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應當維護的誰的國家安全?是什麼國家安全?︱鍾劍華

【2017年05月28日 2:55 下午】香港人應當維護的是誰的國家安全?是什麼國家安全?︱鍾劍華

中國在推翻帝制之後,一直都解決不了一個最重大的國家安全問題,就是「當權的集團都是千方百計把這個國家私有化」。

孫中山領導的國民革命,開始時是個民族獨立運動,要驅除異族政權,即所謂「驅除韃虜,恢復中華」。到後來說要走向共和,但從帝制被推翻一刻開始,便無以為繼,要向軍閥集團妥協。

軍閥集團的目的,就是要各據一方,各自家天下。是幾千年歷史老病的翻版。因此才會有軍閥內亂,才會有第二次革命。

後來的聯俄容共,在某種程度上更是違反了民族獨立的原意。

所謂「五族共融」,也變成了把外族皇權趕走之後,自己漢人又成為其他外族、少數族裔及邊陲族群外來政權。今日的新疆、今日的西藏,莫不如此。到了今天,共產黨也好,自我中心的強國人也好,都可以大辭炎炎,把西藏、新疆、南海說是什麼歷史權益的問題、可以說成是神聖領土問題、也可以說成是國家安全問題。但現在個人及家庭安全及財產不斷受到威脅的,究竟是藏人、疆人、還是漢人?藏人跟疆人的反抗運動做成的國家安全問題,如果真的存在,又是誰人做成的?藏人、疆人的獨立運動,即所謂疆獨藏獨,與當年國民革命所宣揚的「驅除韃虜」,有又甚麼本質上的分別?

生活在香港的中國籍人士,大部份都是漢人了,自然會很容易對所謂打擊疆獨藏獨予以認同。特別是這樣的訴求可以隨意被加上一個「恐怖主義」的標籤,變成「國家安全」問題就更是順理成章了。因此,不要說推動或認同,只是提出一些上述的論點推動大家反思,都會變成大逆不道、都是違反民族大義。

但如果這裏的中國藉人士或漢族後裔,都不認同這個主權政府呢?或不至於這麼嚴重,只是不接受這個所謂主權政府的某些做法呢?

問題的根本可能正在這裏,「主權回歸」就如同「驅除韃虜」;當時提出「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就如同當年提出要「五族共融」、「走向共和」。一旦大局既定,這些都可以全不算數,還是要向軍閥集團妥協,還是要家天下,還是騎在邊陲少數族群頭上。

今天的中共政權,就是當年那些軍閥集團的翻版,今天的香港人就是邊陲的少數族群。所以,推翻之前的所有承諾,打壓你們,專你們的政,都是執政集團的民族大義,都關係到國家安全。特別是當有人提出「港獨」、「本土主義」時候,只給你們一個「不利於國家安全」的標籤,已經是對香港人的禮遇及特殊照顧了,因為在共產黨專政集團的意識裏,這跟「恐怖主義」只是一步之遙的事了。

國家應該是全民所有的,不是由一個執政黨擁有的。今天中國最大的國家安全問題,跟百多年前沒有分別,同樣是「當權的集團都是千方百計把這個國家私有化」。

把「國家私有化」就是執政黨把「公權力私有化」。執政集團把人民的個人權利(包括政治權利、公民權利、社會權利)都化為國家權力的一部份,就是把個人的權利都國家化。但正因國家的權力已經被執政集團私有化,因此國家都變成了執政集團的私有資產。

在這個情況之下,共幹官僚可以肆意把國家財富及國有資產變成私人資產,變成家族資產,真正達致家天下的目標了,更勝當年的軍閥集團了。

官員悍吏甚至可隨意把國民視作家奴。當中國內地越來越多人被這個執政集團餵飽,被這個執政集團向荷包塞滿了現金的時候,他們當中有幾多人還會有挑戰這個主子的能耐?又有幾多人會反思自己幾時也變成了邊陲族群的韃虜?又有幾多人會想起劉曉波、劉霞、維權律師、八九六四?又有幾多人會記得起對香港人曾經作過什麼承諾,基本法有過什麼規定?

當中國大陸不少年輕一代走到國外之時,也免不了只能變成只懂為執政集團張目的「自干五」或「小粉紅」的等候,生活在香港的少數邊陲族群,竟然夠膽拒絕成為執政黨的家奴,還不是「大逆不道」兼有違被家天下了之後的「民族大義」嗎?

確實是一個「國家安全」的問題,是危害了被執政集團「私有化」了的「國家」的「安全」了。

http://news.hkpeanut.com/archives/27029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