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打擊Uber看政府缺創新思維 – 指點天下: 王永平 – am730

 
Uber是利用互聯網應用程式連結乘客和司機,提供車輛載客服務的首間公司。在不到十年期間,Uber已在全世界各地顛覆傳統的計程車服務,有時更導致原有行業激烈抗議。不過,大多數政府明白到這個創新的經濟共享模式對消費者和整體經濟的益處,紛紛修改法例,容許Uber合法經營之餘,也讓其他提供相類服務的營運商進入市場。例如,中國去年透過《網絡預約出租汽車經營服務管理暫行辦法》,規範Uber及其他營運商的租車服務。

在香港,Uber出現自然引起的士行業強烈抗議。政府的對策是一方面對Uber嚴厲執法,另一方面建議推出「優質的士」計劃。以前者而言,警方在去年8月「放蛇」拘捕5名Uber司機,控以違法載客及沒有第三者保險罪,結果全部罪名成立。上月,警方再度拘捕21名Uber司機,控以相同罪名。

有關「優質的士」計劃,我曾在此欄指出,此舉本末倒置,一方面有縱容現時的士服務差劣之嫌,另一方面卻迫使Uber等公司必須購置的士,打破乘客與自己擁有車輛的公司或個人建構經濟共享模式。

按照原有法例執法,無視創新科技的出現,是每個不思進取的政府最容易做,也是最能保障既得利益者的事。
記得3年前我多次撰文,反對政府成立創新科技局,理由絕對不是我反對政府推動創新科技,而是我質疑政府根本缺乏創新思維,拿不出一套明確措施,只是以成立一個新的官僚機構「交差」了事。兩年下來,我看不到政府在營造創新環境方面幹出甚麼實事。

我無意替Uber說話,因為在創新世界,先行者隨時被後來者替代。在創新科技上,政府的角色不是依賴過時的法律保障既得利益(否則我們現在只能使用固網電話),而是修改法例,容許新科技、新經營模式衝擊,甚至替代原有行業和市場行為。

以今屆政府對付Uber的手法為例,我懷疑政府根本缺乏創新的思維或膽量,只是停留在對先行者依法執法、違法拉人,對原有行業修修補補的安全地帶!
https://www.am730.com.hk/column/%E6%96%B0%E8%81%9E/%e5%be%9e%e6%89%93%e6%93%8auber%e7%9c%8b%e6%94%bf%e5%ba%9c%e7%bc%ba%e5%89%b5%e6%96%b0%e6%80%9d%e7%b6%ad-80522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