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則奮:689為何怕得要死?

inmediahk

梁振英私通民建聯立法會議員周浩鼎企圖干預立法會正常運作的「浩鼎門」,鬧得滿城風雨,並未因周浩鼎在民情洶湧下被迫辭去UGL事件專責調查委員會成員一職而止息,反因689死咬着梁繼昌不放的異常反應,惹起社會更廣泛關注。

事實勝於雄辯,如果梁振英真的身家清白,或者一如他所詭辯,就調查表達意見是他的權利,私通周浩鼎擴大調查範圍,目的是還自己清白,不讓反對派平白「放生」自己,實用不着那麼大反應,要傾盡全力趕走梁繼昌以至終止立法會專責調查委員會的工作。何況,人盡皆知,調查委員會並非由特權法賦予調查權力,並無實質權力和影響,極其量只是確認公眾早已就事件形成的共識而已。更不消說保皇黨在調查委員會佔大多數,而早已歸邊的主流傳媒肯定會在調查期間低調處理有關新聞,善忘的公眾大多都會不以為意,事件最終只會無聲無息地消失。

可是,梁振英近乎歇斯底里的異常反應,卻令人深信事實並非如此, 行將卸任特首的689一旦失去保護罩,即使貴為所謂國家領導人,也難逃有關方面依法追究。為確保百分百安全,心裏恐慌至極的梁振英不得不千方百計阻止立法會的調查,即使無法阻止,退而求其次,也要剔除熟悉本港和海外稅務及會計法例因而殺傷力最強的議員梁繼昌列席調查委員會,以防萬一。自以為聰明的梁振英機關算盡,但司馬昭之心,路人皆見。

香港大學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向梁振英提出九條問題,全部以傳媒報導的事實為據,條理分明,合乎邏輯,正好給予梁振英一個還自己清白的大好機會。如果689真的是真金不怕紅爐火,只要清楚回答有關問題,所有謠言和誤解便會不攻自破,無疾而終,最後壞事會變作好事,讓他成為大贏家。

正正是自己知自己事,紙包不住火,極度恐慌的梁振英才會表現失常,形同強逼症病患者,因為七月卸任後,即使中紀委網開一面,他至少亦面臨三大潛在危機。

第一、未上任已備受689政權和中聯辦利益團夥壓制的林鄭月娥,要是有丁點兒政治智慧和謀略,懂得樹立自己的管治威信,眼前正是一大好良機,可借梁振英的人頭一用。她不必做什麼大動作,只須指令特首辦與廉署合作調查,或讓稅務局依法追討梁振英未繳納稅款,689便難逃法網。

第二、梁振英收受UGL四百萬鎊的時候,身屬面臨破產的DTZ的董事,根本不可能有所謂離職報酬,那肯定是收入,必須繳稅,只是要確定那個地方政府徵收而已。因為收受UGL的利益,在梁振英支持下,DTZ拒絕了另一個更高價的收購,明顯違反債權人和股東利益,如果DTZ董事局不知情,更是典型的受賄。英國有關當局如證監會,絕對有權調查,依法追究。

第三、UGL和梁振英的秘密協議,亦涉嫌行賄,不能排除澳洲政府依法查究,只是過去礙於梁振英作為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的身份,給中國面子,不作行動而已。

試問行將四面楚歌的梁振英,作賊心虛,又豈能不方寸大亂,怕得要死?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49589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