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大六四論壇 陳浩天、練乙錚:八九民運非追求真正民主

(左起)陳浩天、練乙錚、李卓人

(獨媒特約報導) 港大學生會在6月4日下午舉行「愛國情懷到盡頭 悼念燭光為何留」論壇,香港民族黨陳浩天、支聯會秘書長李卓人及時事評論員練乙錚探討近年港人身份認同轉變下的六四意義。面對不必建設「民主中國」的批評,李卓人認為重點應放在與中國公民社會的連結上,合力推動中國的民主化。陳浩天懷疑,中國民族主義盛行,仇視台灣、香港,就算民主化了中國可能會投票決定攻打港台。練乙錚則認為不必渲染共產黨的強大,也不必強調中國對台灣香港的仇視、突出民族主義的矛盾。

photo_2017-06-04_19-57-11

本土派:青年不愛國 李卓人:勿與維權人士切割

陳浩天及練乙錚均指出,八九民運主要是反官倒、開放新聞自由等,而少有觸及民主思想,並非真正意義上的民主運動。陳舉例,「湖南三君子」魯德成、喻東嶽和余志堅在民運其間破除封建、建立共和,卻被學生抓捕交給公安。他們於天安門城樓掛上「五千年專制到此可以告一段落」和「個人崇拜從今可以休矣」橫額,並損污毛澤東畫像;但學生只強調愛國、擁護共產黨統治,只是典型的「忠臣」、「老百姓」思想,而非想做主人。他評批這跟主流泛民忌憚「雨傘革命」一樣,處處忌諱運動會「激嬲共產黨」,不過是「只反貪官,不反皇帝」,並非真正思想上的轉變。

陳浩天又指出,支聯會向來以中國民族主義作為情感的連繫,卻產生很大矛盾。他指出,矛盾之一是香港市民「同時被殖民,同時又要愛國」;矛盾之二在於,香港人不只和中國政權衡突,而是雙方人民在北區水貨問題,學位問題等的衝突,港人根本不認同愛國。陳浩天亦不認同,不參與悼念晚會是遺忘歷史、無良知。

面對新一代青年對中國愈來愈反感,李卓人理解現時青年沒有當年對「苦難的中國」的愛國情懷,但不希望現時青年跟中國維權人士的抗爭切割,繼續關注維權人士的處境。他舉例說,前年發生中國維權律師「七零九大抓捕」、異見人士因推「銘記八酒六四」紀念酒等被控顛覆國家政權罪,更有人因拉橫額聲援佔中而被判刑。

李卓人回應指,同意八九民運學生在運動中犯錯,但他們在專制下沒有公民社會的觀念,工運、婦運亦未興起,而只得方勵之「民主沙龍」及魏京生等少數人推動民主,故不能責之太過;但他指出學生亦有激進的一面,且明白共產黨會對他們秋後算帳,故堅拒撤離廣場。他指出,香港人爭取民主要付出的比中國少,但既然有空間,為何不好好善用。

photo_2017-06-04_19-57-17

李卓人不認同支聯會無用 練乙錚:應開放予本土派

論及另一六四焦點主辦者支聯會,練乙錚認為支聯會應開放六四晚會作為「公共財」、「抗爭資源」,並邀請本土派、自決派、港獨派參與。他提議修改綱領「紀念六四死難中國烈士」為「警惕六四屠殺我難城」,可吸引更多渴望聚焦本土的人參與。但練乙錚亦提醒,若支聯會將綱領開放,最終必須會走向本土化。他引用台灣蔣經國經驗,在八十年代堅持開放黨禁、起用本土派,最終導致民主化後台獨興起,國民黨沒落。蔣經國應能預視這個後果,但仍執意為之,但他擔心支聯會沒有開放的勇氣。

李卓人明言要反省「支聯會無用」的論調,但觀乎內地勞權民權人士李旺陽「被自殺」後的二萬人遊行及向聯合國申訴、銅鑼灣書店事件中林榮基的去留決定,他並不認為支聯會完全無用。他又指六四精神在於「無懼強權、爭取自由」,深信只要堅持下去,最終必令中共如波蘭共產政權及南非白人政權般跪低。他亦坦言,修改綱領、邀請本土派等或會引起反對,但既然六四晚會亦曾有學生焚燒《基本法》,改革無何不可,他對此持開放態度。

記者:Ricky Hui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49813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