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政府的變與不變(文:王慧麟)

明報 文摘

【明報文章】還有不到一個月,現政府就走人了。新政府在組班,消息傳出來的都是現屆舊人。所謂「一朝天子一朝臣」,但假如新政府的人士都是以舊人為主,那麼要求新政府搞改革以至創新,可能要求太高。

這裏並不是說,舊臉孔不能有新思維;而是想說,自北京挑了林鄭月娥當特首之後,反映其希望新政府可以小變,不能大變。所以,她的政綱,只是在原有政策上作改動,不能完全擺脫現屆政府的政策,該延續的就要延續。而且,她既然當了政務司長5年了,而政策由醞釀到推行短則五年長則十載,總不能為改革而改革,一下子否定過往5年的施政。

即使想改革 空間也有限

北京的思維,其即時效果,窒礙了新政府選擇外界人士加入政府的管道。既然北京大抵是想蕭規曹隨,外間的有為精英自會感到無法舒展所長,加入「熱廚房」儼如進入「五指山」,發揮空間不大。加上「熱廚房」外還有不少輿論「𥄫實」新政府官員的行為,外界的精英如果不想所有人和事完全透明及曝光的話,還是最好別加入新政府。

更重要的是,由於整個思路以穩定交接為主,換言之,即使新政府想改革,其空間也相當有限。因此,只能在不大幅度改動原有政策為主的思路下,做一些修補的工作。例如早前競選時,林鄭提出要增加50億元的恆常教育開支。政府開水喉,說易行難,因為任何公共政策都在爭逐資源,為何獨厚教育呢?有何公共政策上的優次討論,認為教育要必先加碼呢?例如公共醫療服務,多了50億元,則一些患有罕見病症的市民,可能會較易得到昂貴藥物的資助;又例如老人院舍服務,假如有50億元,則可以增加更多宿位等,老人家得到更好照顧。為何只有教育開支呢?

另外政府在增加50億元的同時,有沒有做相應的開源節流的工作呢?猶記得在電視辯論時,林鄭曾暗批前任「財爺」的「0-1-1」撙節政府部門開支的做法,打擊了公務員士氣。但是,如果教育可以忽然大手50億,那麼為何政府不可以豪花50億元以提高公務員的士氣呢?那麼為何醫療不加50億元、退休福利政策不加50億元呢?既然要開水喉,政府一或需要告訴市民如何更好地撙節開支做到更好效率,一或需要告訴大家,如何在未來5年,每年多找50億元的收入。

所以,下屆新政府有需要在7月1日向大家說明,未來5年的政策是怎麼樣、其管治哲學是怎麼樣(「We Connect」頂多是標題,而不是論述吧!)、其理財哲學是怎麼樣(應使則使的準則還在嗎?)、其變的地方在哪裏、不變的地方在哪裏?要變的政策,固然要講清楚其變的方向與其管治哲學的關係;其不變的地方,就要解釋不變的理由,是不是「梁規林隨」。當然,北京的主流思路是小變,但林鄭有沒有跳出小變的思路而在一些政策上敢於創新呢?若能做到,至少讓人有新氣象的感覺。否則,若只是小變,則未來5年被人標籤為「CY 2.0」就怨不得人了。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https://news.mingpao.com/ins/instantnews/web_tc/article/20170606/s00022/1496718107919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