滲透控制香港 中共黑手法大揭秘|大紀元時報 香港|獨立敢言的良心媒體

香港主權移交中共20年來,香港社會已經被中共全面滲透。(大紀元資料圖片)

香港主權移交中共20年來,香港社會已經被中共全面滲透。(大紀元資料圖片)

時事評論員方林達日前在《大紀元》網站發表了《中共滲透和控制香港手法大揭秘》(上)及(下),從三大主要方面闡述香港於97年主權移交後,中共如何全面滲透和控制香港,使香港逐步失去自由法治、人權和普世價值;從一個傲立世界的自由港,淪陷為中共治下一個紅色城市;近年民怨沸騰,社會撕裂表明,中共所謂香港「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是徹頭徹尾的謊言。下面摘錄部份精髓內容供讀者閱讀。

方林達在文章開頭說,香港耗資逾千億港元興建的港珠澳大橋香港段工程,日前被曝出混凝土檢測造假醜聞,此事件是中資公司在香港大型基建中劣跡的凸顯,也是主權在移交中共20年之後,被中共全面滲透之後的香港頻發的社會亂象之一。

根據方林達的觀察和分析,97年後,中共主要通過以下幾種方式對香港進行全面的滲透和控制:

一、收買香港政客 控制香港政界

控制香港政界,是97年之後中共控制香港的首要目標。據報道,包括香港特首在內的一些關鍵位置的港府高官被中共收買,他們因此在一些政策上跟隨中共的意願行事,出賣港人利益。

董建華等被指收大筆資金

當年董建華家族生意陷入危機,被24家銀行追債,據指便是已故前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許家屯從中牽線,由中共中央撥款予時任中共政協副主席的霍英東,出手「救」董建華,而董便開始為中共效力。

另前香港律師會會長、行政立法兩局議員羅德丞亦傳曾收到中共大筆資金。在《羅德丞政海浮沉錄》一書中披露,92年,北京透過中國銀行向羅貸款800萬美元(約6,233萬港元)作為經費,讓他籌辦英文《Window》(《香港之窗》)周刊,為中共爭奪話語權。

涉及貪腐案的香港前廉政專員湯顯明,和中聯辦關係密切,被揭涉嫌以公款送禮物給大陸高官,在大陸則獲官員熱情款待;而湯退休後獲委任中共政協職位,亦被指全因雙方之利益輸送。

14年9月24日,在腐敗案受審的香港前政務司長許仕仁在法庭上透露,曾收到疑似時任港澳辦主任廖暉通過前港交所高層關雄生給予的1,100多萬港元的款項,希望他留任政務司長。許稱,當時曾問關雄生錢從何來,但關不肯說明,最後許收下了這筆款項。

中共欽點特首司長人選

05年初,當時從商的香港前政務司長許仕仁稱收到曾蔭權電話,指中共中央會委任曾為特首,接替董建華,並希望提名許接任政務司司長一職。07年曾蔭權競逐連任。許指當時曾蔭權不止一次向他說,想他繼續留任政務司長。他引述曾蔭權當時稱,北京想要原班底留任。有評論稱,由此可見,特首人選甚至班底都由中共安排,在中共體制下,所謂選舉是一場空話。

直接用地下黨員梁振英

曾蔭權後,中共更欽點中共黨員做特首,直接推行中共的政治任務,他便是即將卸任的梁振英。一些香港政圈重量級人物包括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自由黨創黨主席李鵬飛、已故支聯會主席司徒華,以及前港府中央政策組全職顧問練乙錚等,都曾在報章撰文或公開指證梁振英是中共地下黨員。

《開放》雜誌執行編輯蔡詠梅亦披露,前《文匯報》總編金堯如以及《新晚報》前總編輯羅孚的兒子羅海星,都向她親口證實,他們都曾經從許家屯口中得知,梁振英就是共產黨員。

曾是香港中共地下黨員、旅居加拿大的梁慕嫻在《我與香港地下黨》書中透露梁振英是地下黨員。另據美國《華盛頓郵報》報道,一名英國官員指根據香港警察政治部的文件,梁振英是中共地下黨員。

梁振英當選特首後,《人民日報》的「人民網」曾推出「梁振英同志簡歷」,將其稱為「同志」,這是以前對香港官員的稱呼中從未見過的。在台灣國立政治大學整理的「中共政治精英資料庫」內,也清楚表明梁振英所屬政黨為「中國共產黨」。

貪控 色控 錢控和摻沙子

日前身在美國的大陸富商郭文貴爆料稱,香港已經成為中共高官的洗錢之都。中共採用貪控、色控、錢控、摻沙子等多種方式,控制香港立法會議員和高官,香港有幾十個中共國安用來關押和審訊被捕人士的「安全屋」──黑屋。

郭稱中共對香港的政策很簡單,主要採用4種控制方式。

第一,對待富豪、官員,掌握他的黑材料,叫「貪控」,用他們的貪婪、醜聞控制他們。多少人在大陸做生意你沒腐敗?沒有非法交易?

第二,叫做色控。甚麼是色控呢?就是香港的很多官員在東莞玩處女和包處女,在船上賭博。用賭博和女色,叫色控。掌握他們的黑材料。對官員、警察,特別是建制派的議員,實行色控。

第三,對所有的人,包括官二代、富豪、名人、官員形成共同的交易和利益,這叫錢控。

最後一招是摻沙子,派遣大量特務到香港。

二、滲透和控制媒體 打壓媒體人

花巨資滲透和控制媒體

中共在海外通常通過當地知名人士幫助中共收購媒體,既可隱藏中共的身份,又可將中共的輿論宣傳和控制蔓延到海外。當中《羅德丞政海浮沉錄》一書中提到,中共先後兩次透過中國銀行批出800萬及600萬美元給羅德丞辦英文《Window》(《香港之窗》)周刊。

對於中共在香港直資辦媒體,據資深媒體人的保守估計,《文匯報》、《大公報》及《商報》每年虧損約3億;還有一些叫「尾巴報」如《星島日報》,中共會透過廣告或其它形式資助,每年可能有5,000萬;電視台方面有鳳凰台,一年可能要用上2億。

雜誌方面,《紫荊》由於是網站,一年可能是500萬港幣的開支,而《中國評論》加上其它的雜誌如《鏡報》、《廣角鏡》最少也要約700萬。

中共直接辦的媒體對社會的影響不大,有資深媒體人估計反而是以滲透方式影響主流媒體所起的作用更大。許家屯在一個訪問中曾披露,當時他手上掌握過億特費,用於搞統戰等,包括收賣老報人。被問到還給哪些人錢時,許家屯說:「這些事,我不能講,一講,就天下大亂了!有些事,我到死都不能講。」

香港新聞自由的腥風血雨

林保華在《香港新聞自由的腥風血雨》一文中寫道,14年初爆發的《明報》總編輯劉進圖被撤換事件,接替他的是一名並不熟悉香港事務,並與中方關係良好的馬來西亞華人鍾天祥,這讓《明報》員工與香港市民充滿疑慮,並且激起強大的反彈聲浪。老闆、馬來西亞商人張曉卿遂行緩兵之計,由劉進圖前任的張健波暫代總編輯。2月10日《明報》宣佈鍾氏出任為他而設的「首席執行總編輯」職務,以便隨時可以接任總編輯。

兩天後的2月12日傍晚,商台知名主持人李慧玲被電話通知「炒魷」。林保華稱,10年前商台也沒有任何理由地封殺著名主持人鄭經翰與黃毓民,以便為該年立法會選舉的建制派護航。

14年2月23日,香港新聞界舉行「企硬反滅聲」大遊行,有6,000人參加,超過預期。但3天後的2月26日,劉進圖在街上被斬6刀。外界普遍認為,砍殺事件是為了恐嚇香港的新聞自由,以便起到寒蟬效應。

04年,鄭經翰、黃毓民、李鵬飛三位本港知名電台主持人相繼「封咪」(辭職),在香港乃至國際上都引起震動。香港記者協會副主席譚志強披露,獲悉中共某領導不滿意香港一報章的內容,也不滿意部份電台節目主持人「瘋狂叫罵」,引發一系列封殺行動。黑道奉命抓住主持人的弱點,例如人身安全、債務等,透過其朋友和家人施加壓力,逼其退出。其中,鄭名嘴98年凌晨上班途中遭人伏擊,幾條大漢亂刀齊下,鄭的胳膊幾被砍斷至重傷入院。

05的4月22日,新加坡《海峽時報》資深記者程翔,在廣州被捕,後被以間諜罪判刑5年。程翔最早在《海峽時報》披露江澤民賣國的消息,後來又以筆名「鍾國仁」於04年9月30日在香港《明報》上發表《江澤民要向中國人民交代的一件事》一文。賣國的指控是江的最怕之一,於是親自下令捉程翔。

三、派遣大量特務滲透香港社會

中共滲透香港早已是公開的秘密,有雜誌曾披露說,在香港的中共地下黨員高達20萬人,著名評論員練乙錚也曾估算香港有35萬中共黨員。

現在美國的大陸富商郭文貴日前爆料稱,大陸國安、公安等部門在香港設立多個據點,對香港民主派和反中勢力進行監控、監聽,地點包括華潤大廈、中聯辦、原新華社、銅鑼灣某會所,以及在火炭、太古城等地。

而曾活躍港台的前地下黨員程俞(化名)透露,中共地下黨員由北京統戰部負責培訓,自香港主權移交前,地下黨就由上而下採用一人聯絡的「單線聯繫」,就連黨的最高層也不可能知道所有單線聯繫黨員的名單。

原新華社就是特務機構

97之前,英國政府不允許中共有任何政治機構在香港,但允諾中共在港設立官方的通訊機構新華社,因此,中共就把辦公室一起掛到新華社,所以當時的新華社內部是有兩個部份,一個是黨委,與新聞部無關,另一個就是通訊社。

97後中共設立了中聯辦,新華社繼續做其通訊的工作。有資深媒體人說,新華社本身就是特務機構,香港、紐約新華社肯定有國安部的人。基本上《人民日報》、《光明日報》、新華社派駐海外的記者起碼有超過一半都有類似的身份,不是真正的記者:「間諜較常混在兩種身份中,一個是外交部、大使館,做參贊,第二個身份就是新聞記者,因為這些身份比較容易掩護。」

中共港澳工委秘密活動

據香港傳媒披露,中共97前就在香港設立港澳工委,根本就是中共在港的地下黨委,曾有大陸人士透露,香港政界、商界、學界、文化界、傳媒界內也有地下黨員,人數隨時以萬計,中共所謂港人治港,實際上是黨人治港,關鍵只在於是公然黨人治港,還是暗地在幕後操控。97後工委從隱身於新華社轉而隱身於中聯辦。

曾是香港中共地下黨的活躍份子,香港左派學校——官津補私學校的三大系統中的頭面人物,目前旅居加拿大的梁慕嫻發現97後,中共並未打算停止地下黨在香港的運作,也沒有準備讓它公開。她質疑中共的所謂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是另一場大騙局。

華潤是中共在港特務老大

總部設在灣仔的華潤集團,是中共國務院國有資產管理委員會直接管理的國有重點企業,與中銀、招商局和中旅,列為在港四大中資機構,肩負統戰和特務功能,可以說是中共在香港的紅企老大。旗下控股10間上市公司,零售品牌如華潤萬家超市、VanGo便利店、五豐行、Pacific Coffee等,都深入港人生活。

華潤歷任負責人都是工委的必然成員,享有副部級待遇,並參與中共內部很多有關香港問題決策的討論。97年後,華潤仍執行在香港發展地下黨的政治任務,由特務頭子曾慶紅掌控的中共安全部直接管理。

而早前被中紀委專案組從香港帶走的大陸「明天系」掌舵人肖建華在15年加入「香港文化產業聯合總會」任副會長。該會成立於14年,由梁振英擔任榮譽贊助人,董事包括香港多名重量級富豪,如新世界發展主席鄭家純、信置主席黃志祥、英皇主席楊受成、星島集團主席何柱國及大陸女明星趙薇等。

有消息指,肖建華是江派第二號人物、曾慶紅在港核心特工,除幫江派洗錢外,亦要執行政治任務,在港統戰紅色力量,為江家服務。

中共在香港的維穩費用

另外,不少香港富商為打通與北京的關係,扮演出錢的角色;一些活躍於香港的親共組織,如青關會、愛字頭組織、各式聯誼會、同鄉會等,中共則透過各類政協、富商輸血給錢,在關鍵時候為中共站台擾亂香港秩序。

例如一位和中聯辦、北京官員關係密切的親共社團領袖林生(化名)向《大紀元》透露,僅今年4月23日,中共為滋擾香港法輪功紀念4.25遊行,就支付高達1,000萬港元的「維穩費」。

方林達最後在「結語」寫道:「在中共對香港的全面滲透下,香港主權移交中共20年的時間,也是香港一步步失去自由法治、人權和普世價值的過程。在共產主義紅潮的侵襲下,香港從一個傲立世界的自由港,已經淪陷為一個中共治下紅色城市。民怨沸騰和社會撕裂的香港現狀表明,中共所謂香港『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都是徹頭徹尾的謊言。

「香港殘酷的現實還說明,只要中共政權存在,其對香港的滲透和控制就不會停止,對香港自由、人權和法治的破壞打壓也不會停止。」◇

http://hk.epochtimes.com/news/2017-06-06/81476770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