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融資與我們有冇關? | 劉山青 | 立場新聞

行政長官梁振英上年十二月出席中國日報亞洲領袖圓桌論壇午餐會「香港:超級聯繫、一帶一路」。

行政長官梁振英上年十二月出席中國日報亞洲領袖圓桌論壇午餐會「香港:超級聯繫、一帶一路」。

習近平在出席5月的 「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開幕式時宣布,將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提供建設資金的絲路基金,增資 1000 億元人民幣(147億美元),還將以各種方式提供超過 7000 億元人民幣(1030億美元)以上的基金或貸款。最終投資將達 9000 億美元的一帶一路計畫。

2014年至2016年,中國同“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貿易總額超過3萬億美元。中國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投資累計超過500億美元。中國企業已經在20多個國家建設56個經貿合作區,為有關國家創造近11億美元稅收和18萬個就業崗位。

現在,“一帶一路”開波了。中央首先找中央企業食死猫。根據商務部資料, 2017年中國對53個沿線國家的非金融“外國直接投資”總額為145億美元。6月的商務部例行記者會表示,2016年,中國與上合組織成員國貿易總額937億美元。(註1 )

香港擁有大量財政盈餘,又想當重要角色(註二),當然要進貢一點。

是否適得其所?

根據亞投行行則,各持扮者以其GDP奉獻。中方認繳額為297.804億美元(占比30.34%)(註四)。國家統計局資料表示,2015年的國內生產總值為689,052億元(101,475億美元),而香港為3073億美元,只及全中國的3%。以此計,香港應認繳約9億美元。香港在亞投行準備認繳60億港元(註3),大約符合比例。

絲路基金

問題是,香港搞了個金管局“基建融資促進辦公室”(IFFO),拉攏一班集團投資絲路基金(註五)。它找來一大量中外的合作伙伴,叫他們落水,自己那有不出一份之理。絲路基金是一隻專供專業投資者的私募基金,本身的透明度很底。連澳門都高呼 “由於使用公帑,必須審慎了解,要有清晰的風險保障,確保合理回報同時,參與上述有關基金。(註六)”香港在這方面可以說冇(註七),我們完全不知道金管局持有多少絲路基金。

金管局年報

金管局是透過其長期增長組合來持有私募基金的。外滙基金的財務報表按照香港會計師公會頒布的《香港財務報告準則》披露,不需要交代買了多少大陸佬基金。它說,長期增長組合帶來12%回報,很肥,準備買多些。這等於說其總體風險大得多,而且,曾俊華為未來基金改變了投資紀律,這些基金在2025年才埋單(註八)。

這包括,未來基金的一半預留在「長期增長組合」。其約1千億的投資策略為:投資期“禁十年提款期”(超出於一般私募基金的5至7年);不規定投資組成;不設定特定投資回報率;其投資策略和組成只需每年諮詢財政司。(參考

於2016年年底,外匯基金的資產總額達36,187億港元。長期增長組合投資的市值總計1,818億港元,當中包括私募股權1,168億港元。財政司可以將“未來基金在投資組合與長期增長組合逐步增加(2018已增至50:50)

其唯一的限制是“長期增長組合的規模最多佔外匯基金累計盈餘的三分之一”。2016年的累計盈餘為6074.80億,三分之一即約2000億。於2016年12月31日,未來基金的存款共2,245.30億港元。

這等於說,從理論上,財政司可以持有1000億絲路基金為祖國報效,而香港人又蒙在鼓裡。(完)

附錄

註一

商務部召開例行新聞發佈會(2017年6月8日)

6月8日,商務部召開例行新聞發佈會,新聞發言人孫繼文回應了國內外媒體高度關切的熱點敏感問題。節錄如下:

一、哈薩克是我國共建“一帶一路”和開展國際產能合作的重點國別,也是我國在“一帶一路”沿線最大的投資目的地國。中哈互為全面戰略夥伴,經濟合作基礎扎實。2017年1-4月,雙邊貿易額達49.1億美元,同比增長45.6%。兩國在礦山開採、能源、化工等領域大專案合作成效顯著。近年來,中哈不斷加強歐亞跨境運輸合作,2016年,經哈薩克開往歐洲的中歐班列就達1200列。

去年8月,中哈兩國政府簽署了關於推進“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與“光明之路”新經濟政策對接的合作規劃。我們將趁熱打鐵,落實各項戰略對接工作,具體包括:商簽新版雙邊投資保護協定,促進投資合作全面升級;拓寬融資管道,支持兩國企業開展大項目合作;拓展合作領域,加強農業全產業鏈、中小企業、交通物流運輸以及兩國地方間經貿合作。我們將以此次高訪為契機,推動中哈雙邊經貿關係再上新臺階。

6月8-9日,上合組織成員國元首理事會第17次會議在哈薩克首都阿斯坦納舉行。此次元首峰會之後,中國將接棒上合組織輪值主席國。商務部已著手籌備作為主席國期間經貿領域各項工作規劃。我們將充分發揮上合組織經貿部長會晤機制的作用,落實好本次峰會的經貿成果,進一步推動區域貿易、投資便利化,互聯互通、產能合作和經貿園區建設,完善區域融資機制,推動上合組織區域經濟合作取得進展。

2016年,我國與上合組織成員國貿易總額937億美元,是上合組織成立之初的9倍。當前,各國謀發展、促合作的共識不斷凝聚,上合組織迎來首次擴員的新機遇,總體經濟實力將進一步增強,經貿合作將為地區人民帶來更多福祉。

聯合國貿發會議7日發佈《2017年世界投資報告——投資和數字經濟》。報告顯示,2016年中國的對外直接投資額和吸收外資額“一升一降”,請問商務部如何解讀這兩個數字?

答:我們注意到,聯合國貿發會議於6月7日對外發佈了《2017年世界投資報告——投資和數字經濟》,其中提及關於中國的對外投資和吸引外資情況。報告顯示,2016年中國的對外直接投資達到1830億美元,創歷史新高。中國的外資流入量為1337億美元,同比小幅下滑1%。

據商務部和外匯局統計,2016年中國企業對外直接投資1832億美元,連續第二年位列世界第二,其中非金融類對外直接投資1701億美元。中國對外投資的快速發展不僅惠及中國企業,帶動了我國相關產品、裝備、技術、服務走出去,推動了國內經濟轉型升級,也惠及世界,有力促進了世界經濟和東道國的經濟增長,實現了互利共贏、共同發展。據統計,2016年,中國境外企業銷售額1.5萬億美元,向所在國繳納稅費400億美元,雇傭外方員工150萬人。

註二

香港在「一帶一路」建設中扮演重要角色

講者:香港金融管理局總裁陳德霖

(在香港高級銀行家研修班上的發言)

2016年6月3日

尊敬的尚福林主席、胡和平省長、各位陝西省政府領導和朋友、各位來賓:

大家好!歡迎大家出席由陝西省政府、中國銀監會與香港金融管理局(金管局)合辦的研修班。首先,我謹對陝西省政府以及中國銀監會的熱情周到接待,表示衷心感謝。

很高興今天在古絲綢之路的起點──西安──與大家共同探討香港怎樣利用她獨有的優勢,為「一帶一路」的建設發揮積極作用。

香港的優勢

香港在落實國家「一帶一路」戰略究竟有什麼優勢呢?容許我在此引述人大委員長張德江於5月18日在香港舉辦的首屆「一帶一路」高峰論壇中的重要講話。委員長說,香港在「一帶一路」建設中具備許多獨特優勢,包括:香港作為亞太區及「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交通樞紐的區位優勢、香港作為全球最自由經濟體的開放合作的先發優勢、香港作為國際金融、航運和貿易中心的服務業專業化優勢;以及香港作為東西方文化交融之地的人文優勢。

同時,張德江委員長提及中央政府將支持香港在四個方面發揮積極作用。

一是主動對接「一帶一路」,打造綜合服務平台;

二是瞄準資金融通,推動人民幣國際化和「一帶一路」投融資平台建設;

三是聚焦人文交流,促進「一帶一路」沿線民心相通;

四是深化與內地合作,共同開闢「一帶一路」市場。

我今天就集中說一下香港的金融業和香港金管局在推動「一帶一路」戰略能扮演的角色。

香港金融業能如何支持「一帶一路」

大家都知道「一帶一路」沿線許多國家的基礎建設相對落後,這也是令到當地經濟發展不起來的重要因素。「一帶一路」國家對基建有大量需求,但缺乏技術和資金;但同時在市場存在大量資金尋找投資出路。過去很多年,沿線很多地區能引入的投資仍不是太多,這反映出,在巨大基建建設和融資需求的情況下,大量閒餘儲蓄和資金並未有效地被吸收和使用。這是一個很大的鴻溝,嚴重阻礙沿線地區的經濟發展和民生改善。但是,這個鴻溝並不是不可以收窄和改善的,而國家的「一帶一路」就是突破這個鴻溝的一個重要策略。香港作為亞洲區的國際金融中心,肯定如委員長所言,可以發揮重要的作用。

香港可以成為「一帶一路」的主要投融資中心,提供基礎設施建設所需的大量資金。香港是具世界領先地位的股票集資市場、銀行貸款和亞洲的主要私募投資中心,亦有蓬勃的債劵市場,各地公私營機構可以自由地在香港以公開招股、債券發行及銀行和銀團貸款等多元化渠道進行融資。

香港是全球最大和最有效率的離岸人民幣業務中心,在落實「一帶一路」戰略的過程中,內地與沿線國家的貿易、投融資和經濟聯繫必定會大幅提升,到時除了使用美元外,人民幣必定,也必須是一個選項。香港必定能為內地企業走向「一帶一路」的建設提供多元化的離岸人民幣業務支援。

當然,我不能不強調一點,除了香港金融業的角色外,香港有大量國際水平的專業人才能夠支持和管理「一帶一路」的基礎設施的建造和營運。內地企業走出去進行投資、併購和建設項目時往往涉及複雜的跨境事項,包括法律、合約草擬、會計、稅務管理、採購、研究開發、物流運輸和人事管理等。香港是國際資產管理中心和全球領先的商務樞紐,可以提供各種專業服務支援。

「基建融資促進辦公室」(“IFFO”)成立背景與目的

現在我想說一下香港金管局在落實「一帶一路」會扮演什麼角色。我們目前正在金管局裏面成立一個「基建融資促進辦公室」,簡稱“IFFO”。IFFO成立的目的是建立一個新的平台去集結相關的持份者,包括投資者、銀行和開發基建項目的企業等,希望能推動和促進「一帶一路」沿線基建項目的投資和相關融資。IFFO計劃在下個月正式啟動,我們目前已得到不少主要的持份者同意加入成為IFFO的夥伴。夥伴基本上有公營機構和私營機構兩類。公營機構中已同意成為IFFO夥伴的包括世界銀行下的國際金融公司(IFC)、亞洲開發銀行(ADB)、中國國家開發銀行、中國進出口銀行等多邊發展銀行和政策銀行。另外,一些公營國際投資者和發展基金,例如加拿大養老金投資公司(CPPIB)和絲路基金也同意加入。私營機構夥伴則包括一些主要的商業銀行、投資銀行、私募基金、專業服務機構、大型資產管理公司等。私營機構夥伴亦包括國内外有開發基建項目能力和經驗的企業。由於夥伴機構眾多,我就不在這裡一一列舉了。

IFFO將舉辦研討會、工作坊等活動,匯聚各公、私營夥伴,目的是分享資訊、知識和經驗。我們希望透過這些交流平台,可以更清楚認識「一帶一路」國家的投資潛力和外資進入的障礙,令金管局可以連同一些多邊發展機構一起研究和建議相應的解決措施,並與相關國家反映商討,希望可以推動改革,令外資更容易進入和參與當地的基建建設,達到雙贏。

結論

各位領導,各位來賓,我希望,也相信,香港能再一次在國家經濟發展的關鍵時刻發揮作用,尤其是為國家落實「一帶一路」戰略規劃作出貢獻。金管局成立的IFFO,就是為了配合這個目的。今天在座的各位,都是來自金融和相關行業的精英,在這裡共同探討「一帶一路」基建投融資這一重要課題。我期待今天與大家可以進行一次坦誠、有建設性的討論和交流,並預祝本次研修班能取得完滿成功。謝謝大家!

註三

今年3月,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副局長劉怡翔出席立法會財經事務委員會時表示,政府計劃4月底向財委會申請撥款,希望屆時香港能夠成功加入。香港加入亞投行須認繳7,651股股本,相等於60億港元的資本,其中將在首5年繳交12億港元實繳股本,另外48億港元是待繳股本。

註四

《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協定》

亞投行的法定股本為1000億美元,分為100萬股,每股的票面價值為10萬美元。初始法定股本分為實繳股本和待繳股本。實繳股本的票面總價值為200億美元,待繳股本的票面總價值為800億美元。

域內外成員出資比例為75:25。經理事會超級多數同意後,亞投行可增加法定股本及下調域內成員出資比例,但域內成員出資比例不得低於70%。域內外成員認繳股本在75:25範圍內以GDP(按照60%市場匯率法和40%購買力平價法加權平均計算)為基本依據進行分配。初始認繳股本中實繳股本分5次繳清,每次繳納20%。

目前總認繳股本為981.514億美元,原因是個別國家未能足額認繳按照其GDP占比分配的法定股本。中方認繳額為297.804億美元(占比30.34%),實繳59.561億美元。

註五

絲路基金將與金管局合作推進一帶一路

2016-05-18

金琦指辦公室可為全球投融資機構,提供溝通便利,將香港發展成「一帶一路」主要融資和資金管理平台。

金琦指辦公室可為全球投融資機構,提供溝通便利,將香港發展成「一帶一路」主要融資和資金管理平台。絲路基金董事長金琦表示,非常支持香港的金管局成立基建融資促進辦公室,絲路基金將成辦公室的伙伴,願與香港和境內外各類投資者合作,推進「一帶一路」建設。

金琦說,辦公室可為全球投融資機構,提供溝通便利,將香港發展成「一帶一路」主要融資和資金管理平台。

另外,她說,絲路基金運作已步入正軌,去年先後公布過3項實際項目投資,包括支持三峽集團在巴基斯坦等南亞國家,投資建設水電站等清潔能源,這些項目可體現基金投資理念和模式,包括支持中長期發展項目,開展國際能源合作等。

註六

澳門日報 

2017 年5月16日 星期二

金管局絲路基金商合作

國務院總理李克強給予澳門的系列惠澳措施中,提到研究支持澳門以適當方式,與絲路基金、中拉產業合作、中非產業合作基金展開合作。澳門經濟財政司司長梁維特表示,金管局已經接觸了絲路基金,正與絲路基金商談,該以哪種合作形式,讓澳門可透過絲路基金取得合理投資回報,同一時間讓澳門可參與國家戰略部署。現時亦與有關基金及亞投行洽談,希望未來可為澳門青年提供實習或學習機會。

政府一直都有與絲路基金接觸,逐步從概念、合作意願到具體化。此行亦有與絲路基金主席進一步洽談,合作誠意很強。絲路基金主要從財儲投資角度考慮參與,同時都會透過與絲路基金合作後,希望發掘更多商機,參與其中。

確保合理回報

本月將進一步與中拉基金和中非基金接觸,希望落實相關工作。亞投行方面,因為澳門並非亞洲開發銀行的會員,所以不能於第二階段參與,但可透過適當方式,如財政部有一個基金是支援亞投行,澳門是否可以參與該基金,或將來亞投行有新的融資產品推出時,澳門可以考慮投入。由於使用公帑,必須審慎了解,要有清晰的風險保障,確保合理回報同時,參與上述有關基金。

現時正與有關基金及亞投行洽談,探討將來能否為本地年輕人提供實習或學習機會。“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覆蓋面很廣泛,國際性很強,如果本澳年輕人或金融業界將來要學懂相關知識時,能否提供實習機會都是政府在洽談的內容。

中葡發展基金主要是支援企業“走出去”,了解到澳門企業反映中葡發展基金門檻較高,希望中葡發展基金在澳門設立總部後,政府會盡力降低門檻,提供更多方便,讓澳門企業參與,也提供更多方便與粵港澳大灣區的企業,讓他們能夠申請和用好中葡發展基金。澳門要充分考慮,在發展會展業外,澳門企業也可結合內地建築公司,共同參與“一帶一路”,都是可以思考的方向,或者共同合作申請中葡發展基金,很多方式可以考慮,關鍵是如何設定自己位置作配對。

註七

「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

剛過去的周日(5月14日),我以香港特區代表團成員身份在北京出席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現借此文與大家分享我的一些感受。

論參會人士的數目和級別,這場冠蓋雲集的盛會是名副其實的「高峰」論壇。參與人數有1500人,來自130多個國家和70多個國際組織,當中近30位外國元首和政府首腦,充份體現了「一帶一路」倡議是受各國高度重視和得到廣泛認同。習近平主席發言表明這是一個開放包容的發展平台,各國都是平等參與,遵循的是「共商、共建、共用」的原則。

「一帶一路」構想自2013年秋天第一次提出至今只有三年多時間,已經取得國際社會的支持,特別是當今在一些西方工業大國出現反全球化、反自由貿易、排外思維的趨勢下,能夠摒除「閉關自守」的狹隘內向觀念,堅持站在全球發展和治理的高度去看問題、找答案,本身就是極大的勇氣和承擔。

在推動「一帶一路」倡議的工作,香港不能缺位,我們有獨特優勢,可以發揮很大的作用。

除了出席上午的峰會大會,我在同日下午還參與了「資金融通」環節,並作為小組討論的嘉賓發言。台上可說是一場老朋友聚會,除了主持人是認識多年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前副總裁、中國人民銀行前副行長朱民外,與我同台的另外7位嘉賓中,竟有5位是「金管局基建融資促進辦公室」(IFFO)的合作夥伴,包括中國進出口銀行董事長胡曉煉、黑石集團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Stephen Schwarzman、中國工商銀行董事長易會滿、絲路基金董事長金琦及渣打集團主席Jose Vinals。

「資金融通」,討論重點在於如何促進參與「一帶一路」基建的投融資。我當然重點推銷香港。

首先,香港具備作為「一帶一路」投融資中心的各種先決條件。我們是亞洲區的首屈一指國際金融中心,能夠為全球特別是區內基建項目提供投融資、專業服務、風險管理等方面的一條龍服務。香港是全球離岸人民幣業務樞紐,也是內地企業「走出去」的首選試水區和跳板,這是我們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的極大優勢。

我們還有「近水樓台」的先發優勢。一國之內,我們得以春江水暖,很早就能把握住「帶路」的先機。兩制之便,又讓我們能將內地和國際投資者和其他持份者拉在一起。我在小組討論時特別提到金管局去年7月成立的IFFO。不足一年,我們網羅了對於投資、建設、營運基建項目志同道合的60多家海內外重量級機構成為合作夥伴,包括多邊發展銀行、基建項目的發展和營運機構、銀行、保險公司、專業服務公司,以及總資產規模超過4萬億美元、包括主權基金、退休養老基金和私募基金在內的機構投資者,通過IFFO這個平台交流資訊、各國夥伴增加相互認識、分享經驗,提升對基建融資的興趣,促進投融資的活動和機會。

IFFO在今年3月舉辦了高層投融資人圓桌會議,擬備一份基建投資參考清單,當中列出各類基建投資可能涉及的風險和緩減措施,以減少財務(如匯率波動)、商業(如交易對手賴帳壞帳)、建築及監管等方面的風險。這份參考清單在公私營投融資的領域可算是一項創舉,它建立一套投資方和營運方都要明白和落實的要求,既讓需要資金的基建項目開發商更針對性地回應投資方的關注和訴求,也有助加強投資者對進入新興市場的信心。

基建融資簡單而言就是錢找項目、項目找錢。IFFO開局順利,為推動香港基建融資發展打下了堅實的基礎。下一步,我們希望善用IFFO所匯聚的人氣和人脈,打造一個更具體的新平台,能為促成資金和大型基建項目配對和落實投資項目發揮重大的作用,為香港的金融和專業服務創造更多、更遠大的發展機遇,亦為推動「一帶一路」倡議作出貢獻。

香港金融管理局總裁

陳德霖

2017年5月18日

註八 2016年金管局年報

基金的資產分作四個不同的組合來管理:支持組合、投資組合、長期增長組合及策略性資產組合。根據香港的貨幣發行局制度,支持組合的資產與貨幣基礎完全相配。投資組合主要投資於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成員國的債券及股票市場。長期增長組合持有私募股權及房地產投資。策略性資產組合持有香港特別行政區(香港特區)政府為策略目的而購入,並列入基金的帳目內的香港交易及結算所有限公司的股票。經營分部資料載於附註30。

基金中流動性較低的資產(即私募股權及房地產)已被納入長期增長組合內。此等資產的投資風險是透過資產類別核准、配置限額及綜合專責合伙人風險承擔等措施在總體水平予以管理。長期增長組合的規模最多佔外匯基金累計盈餘的三分之一,但因應部份未來基金的資金投放,規模還有增加的空間。

於外匯基金的存款

於2016年底,未來基金在投資組合與長期增長組合的比重為80:20。預期截至2018年底,未來基金存款中與長期增長組合掛鈎的部分會逐步增加至約50%。

於2016年年底,外匯基金的資產總額達36,187億港元。長期增長組合投資的市值總計1,818億港元,當中包括私募股權1,168億港元及房地產650億港元,已承擔但尚未提取作投資的總額為1,338億港元。

外匯基金將繼續推動多元化投資,包括進一步擴展資產類別,加大對於信貸資產、抵禦通脹類投資產品和新興市場的投資。而作為多元化投資旗艦的「長期增長組合」,透過私募股權和房地產項目等投資於另類資產。該組合自2009年啟動以來一直保持不俗的成績,成立至今的平均內部回報率年率約12%,而隨着政府「未來基金」部分投放於該組合,我們加快了投資步伐,去年底「長期增長組合」的資產規模約1,818億港元,已批出但未提取作投資的總額約1,338億港元。外匯基金將繼續恪守「保本先行、長期增值」的投資策略,在保持充裕的流動性和備用資金的前提下,尋求長遠穩定的回報。

財政儲備(未來基金)存款按應付本金金額列帳。除非財政司司長按照存款的條件另有指示,有關存款須於2025年12月31日償還。

(2016年的累計盈餘為6074.80億,三分之一即約2000億。)

於2016年12月31日,未來基金的存款共2,245.30億港元。有關存款的累計利息為100.71億港元。

http://thestandnews.com/finance/%E4%B8%80%E5%B8%B6%E4%B8%80%E8%B7%AF-%E8%9E%8D%E8%B3%87%E8%88%87%E6%88%91%E5%80%91%E6%9C%89%E5%86%87%E9%97%9C/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