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絕和解 繼續鬥爭!——六四集會後遊行聲明 – 工學同行

inmediahk

攝:周頌謙

這是給拒絕遺忘,堅持民運的人的一封信。

拒絕遺忘 堅持鬥爭

六四並未遠去。中共在廿八年前血洗北京,全國搜捕、鎮壓民運;今日它打壓大陸維權活動,鎮壓香港民運。「人和極權的鬥爭,是記憶與遺忘的鬥爭。」只要北京政權尚存,民主仍未到來,我們又談何遺忘?

有人號召遺忘六四,要將它排出學運議程。他們想說服我們同意這樣的歷史哲學:香港要撇開中國;並由此倒推,因此我們要撇開六四。他們不能理解現實:即便我們忘記劊子手,劊子手卻沒有忘記我們。這幾年北京對香港的文攻武嚇、政治鎮壓取消了我們自欺幻想的餘地,告訴我們通往民主香港的路必須經過民主中國;面對極權,中港兩地人民必須團結鬥爭。佔領運動後,北京拘押過百名大陸聲援者,其中最少四名遭重判。背轉身去忘記六四,就是往同盟背後捅刀;忘記歷史,就是背叛民主鬥爭。

佔領以來民運的新形勢

—加強鎮壓

佔領後北京加大鎮壓力度,用確認書和人大釋法實然取消了立法會半直選,悍然逞凶剝奪了我們的選舉權,要我們以「忠誠反對派」的投名狀來交換被選權;數年來身邊同志戰友一個個被捕被控身陷囹圄—僅林鄭月娥當選一個月就有廿一名示威者被捕。

—逼令投降

敵人用警棍「修補撕裂」;以政治鎮壓來為「休養生息」開路;用禁制反對派參選來恫嚇。這不是「和解」—這是用行刑隊逼迫我們投降!民運已退無死所,不能投降。如若我們今日「和解」、屈膝向北京投降,就會淪為忠誠反對派、口頭民主派而實質叛離民主運動。和解就是踩著六四死難烈士的屍骨投降—難道忠誠反對派還能堅持民主中國的立場?

拒絕和解 繼續鬥爭 我們運動的出路—建立工人民主派!

立足民運歷史,在後佔領民、學運低潮的當下尋找出路繼續鬥爭,是我輩的歷史任務。進步學生的結論是建立工人民主派!

「和解論」和民主運動妥協路線邏輯一貫。他們「又傾又砌」:在群眾預備「砌」的時候,他們就急忙和政權「傾」以剎停運動。恐懼群眾運動甚於中共,以至北京剝奪香港既有政治權利和自由時,他們竟不號召反抗,反而呼籲群眾「支持」無權支持的特首候選人。

工人階級只有取得政治權力才可以改善自身處境,那麼工人就是天生最堅定的民主派。只有群眾有組織的集體反抗才能制止個別政客的投降呼籲;只有工人階級的社會經濟力量才有賦予鬥爭前進的動能。那麼為了建立工人階級的戰鬥政治路線,我們願意投注光蔭作學生先鋒隊—在職場建立工人集體,發動鬥爭;在社會提出工人階級的政治主張,提高工人的政治意識。

蔡元培當年向北大學生演講,「勞工神聖」的警句在學生當中從五四傳到六四,一直迴蕩到到今天;就像歷史的燈塔般向我們指明了道路。「此後的世界,全是勞工的世界呵!」學生必為這個世界的早日到來戰鬥到底!

工學同行
二零一七年六月四日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49819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