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的保溫作用 – 夫子自唱: 劉銳紹 – am730

news-images

一年容易又「六四」。近年來,參加「六四」遊行的人數下降,年輕人參與的熱度有下降趨勢,令人擔心薪火相傳的火種會否熄滅?其實,這個問題多年前已經出現,但我只會把這種現象視為浪尖和浪底的循環規律,而不會把它視為一沉不起的海底深溝。所以,即使眼前未有平反「六四」的條件,但我的重點在於:走好自己這一棒,起著保溫作用,然後交棒給下一代;我始終相信,民族的壽命一定比政權的壽命長。

而我,每逢「六四」前後都有接二連三的活動,到學校去,到不同的團體去,既講「六四」,也講今天,為的是延續大家對中國的關注和興趣;因為不關注中國,那麼要解決自己身邊的事情,也無從說起了。這也是一種從民間角度出發的保溫行動。

保溫的方法很多,不同人士可以量力而行。兩年前,青年音樂家Barry Lam替我編歌,出版「六四」光碟籌款。今年,他還有新作《夢想的意義》,歌詞用廣東話、英文和普通話唱出,字句不多,但很有意思:「來日被你吞噬,我還在發光;夢鄉殲滅,靈魂仍在唱。當我尋覓那個永不實現的夢想時,我定要找出夢想成真的方法。讓我告訴你,我不低頭,就是活著的意義。」(中間兩句是英譯中的歌詞)這種精神就是洪水中的磐石,看似頑固,但卻減少洪水的破壞力。

昨天又看見另一則新聞,林鄭月娥不回應有關「六四」的問題。我理解她的位置,只是忽然想起與她在「六四」後的一次談話。她主動跟我談及一個人──她在香港大學的同系師兄,後來也是我的同事。他在「六四」前後的態度不一,剎那間的轉變快如閃電。林鄭月娥問我:「為甚麼他會變成這樣的?」我沒有評論這位同事,只感到她能夠說出這樣的話,證明她還是有判斷力的。正因為她當年的話有人味,所以我印象深刻,清楚記得那時候就在紅磡黃埔花園的大船下的新城電台跟她談話的。

時至今日,我看到形格勢禁的氣壓,所以只會含笑面對各人的選擇,自己則冥頑不靈地繼續保溫工作,同時繼續擴大視野。路──還是人民走出來的。

https://www.am730.com.hk/column/%E6%96%B0%E8%81%9E/%e3%80%8c%e5%85%ad%e5%9b%9b%e3%80%8d%e7%9a%84%e4%bf%9d%e6%ba%ab%e4%bd%9c%e7%94%a8-80716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