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雲:中國統治二十年——訪問系列(一)阿泉

inmediahk

* * *

楔子

「你我霎眼抗戰二十年。。。」

「唔好再播喇屌。」

每逢遊行集會,播得太濫,真的到二十年,愈來愈多人批評和厭倦。若家駒泉下有知,會否介意?

當二十年的努力,敵不過每況愈下,人心思變,熱情和理想,轉趨懷疑和鄙夷。

面對現實,怎決定自己人生?是知所進退,抑或另有出路?會否重蹈上一代的落空?還是繼續往前,即使早知徒勞?

在 97 的分水嶺出生,陪伴成長的不再是家駒,而是五月天,他們還有二十年塑造自己命運。過來人太清楚,再熱血的歌,總有一日冷卻。但每代人有每代人的歌。

筆者趁香港易主二十年,訪問二十多位二十出頭的年輕人。他們的答案不一而足,亦未必可行,但筆者必如實以告。香港能否脫困,終有賴他們的追尋。

* * *

問:你怎看自己的身份認同?

阿泉:我係香港人。

* * *

問:你的父輩同輩怎樣想?想法有沒有衝突?

阿泉:父母都比較政治冷感。家姐覺得政治污糟邋遢而抗拒政治,但偏向香港人,因為她在大學,亦唔鍾意中國留學生搶走資源。

* * *

問:97 年出生的你,名義上未曾親歷上一時代,但正好成長於改朝換代的二十年。你有什麼感受?

阿泉:無奈。上一代本來可以為主權移交發聲,我地根本冇發聲嘅機會,但成為「被回歸」的一代人。上一代將我地嘅未來,拱手相讓畀一個殺人政權。點解未來唔係由我地決定,而係被上一代嘅怯懦決定?對我地唔公平。

* * *

問:香港有什麼出路?

阿泉:香港一直有三條出路,一國一制、一國兩制、獨立。過去獨立係思想禁忌,兩害取其輕而揀左一國兩制。但二十年嚟一國兩制根本名存實亡,只剩番一國一制同獨立兩條出路,我毅然選擇香港獨立。

* * *

問:每年政府都會搞些慶回歸活動,找藝人唱歌拍廣告等等。假設你可以上同類型節目,但沒有政治審查,可以暢所欲言。你想對香港市民說什麼?

阿泉:我係香港長大,係香港孕育我,香港係我一切回憶,請好好珍惜香港人依個身份。

我唔係中國人。無論語言抑或價值觀,我地有好多地方唔同。

過去跟父母返大陸,長輩叮囑我背囊要孭喺前面,「孭喺前面先屬於自己,孭喺後面就屬於後面嘅人」。點解佢地會咁講?點解咁唔信祖國嘅國民?

大個左我就明白點解。因為雙方根本唔同,冇最基本嘅信任。喺香港我會好正常將背囊孭喺後面--因為我相信香港人。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49581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