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香港「義士」向台灣申請政治庇護︱吳廣明

【2017年06月09日 12:15 下午】當香港「義士」向台灣申請政治庇護︱吳廣明

一個未經證實的消息指,去年參與旺角暴動的18歲女被告,因逃避上庭,潛逃到台灣,尋求政治庇護,現時被法庭下令通輯。據一些台灣傳來的消息,這位女子是向台灣的「時代力量」尋求援助,但被時力的人士否認。而這名女子現時是未有蹤影,我問過一些民進黨的朋友,他們又未接過這個個案。

原來,台灣並未有正式的「難民法」,只是去年7月,蔡英文上任後一個才通過初審,據講到目前還未正式三讀通過成為台灣的法例之一。「難民法(草案)」,規定因戰爭、大規模自然災害或因種族、宗教、政治迫害,以致不能得到所屬國家保護或不願返國者,可向台灣申請難民認定。目前台灣「難民法」並未出台,若「難民法」及「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修正案都順利三讀通過,受大陸政治迫害的異見人士可依法在台尋求政治庇護。這個是否適用於香港居民,相信都要等通過後才知道詳情。我不知道三讀通過是否有追溯期,因為若果被認定是受查的難民,台灣政府是會提供援助,直到有結果為止。

台灣和香港是沒有任何「移交」的形式,就像當年幾名探長一樣,其實,有更多的江湖中人是躲在台灣,就是因為沒有「移交」這回事,所以,這些人士都留在台灣渡餘生,其實認知到內容就明白,處境和今天完全不同。年前,一單謀殺案的被告,從台灣送回香港,這個和兩地政府並沒有太大關係,當然我指的是表面,背後是有什麼計劃就不得而知,因為,馬英九政府對於老共態度是有別於今天蔡英文。

若果談到台灣的政治庇護,我較少聽到,尤以香港人身份,較多的大陸人士在台灣申請政治庇護,這些人都是依照「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及「大陸地區人民在台灣地區依親居留長期居留或定居許可辦法」,符合「領導民主運動有傑出表現之具體事實及受迫害之立即危險者」資格,向台灣內政部提出申請,並予舉證,再由行政部門審理。當然,全世界都有這種情況,香港也不例外,很多這種類形的人士尋求庇護,因為香港是《國際人權公約》的其中一個成員,因此,對於所有要求庇護的都要進行審查,若發覺並沒有庇護的必要,就會送回原居地,因此,就經常聽到什麼「假難民」這回事。而大陸人或者台灣人我真沒有見過,我指是在監房。當然,很多大陸人來香港尋求政治庇護都踫釘子。

近期較為出名的例子就是星加坡少年余澎杉(Amos Yee)到了美國尋求政治庇護,據講都獲得美國政府批准,事實上,他的理據算是很足夠,主要他所犯的刑事罪都是因為和國家的政治有關,事實上他也真的受到政府給予的壓力,相信和香港掟磚是有所分別,而所判刑期都會繼續加重。至於香港的這位女子,感覺上並未去到要求政治庇護的地步,當然,我們也是從表面去看這件事。若依照台灣的法例,相信也會將她當作過期居留處理,就會列入不「不受歡迎」人物處理,送回香港。有時我想,真正想得到政治庇護,不應該到台灣,到一些有相關法例的國家就較為容易。可能吳廣明有朝一日都要求庇護。

http://news.hkpeanut.com/archives/27294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