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過去,你還記得李旺陽嗎?

inmediahk

by 職工盟 / Yesterday, 13:33

文︰周錦豪

2012年6月6日,就在六四事件悼念活動後兩天,前邵陽市工自聯主席李旺陽,於大祥區人民醫院「自殺」的消息,傳到家人李旺玲的耳中。當到達醫院,看見哥哥李旺陽伏屍窗邊,項上纏著「上吊」用的白布,雙腳半曲著地的情景,李旺玲不禁摟著哥哥的遺體痛哭。這一幕幕情景,身在香港的我們即使沒有親身經歷,也對事件感到無比憤怒。因此,6月10日二萬五千名港人上街要求還李旺陽清白,並抗議中國政府打壓李旺陽的家人和朋友。

事件發生至今接近五年,當日的滿城憤慨,今天早已被中港矛盾的不滿情緒所掩蓋。伴隨著全球性的右翼排外思潮冒起,香港有為數不少的人高舉著「本土」的旗幟,要求將一切與內地有關的人、事、物,都從香港割裂出去。這樣的思潮下,近年主張應該放下「六四」,無須關心內地的民運和工運事件的港人也愈來愈多。李旺陽這個名字,在大部份的香港人的腦海中,更早已成為過去。

可是,事情真的已經過去了嗎?被稱作「六四鐵漢」的李旺陽,是內地獨立工會運動的先驅。1983年,原為玻璃廠工人的李旺陽組織成立「邵陽市工人互助會」,開展獨立於政權的工人運動。1989年,李組織工人成立「邵陽市工自聯」,並且出任主席,帶領工人聲援八九民運。「六四」暴力鎮壓發生後,李旺陽因舉辦追悼「六四」死難者的活動,被控「反革命宣傳煽動罪」,判處入獄13年;2000年獲釋不久,再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入獄10年。經歷了兩次監禁,李旺陽在出獄時已經失聰、失明,生活不能自理,但一句「我就是砍頭,我也不回頭」,擲地有聲。今天李旺陽的家人朋友,仍然屢遭大陸國保騷擾、監視甚或監禁,連前往拜祭也遭到國保阻撓。中共政府打壓維權人士愈見強硬,更令獨立工會運動形勢越來越嚴峻。

李旺陽所代表的精神,並不局限於他那高風峻節的情操;他更代表了在中共的無情蹂躪下,一群仍然拒絕麻木,繼續為公義、憑良心發聲的正義之士。五年前,二萬五千人上街高喊「我們都是李旺陽」;五年後,人大「八三一」決定、「銅鑼灣書店」事件、中聯辦操控香港各級選舉等例子說明,「我們都是李旺陽」已成為中港公民社會間一個幾近實現的預言。捍衛本土利益、爭取香港民主自由,與抵禦中共的干預和打壓,兩者間根本不存在衝突。妄圖將現時中共對香港政治、經濟的影響隔離,無疑只是自欺欺人。因此,我們要秉承李旺陽未竟之志,連結兩地公民社會的力量,向中共的威權管治說不。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49762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