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會以外 4】十個計劃補選的少(中)年,六四當日……

(獨媒特約報導)每年的6月4日,由記利佐治街進入維園,不同政黨及團體沿途擺設街站,除了呼籲市民參加晚會外,亦會為所屬的政黨以及團體而籌款。新界東及九龍西兩席補選當前,幾位疑似或已經表明有意參加補選的「準候選人」,他們對六四持甚麼態度?他們在六四當日又去咗邊?

我們先由新界東開始。

photo6172498467352586157

范國威掛頭像直幡 稱因六四回港從政

前立法會議員、新民主同盟西貢區議員范國威在當日下午三點,便到達銅鑼灣東角道的街站。街站除了掛上新同盟的旗幟外,亦高調掛上有個人頭像的直幡,宣揚「本土優先」。對於六四事件,范國威形容是其政治啟蒙,表示因為六四而回港從政。「六四對香港的影響亦十分深,屬香港重大的政治事件。」

photo6172498467352586158

中大學生會在六四前夕,表示悼念六四應劃上休止符,高舉「本土」的范國威認為不代表所有年青人都認同這種想法,他認為六四與本土兩者並無衝突,認為有衝突者是沒有正確理解「本土論述」。他強調不會因為出席六四集會便等同不本土,日常仍然可以爭取一系列港人優先的議題。對於是否考慮參加補選,范國威指會先早好地區工作:「從政的人每天都是選舉日,每日都會做地區工作爭取民意支持」。

photo6172498467352586171

兩鴿任支聯會糾察

有意落場的還有兩名民主黨區議員,民主黨向來不會在六四晚會獨立擺檔,而是會全黨動員協助支聯會。大埔區議員區鎮樺亦在六四當日擔任大會糾察,他在八九民運時只有9彰,但已留下深刻經歷,對國家用暴力對待年輕人的方法和手段感到不解。對於內地與本土的關係,他指「中國冇民主的話,香港亦都唔會有。」認為在香港推動民主能夠感染內地省市明白民主的價值。另一名盛傳有意參選的民主黨北區區議員陳旭明當日亦為支聯會糾察,但記者未能聯絡他進行訪問。

photo6172498467352586182

張秀賢走兩場 批學生會切割不當

在今年3月表態會積極考慮參與補選、前中大學生會會長張秀賢,在六四下午出席港大論壇後到維園,出席網台D100舉辦的論壇。中大今年「禍起蕭牆」,張秀賢認為切割並不恰當,指學生會作為學生代表,坐擁資源應該負責任「而唔係乜都唔做」,傳承歷史亦是香港人的責任。

鄭家富身在意大利

前立法會議員鄭家富則身在意大利,他透過短訊回覆記者稱六四使他這一代人政治覺醒,明白中共專權的殘暴和不能信任,堅定了他參與民主運動的心。對於年青人對六四的取態,鄭家富稱,只要以民主、自由、人權批判事件均可接受。他相信不同立場的年輕人,包括支持港獨的年輕人都會記得中共在八九民運的暴行。

我們轉到九龍西。

photo6172498467352586174

馮檢基留守銅鑼灣

九龍西,當然要先提民協的前立法會議員馮檢基。他在六四當日下午出席由聯校大專學生會於中大舉辦的論壇,傍晚再到銅鑼灣街站為民協派宣傳單張以及募捐。馮檢基認為六四事件是中國政府一個大錯誤,亦錯失了改革國家的機會。馮檢基強調六四不是歷史,而是當代的事,必須追究責任。他又認為六四並沒有被年青人遺忘,今年亦有學生會聯合舉辦論壇,代表年輕人仍然關心六四,自己尊重不同人對六四的取態。

photo6172498467352586172

已「退選」何啟明同守街站

民協深水埗區議員何啟明早前以「大局為重」,表示不會參加黨內初選。他在六四當日下午5時到達民協街站,認為六四是一件「流血債」,需要追究到底。對於有學生將香港和六四切割,何啟明認為是脫離現實:「內地未開放,香港亦很難有民主。」

袁海文專注地區工作

民主黨司庫、深水埗區議員袁海文同樣積極考慮參加補選,他當日原商約記者訪問,但稱因地區工作超時,未能到維園接受訪問。他在電話中對記者表示六四是中國民主運動的一個「好大的挫敗」,同時亦影響中港關係,認為六四「一定要記住」。

photo6172498467352586166

曾健超為民陣站台

除了傳統泛民政黨外,於佔領期間被七警毆打的前公民黨成員曾健超,他早前完成襲警案的服刑及出獄後亦表示有意考慮參加補選。他在六四當日為民陣街站作義賣,曾健超認為六四能夠讓人識到中共政權赤裸裸認的醜惡。

對於年青人和六四切割,曾健超認為每人有不同方式表達,指部份大專學生會的言論不代表年青人遺忘六四;遺忘的往往是社會的權貴。對於支聯會「建設民主中國」的綱領,曾健超認為若然相信民主價值,不論建設民主的國家是中國也好、俄羅斯也好,都應該支持。

photo6172498467352586161

余德寶同已「退選」:六四確立從政之路

公民黨油尖旺區議員余德寶則在日前宣佈不會參選,他六四當日亦為公民黨站台。1991年出生的他與大部份年輕人一樣未曾經歷六四,但六四晚會是他「第一次參加的政治活動」,亦讓他確立從政之路。余表示,理解年青人未必有「第一身經歷」,但六四不單是中國歷史亦是香港歷史。「六四事件當年團結『左、中、右』的人士、150萬人聚集跑馬地,屬龐大政政運動,不應被忘記。」他指近年參加悼念六四活動的人數下跌,只是港人對政治環境洩氣,不代表港人遺忘。

記者:林俊謙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49904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