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論:官場基本法拖垮香港基本法


全國人大常委會今日將在北京舉行座談會,紀念香港《基本法》實施20周年。同十年前相比,座談會的變化除了與會的中港領導人換了面孔之外,最令人心酸的是《基本法》已面目全非。10年來,《基本法》不只經歷了兩次釋法,還有全國人大常委會8.31決定對普選的限定,更有中港官員對《基本法》的踐踏。在中央授權、行政主導的旗號下,實施香港《基本法》,已變成赤裸裸的實施中共官場基本法──「領導的看法、領導的想法、領導的講法」。

領導人看法想法講法變了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昨日出席香港教育大學一個研討會時,感嘆「2007年是我們最好的年份(2007 is the best year we have)」,因為當年曾蔭權成功連任,中央宣佈2017年香港可普選特首,連民主派也不敢相信是事實,中國又將舉辦2008北京奧運,港人對中央信任程度高。
2007年是不是香港回歸後最好的年份,當然是見仁見智,但當年在紀念《基本法》實施10周年座談會上,全國人大委員長吳邦國首次提出《基本法》兩個「基本點」是中央授權、行政主導的講法,無疑代表中共領導人對一國兩制和《基本法》的看法、想法變了,加上翌年主管港澳事務的習近平訪港時要求立法、司法配合行政,《基本法》自此加速向官場基本法靠攏。
1990年全國人大會議通過香港《基本法》後,中港官員一直稱之為「香港小憲法」。如果套用中共喜用的「一個中心、兩基本點」政治術語,《基本法》的中心可以說是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兩個基本點是中英聯合聲明和五十年不變。換句話說,一國兩制的實施源自中英聯合聲明這份國際公約,而且至少保持五十年不變。
但是,在經歷2003年50萬人7.1大遊行、2005年董建華「腳痛」下台後,在經歷中共領導人世代交替後,吳邦國2007年在座談會上仍強調《基本法》的核心是一國兩制,但兩個基本點已變成:「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高度自治權來源於中央的授權,香港特別行政區政治體制的最大特點是行政主導。」
其後幾年,《基本法》是香港小憲法的說法被批判為港獨心態、是「把香港視為一個獨立或半獨立的政治實體」,中英聯合聲明失效論也堂而皇之地登場,《基本法》成了包裝領導看法想法講法的工具。甚麼行政主導,甚麼特首要愛國愛港,甚麼特首普選要經提委會篩選,甚麼莊嚴宣誓,都變成了《基本法》的規定。

倡休養生息被轟違基本法尤為荒謬的是,在今年特首選舉期間,曾俊華倡議休養生息得到市民認同,但中共御用學者就炮轟:「香港《基本法》不允許假借休養生息為名,讓無為而治氾濫。」這堪稱把領導想法當作《基本法》的經典之論了吧?對中共領導人及御用學者來說,《基本法》簡直是無字天書,不只可以隨意釋法,把釋法變成常規化權力,還可以無中生有,隨意變出各種規定,或者說,把《基本法》當作甚麼都可以倒入去的垃圾桶。
由於香港《基本法》的實施受制於中共官場基本法,因此,中共領導人的眼界、胸襟、自信程度,決定了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實施程度。隨着中共權貴集團對執政合法性焦慮症的爆發,隨着他們對侵吞香港政經利益急迫感的上升,權貴集團及其代言人已不惜摧毀中英聯合聲明的制約和50年不變的承諾,在維護國家安全、國家利益的幌子下,發出改行一國一制的恐嚇。與民主、法治背道而馳的官場基本法,令《基本法》實施20年已走到名存實亡的危急時刻。

李平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70527/20035412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