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道人生:梁振英發茅,建制派陪葬

蘋果日報 – 要聞港聞


建制派死撐周浩鼎,賠上自己的信譽。資料圖片

對於「浩鼎門」本來已不需討論,因為道理已經太清楚。上周五在記協的晚宴上,曾俊華和胡國興上台被主持問到此事,曾俊華說:「不如我哋一齊叫佢個名?」然後全場同聲高呼:「我鼎!」諧音就是「我頂!」在場有不少政商名人,而這句「我頂!」就反映全城關注這件事的人們的共同想法:講甚麼都多餘了,整件事概括來說就是「我頂!」
長期任法官的胡國興一語道破全部真相:猶如被告人教控方大狀如何盤問自己。
昨天在城市論壇上,一個中學生問多番表示周浩鼎只是不小心的譚耀宗:「如果學生出貓,被人發現才說無隱瞞、被揭發才說自己不小心給老師發現,究竟是對還是錯?」譚耀宗回應說:「同學講到出貓問題,我就勸你梗要小心,如果喺學校犯規,一定會受到批評,喺立法會就仲大件事,嘩,乘機插到你暈……。周浩鼎亦都受咗教訓,大家以後做嘢真係要小心。」毛孟靜立即指譚耀宗,「你𠵱家承認周浩鼎喺立法會係出貓?」譚耀宗急指,「我無咁講過。」但他的意思其實很清楚,就是出貓無問題,不小心被捉到才是問題。
從兩位前特首候選人,擔任過近十年的財爺和擔任過二十年的法官,以及在場呼應的政商界,到一個中學生都知道的是非,還需要爭論嗎?建制派仍然死撐周浩鼎只是不小心,而不是不顧自己的調查委員的身份,去與被調查者「打龍通」,這哪裏是不小心的問題?分明是「摧眉折腰事權貴」而渾忘自己是監督行政機構的立法會議員。換言之就是對議會職責的出賣。
在幾乎所有香港人都知道是非的情況下,建制派還要硬撐,那是拿自己的信譽、政黨的信譽和所有建制派的信譽,給周浩鼎和尚有一個多月任期的梁振英陪葬。
「打龍通」的一方周浩鼎已經辭去調委會委員職務,另一方梁振英就連日發晒茅去猛攻被他控告誹謗的梁繼昌也要辭職。首先,倘若被調查者控告了誰,誰就要辭職的話,被調查者若控告所有調委會委員,調委會豈非要解散?其次,梁繼昌在首次調委會開會前,已與主席謝偉俊及法律顧問商討是否需要申報有關民事訴訟和能否出任委員,但謝和法律顧問均無表示有問題。其三,調查委員會組成時,梁振英一直沒有質疑過梁繼昌因被他控告而是否適任,直到浩鼎門發生,才用梁繼昌來轉移目標,但理據實在不堪。世界上哪有被告人可以選擇陪審員之理?梁振英莫非瘋了嗎?還說甚麼「是可忍孰不可忍」,看看社會群情,是對你早已「不可忍」,再忍就全城都瘋了。
梁振英可能認為,依仗北京信任的強權,和建制派在立會的多數暴力,民主派和社會輿論也奈何他不得。沒錯,事情很可能會不了了之。可是,這樣荒謬的事發生在香港,闖禍的周浩鼎、發癲的梁振英、陪葬的建制派,一定會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周一至周五刊出

李怡

http://www.facebook.com/mrleeyee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70522/20029261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