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修訂UGL調查文件】這個社會對誠信還有要求嗎?(文:曾志豪)

明報 文摘

《論語》孔子曾說「言必信,行必果」,視為誠信的原始解釋。

所講話必可信、做事一定會有結果,這個今人以為是最高的誠信原則,其實在孔子原文中,只是屬於「次等」的德行。很不幸,古代中國以為「次等」要求,今天的政治人物根本未能達標。

梁振英的UGL事件,纏擾經年,言必不信。他倒是「行必果」,發出律師信告誹謗絕不手軟。不論是立法會議員還是法律學者,只要是批評質疑甚至只是要求他交代UGL細節,都被他看作是「誹謗」。

他認為張達明不信任自己及UGL的聲明,是誹謗UGL。這名特首以為聲明便是「聖旨」便是「真理」,不容任何人質疑詰問嗎?

對梁振英以及UGL的聲明提出疑點提問,只要言之成理,有何不可?談何「誹謗」?

UGL事件背後是誠信問題,包括作為特首有無申報收取UGL報酬的誠信,包括作為被收購公司的董事有無維護自己公司最大利益的誠信。

公眾利益,提問有理,何來「誹謗」?似乎梁表英認為,他的「言」社會便要「必信」,否則便是「誹謗」。霸道做法背後突顯心虛。

周浩鼎身為監察角色,卻和被監察調查對象私自接觸,隱瞞迴避,何來「誠信」?「保皇黨」輕輕放過,只視為「手法可以更好」的技術問題,視誠信為何物?

港珠澳大橋揭發醜聞,石屎壓力測試居然涉嫌造假,負責檢測的承包商本來把守質量檢驗關卡,卻偏偏在最要緊的一環涉嫌造假。最壞後果是拆橋重起。立法會的調查委員會等同於質量檢測關卡,如果「打龍通」造假,你說香港最壞的情况將如何?香港的「誠信大橋」在「誹謗」和「保皇」的暴風雨衝擊下岌岌可危,我們不能掉以輕心。在梁氏任期最後日子,各人都要緊守崗位、盡力監察。

作者是傳媒工作者

[曾志豪]

(原文載於2017年5月26日《明報》觀點版。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https://news.mingpao.com/ins/instantnews/web_tc/article/20170526/s00022/1495760212771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