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大學生會令先輩們情何以堪?(文:潘小濤)

明報 文摘

【明報文章】「六四」28周年前夕,中文大學學生會發表聲明,指摘支聯會行禮如儀悼念六四以換取政治本錢,又稱對新一代而言,「六四之意義所剩無幾」,「集體式悼念終需有停頓或結束的一日」。

本來,去不去維園甚或悼念與否並無所謂,畢竟這是個人選擇。但中大學生會令人痛心之處在於,既然別人的悼念活動跟你無關,而維園的燭光晚會也沒妨礙你,人家怎樣搞,關卿底事?每天在世界殯儀館、香港殯儀館都有守夜追思,你怎麼不發聲明指摘呢?更甚者,既然你們「六四情不再」,為何還要用代表八九民運的民主女神像,作為聲明封面呢?

通篇聲明都說六四與香港無關,不必依靠六四牢記此不義的政權,但又說,「昔日港人聲援北京八九民運,至今屠城畫面仍歷歷在目,是為港人政治覺醒之初,多年悼念亦能勾起共同回憶」。如果六四與香港無關,何來啟蒙了那麼多香港人?

聲明說「不舉辦記(紀)念活動並不代表我們遺忘六四,屠城史實經已記載於史書,記憶亦早已深印於腦海」。真奇怪,舉辦紀念活動就是拒絕遺忘,提醒營營役役的我們曾經熱血,毋忘初心,更不要忘記血淋淋的歷史,而過來人的我們也會淡忘,你們沒經歷過也不舉辦紀念活動,反而深印腦海?香港有哪本史書如此詳實記載六四這段歷史呀?事實卻是,六四啟蒙了好幾代香港人,令很多人政治覺醒,香港也不再是政治冷漠都市,才有往後對中共的抵抗以及本土抗爭的空間!可以不念他人之恩,但千萬別恩將仇報,把自己變成中共般冷血,無知之餘還沾沾自喜!

令人唏噓的是,以前是董建華、張家敏等建制人士否認血腥鎮壓,叫大家忘記六四,以致無數大學生激於義憤上街及出席悼念集會;今日,中大學生會反過來說出建制派的話,真是諷刺。八九學運之初,當時的中大學生會、國是學會及學聯率先上京聲援北京學生,協助他們組織學生自治聯會及抗議活動,並將北京的消息傳回香港,是喚醒港人關注北京學運的先鋒。那時的中大學生會代表留守在天安門廣場直到最後一刻;今天,同樣是中大學生會卻說悼念已到盡頭!

更諷刺的是,中文大學是民國時期中國頂級大學在香港的延續,匯聚當時最頂級的中國學者,創校的錢穆、牟宗三等都是超級大儒,新亞書院被稱為當代新儒家的重鎮,創校校長李卓敏曾解釋大學名為「香港中文大學」,是指傳揚中國文化的大學。今天,中大學生「立於本土之先」、「愛國情懷消散殆盡」,開山祖師們情何以堪呀!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潘小濤]

https://news.mingpao.com/ins/instantnews/web_tc/article/20170606/s00022/1496719081985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