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發郊野公園是梁班子遮醜布(文:黎廣德)

明報 文摘

梁振英政府尚有6周便卸任,上周突然發出新聞通告,表示「房屋協會接獲政府邀請,研究大欖和馬鞍山郊野公園邊陲兩幅土地,探討生態、景觀、美觀價值、康樂與發展潛力、實際限制等方面」。通告沒有說明政府推行研究的政策目標或為何偏要邀請房協操刀,只稱「研究旨在提供客觀分析,讓社會可進行理性討論」。但究竟為何討論?為誰討論?雖然市民對梁振英使用語言偽術已經見怪不怪,但明明政府意欲推行一項新政策,為何要遮遮掩掩、語焉不詳?

開發郊野公園並非新議題,2012年梁振英競選特首時已被多番追問。他當時含糊其詞,因為深知社會對此有極大反響。5年後的今天,他刻意啟動一項無法在落任前有實質進展的研究,只有兩種可能:一是脅迫下任特首延續他的政策方向;二是令社會轉移視線,不要聚焦於他任內無法兌現的政綱,甚至為自己的失敗尋找替罪羔羊。

梁振英一直聲稱土地房屋是他施政的「重中之重」,在任期間多次聲稱會「迎難而上」,2013年的首份施政報告更曾經說過「解決房屋問題,是本屆政府的首要任務」。5年任期將過去,事實勝於詭辯,客觀數字足以證明梁班子在土地房屋政策的三重失敗。

一、政策取向失敗

對於房屋政策,梁班子一直迴避核心問題:究竟政府角色是為了解決市民居住問題還是置業問題?前者強調房屋的使用價值,即是否人人可以安居「有瓦遮頭」;而後者側重房屋的交換價值,即是能否「上車」升值?雖然兩者有重疊,但政策方向不清晰便會衍生矛盾,結果「兩頭唔到岸」,這正是梁班子5年來失敗的地方。

從2012年中至2016年底,公屋輪候人數增加了約44%,普通家庭的公屋輪候時間從3年增至4.5年,私人樓宇的租金增加了18%,劏房數字急增三成有多。可是房委會從2007至2011年度共興建7.3萬伙出租公屋,但從2012至2016年度只得約6.3萬伙,不升反跌13%。

在梁振英任內,基層市民的整體居住環境愈變愈差,已是不爭的事實。但政府坐擁2萬億元總儲備,更是全港最大地主,豈會無能為力?抑或是投鼠忌器,不敢觸動「地產霸權」和由此衍生的既得利益?

二、樓價調控失敗

政府不肯把資源投放在資助房屋,是因為政策暗地裏向私人樓宇傾斜,美其名曰「為了協助港人特別是年輕一代置業」,但實情如何?

根據運輸及房屋局數字,2012年第二季,即梁振英上任前夕,一手新盤潛在供應是6.5萬伙,而截至2016年底,一手潛在供應達到9.4萬伙,所以新樓供應確實高出45%。但與此同時,差餉物業估價署私樓價格指數在2012年7月時為206.1點,2016年11月為306.7點,私人樓宇價格上升幅度為49%。私人房屋供應增加了,但市民置業變得更困難,香港榮升「全球房屋最難負擔城市」榜首,自力更生的年輕人要置業近乎絕望。這些數字揭穿了梁振英最愛營造的假象:「只要增加房屋供應便可解決住屋問題。」

世界各地政府調控樓價的辦法多得很,類似新加坡的成功例子也不少,但5年來梁班子從沒有表明決心要把樓價調控至特定目標水平。為什麼經濟增長有目標、控制通脹有目標,調控樓價不能有目標?實情是非不能也,實不為也。

三、土地開拓失敗

梁班子經常把「搵地起屋」掛在口邊,市民很容易有「政府搵地難」的錯覺。但細看清楚便明白政府從未認真投放資源開發土地,更不願意用政治資本掃除開發土地的障礙。

例如梁振英在2014年施政報告中提出,已物色全港約150幅具房屋發展潛力的用地,透過修改土地用途後可於5年內全部推出市場。但截至2016年9月底,政府只開展或完成了70幅用地的改劃程序。換言之,尚有超過一半的土地連改劃程序也未開展。這些內部程序與民間反對完全無關,只是說明了政府「歎慢板」、說一套做一套。

又例如在橫洲項目政府官員與鄉事勢力「摸底」後馬上「縮沙」,可見梁振英無意為了開發土地而得罪某些政治勢力,犧牲1.3萬個房屋單位視作等閒。見微知著,所謂政府「搏命搵地」只是一場哄騙市民的「政治騷」。

轉移社會視線 犧牲公眾利益

此情此景,梁振英不甘心於在房屋政策「三重失敗」的陰影中落任,但又礙於程序不能運用公帑貿然開發郊野公園土地,於是利用「梁粉」當主席的房屋協會開展研究,企圖一石二鳥:一是引動環保團體群起反對,轉移公眾視線;二是讓政府扮演受害者,「證明」政策失敗都是緣於反對派阻撓,絕非梁班子責任。

由此可見,今次爭議的焦點並非市民對房屋需求有多殷切,或兩幅郊野公園土地的生態價值有多高,而是政府此舉就是違反公眾利益。因為政府若不集中精力開發現成可用的土地,例如已選定改劃的土地、短期批租的閒置官地、已訂立賠償方案的棕地、部分預留作丁屋發展用地,包括粉嶺高爾夫球場在內的私人會所土地,以至迪士尼樂園早前同意放寬高度限制的周邊閒置土地等等,就必然會拖慢開發土地的整體步伐。

政府專業部門的資源已經十分緊絀,要衝破土地開發過程中必然碰到的權貴利益,更需要管治班子敢於付出政治資本。林鄭月娥的新班子難道不懂計算,硬要替梁振英揚起一條遮醜布,針對郊野公園打一場沒有必勝把握兼且5年內必然無法交出建屋成績的硬仗?

林鄭月娥應該明白,她理順房屋政策的最大挑戰不在於開發土地,而是如何應付不按常理出牌的「紅色資本」扭曲市場,否則香港樓市變成「全國大賭場」的分支,後果不堪設想。

作者是公共專業聯盟政策召集人

[黎廣德]

(原文載於2017年5月26日《明報》觀點版。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https://news.mingpao.com/ins/instantnews/web_tc/article/20170526/s00022/1495760380892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