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禮崩樂壞了|鴻爪|秤上評下|852郵報

2017-5-22 12:56

制度並非是一堆條文、法例和守則;制度是否存在,乃在乎於制度內的掌權人士,內心是否願意信守法則,依法和守法而行;在位掌權人士,就是代表制度,如掌權者內心貪腐,成為一丘之貉,制度便會淪為蔽飾罪行的工具,變成利益輸送的溫床。制度崩潰,或變成邪惡制度,病入膏肓,再難救治。

97後的香港,沒有完善的制衡機制,中央為穩固管治,實施了中國式的「港人治港」。缺乏真正民主的選舉,議會並非代表民意,「公平」二字只有賴「法治」彰顯;但法治的檢控權在政府,無形干預之手若隱若現,令人擔心!手執大權的特區政府,皆在中央扶持之下誕生,食君之祿,擔君之憂,港人期盼之「兩制」,在當權者心中尚餘多少?但這一切皆是「命」,在回歸的旗幟下,港人別無選擇,這是港人命中註定的事!

人生必有順逆,註定的事難改變,但當權力腐化,掌權人濫權自保或為謀更大權力時,侵蝕制度,這些都不是港人「命」中註定應接受的事實,理應羣起攻之;但在現實的不健全制度下,濫權之人陣容強大,黨羽只會愈來愈多,內心不願意守法之人亦會愈來愈多,濫權者面對被挑戰的風險亦只會愈來愈低。勾結成風,腐敗將會變成香港最大的制度。

調查委員會提案的調查文件,是經被調查人修訂後才提交。事情被揭發前,提案者隻字不提此事,並揚言文件是由自己草擬。被查者心知文件內容及目的,仍作出修改,提案者心知文件將會被何用,卻刻意容許被查人修改,並代為提案;如果這不是「勾結」,這不是「密謀」 ,還有什麼才算是;二人皆為坐擁公權人仕,位高權重,委員會亦在公權之下設立,二人用的都是公權力,如果這樣也不是濫用公權(Abusing Public Office),還有什麼才算是?

濫權者皆有識之士,精於盤算,事件反映極權者的極權腐化(Absolute power corrupts absolutely)這現實,香港真的禮崩樂壞了!在強權下,制度沒可能變,腐敗的制度孕育腐敗的人,難道這也是港人必須接受的「宿命」嗎?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http://www.post852.com/216881/%e7%9c%9f%e7%9a%84%e7%a6%ae%e5%b4%a9%e6%a8%82%e5%a3%9e%e4%ba%86/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