共的貪腐是已全面擴散的癌症。儘管有些省部級高幹被指名道姓說明其貪腐問題,但迄今並沒有中紀委介入調查的消息。這時候,權貴集團的保護傘就顯得特別重要。其實,省部級高幹中就沒有「個體戶」,被涮下去的不是屁股乾淨不乾淨的問題,而是未成為權貴集團的核心圈人物或嫡系人馬,關鍵時刻就成為棄卒保帥的對象。
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郭文貴事件對媒體、網民來說是一大談資,但對熟諳中共政治的梁振英來說,恐怕是百感交集、點滴在心頭,無論是要確保明年連任全國政協副主席,還是要爭取榮升黨國領導人後的話語權和相關權貴集團的利益,除了維護個人的政績、形象之外,更重要的是要為中共權貴集團瓜分香港的政經利益創造機會,凸顯自己在權貴集團中的功用、地位,以免有朝一日被輕易拋棄。

狼英末日暴政 助紅資侵吞香港梁振英雖然成為現職黨和國家領導人中的第三位港澳人士,但他沒有董建華、何厚鏵那樣的世家底子,沒有與中共元老的世交底子,決定了他只能像郭文貴、徐明、肖建華那樣,投靠某一權貴集團以安身保命謀利。有這樣的背景,就不難理解梁振英為甚麼瘋狂地干擾立法會UGL事件專責委員會的調查,為甚麼要跳過立法會的監管着手研究在大欖及馬鞍山郊野公園的邊陲地帶興建公營房屋。
因為,他需要從UGL醜聞中脫身,才有機會坐穩全國政協副主席之位,以免被其他權貴集團用作嘲笑他、掣肘他,甚至攻擊他的武器。因為,他需要從香港政經大餅中切出足夠的份量讓中共權貴集團享用,為卸任特首後繼續滿足中共權貴的慾望、為紅色資本侵吞香港創造機會。只有這樣,他才能在中共風高浪急的權鬥中,趕搭上其中一條船,不會一出場就被淹沒。
當年,梁振英和唐英年的特首之爭演變成泥漿戰,是中共權貴集團的鬥爭向香港延伸,是不同權貴集團的代言人之爭。如今,梁振英狂搶林鄭月娥的風頭,在一帶一路、粵港澳大灣區、香港土地供應等關乎權貴重大利益的問題上處處爭鋒,是同一權貴集團的新舊代言人之爭,被犧牲的是香港的程序正義、公眾利益。林鄭月娥接任後是不會推翻、也推翻不了梁振英的末日暴政的。

李平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70519/20026424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