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每年10萬溝淡港人】中資高價搶地 十萬港漂大軍湧港工作讀書|壹週Plus|Next Plus

2017年05月24日

內地流亡富豪郭文貴早前向《壹週刊》爆料,提出中共的「滲沙子計劃」。

中資巨企不斷經濟入侵香港,例如高價投地,中資企業就是想控制香港的經濟命脈,令樓價升就升,跌就跌,這樣就直接「控制香港人的生死」,加上每年大批內地人,透過各種方法湧港,不斷溝淡本港人口和文化,「溝淡」二字頓成為媒體、專欄作家以及網民的討論熱門詞。

究竟香港是如何被溝淡?原來每年最少有十萬大陸人湧來香港居住

《壹週刊》調查發現,現時內地人可透過多個計劃在香港工作和就業,除了每年有五萬多個單程證名額來港團聚外,工作方面,內地人還可透過「輸入內地人才計劃」來港。

以二○一六年為例,有10,404人留港(雖然當中有百分之五十八的人在十二個月後離開香港);而剛剛在本地大學畢業的內地學生,可以「非本地畢業生留港計劃」在港工作,去年便有8,611人成功申請,以上申請人,更可以攜同配偶和十八歲以下子女來港,以一家最少三口人計,就已經有幾萬人。

另一方面,去年還有18,887內地居民獲得學生簽證,來港修讀全日制學士或研究生課程,這些學生可以帶上配偶和十八歲以下子女陪同讀書,讀完書找到工作又可繼續留港,七年後再申請成為香港永久居民。

以上幾項數據相加,去年已經有最少十萬大陸人來港居住、工作和讀書。

另外,曾經有不少大陸土豪申請「資本投資者移民計劃」,計劃雖然在二○一五年煞停,由○三年開始,累積有二萬五千多名內地人獲批來港,以上各項計劃,內地人連續居港滿七年後,便有資格申請香港永久居民身份證。

還未計算的,包括九七至今,超過二十萬「雙非」嬰兒誕生,雖然港府一三年煞停內地孕婦闖關,雙非高峰期在一○至一一年,每年超過三萬名嬰兒在港出生,現時已是適齡學童,有權享用香港的福利。

每年來港的內地人,除了單程證人士難以辨別資歷,兼且審批權在大陸公安局。其實內地人來港的計劃,不乏高學歷人士,他們在內地「脫穎而出」來港獲得學位,《壹週刊》訪問年輕港漂,學歷很高,交談時總會夾雜英文,當中受訪者有禮貌表示因為廣東話不純正,可以用英語回答。

中資天下

上週,啟德新區推出的第六塊地,又一如所料由中資奪得,合景泰富夥拍龍湖地產以72.3億元投得啟德第1K區一號地盤,此前,中資巨企海航集團已經連續投得四塊啟德用地,該公司高層近日接受傳媒訪問豪言,會將部分地皮興建為員工宿舍。

政府的樓宇供應數字,看來又要打折扣了。

海航更在本月底進行「千人招聘計劃」,五月是大學生畢業的月份,大批新畢業生湧入市場,集團有可能延攬初出茅廬的畢業生。明叔在中資集團工作多年,他說公司傾向聘用在內地出生,曾短暫在外地留學畢業的人,明叔說:「這些人骨子裡都是認同中國的,擁有順從領導的基因,加上後天擁有專業資格或者學歷,現在大氣候是看『阿爺』的面色,多些內地同事,對整體生意也有幫助吧。」

即刻買樓

年初新世界荃灣新盤柏傲灣開售,七千多人入票抽籤,結果抽得頭籌的現場幸運兒,竟有不少是「新香港人」,可見人數眾多。

來自杭州的Teresa,以719萬元買入兩房單位自住,來港雖剛滿七年,但她以普通話接受回答時一臉興奮:「剛剛拿到香港永久居民身份證之後,第一件想到的事就是希望能在這邊置業。」

很多大型新盤推出前,發展商會先在大陸進行路演,似乎銷售目標不是本地人,每年多了一批新香港人入市買樓置業,樓價不斷創新高,置業變成本地打工仔遙不可及的夢想。

合租私人住宅

內地學生或打工的港漂,他們大多會三五成群合租大學附近的住宅,例如沙田第一城、大圍名城便受中文大學內地生歡迎,理工大學內地生會傾向租黃埔花園、黃埔新邨。

租樓給港漂,變成熱門生意,在大圍港鐵站附近,有一間鋪頭特別惹人注目,只因招牌是紅底白字,大大隻字以簡體字寫上「港漂租房熱點」,十分醜怪,不講以為自己身處大陸深圳。

有內地港漂他憧憬做香港記者,於是到浸會大學修讀新聞系碩士。廿五歲的秦寬Carson是桂林人,怎料一踏足浸大,以為自己仍身處大陸的學校,他憶述當時情況,「Full-time一齊讀書的同學有九十五個,當中有八十七個是內地生,其他是香港本地生和澳洲學生。」

他說:「其實之前有少少失望,我們來香港讀書的感覺,就好像去了西方世界讀書,我希望多一點外國同學,不過來到香港之後,才發現很多碩士課程也是這樣,不太出奇。」

也有美女港漂表示畢業後想留在香港打工,她明白與其每月交租,不如置業,她說:「我在香港逗留兩三年後,我決定要住滿七年,我可能要買樓,不想租住別人的房子,雖然我知道香港的房子真的是很貴,也很難負擔,但如果我想留在香港,我會努力給自己買一個房子。」

香港人亦感受到愈來愈多大陸人在屋苑出現,家庭主婦Jenny說:「我住科技大學附近超過十多年,行街或者坐車,我睇到好多內地人士,我感到訝異。」

Jenny表明對五十年不變政策感到猶豫,但她又認為香港難以與大陸匹敵,她說:「我覺得我哋可以做嘅嘢唔多,你點可以同大氣候去對抗?冇可能,我哋人口有幾多,事實上好多事情由大陸支援,你可以做到咩?有心無力啦!」

立法會議員毛孟靜是香港大學校董會成員,先後任教中文大學、浸會大學新聞課程,她很了解情況,並說本地大學確呈現大陸化趨勢。

「要消滅一個城市,先要消滅文化和語言,香港小朋友將來不說番茄,只懂說西紅柿,不能說薯仔,只能說土豆,薯條叫土豆條。」毛孟靜語重心長說。

內地人不斷來港已成大氣候,港漂都在大陸接受共產黨教育的一套,成年後便來港讀書和打工,本地出生人口一向偏低,港漂是一股源源不絕洪流衝擊本地人口。

一幅未來的真實畫面,本土文化逐漸會淹沒在新的香港人潮中。

撰文:陳慧瑩

攝影:韋平﹑王晴﹑海江田
http://nextplus.nextmedia.com/news/latest/20170524/513490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