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年輕人與廣場大媽擊退(文:潘小濤)

明報 文摘

【明報文章】近日,香港的世代之爭因六四紀念活動、公共交通工具關愛座等議題而鬧得不可開交。中國的世代之爭不遑多讓,不同的是,香港年輕世代尚可在網絡發聲,形成強大聲勢;中國則不然,中老年人主導了社會及掌握各種議題的話語權,包括網絡的控制權,以致中老人在與年輕人交鋒中完全佔據上風。

上月31日晚上7時許,一群年輕人在河南省洛陽王城公園籃球場打球,突然出現一群大爺大媽,二話不說就打開音響設備,在球場上跳起廣場舞。雙方就球場的使用權展開爭論,年輕人表明這是打籃球用的籃球場,大媽們寸步不讓的說,附近沒有跳舞的空間,而他們每晚都來這跳舞。後來,年輕人願意讓步,將球場分開來,一人一半,但老人們拒絕這個提議,堅持要年輕人等他們跳完再來,並將年輕人圍起來,對其中一人拳打腳踢、掌摑,他們一下子年輕了四、五十歲。

像這種「惡爺廣場舞大媽」,全國各地都有。他們不分晝夜、不理地點,愛跳就跳,且播放音樂的音量極大。在廣場、操場、球場、公園固然有他們身影,還會霸佔停車場,將停車場內的汽車破壞,留下「舞場禁止停車、違者後果自負」字條;也曾把一條車道封掉,變成專屬跳舞廣場……結果,廣場舞大叔大媽大爺跟附近居民及年輕人的衝突不斷,有居民不堪噪音而反擊:浙江溫州一個屋苑的居民籌措26萬元購買音響系統,大聲轟炸跳廣場舞的人;廣西一名男子對住所附近跳廣場舞的人開槍,打中一名女子腿部;一名北京男子放出3隻藏獒攻擊跳舞人群;武漢有居民從樓上向一群跳舞大媽擲糞。

可是,廣場舞大軍不斷壯大,被無論居民和年輕人何等激烈的「反抗」,都不過是擋車的螳螂,看中的公共空間都成了他們的舞場,就連公安、城管等執法人員也忌憚三分。無他,他們人多勢眾,且恃老賣老,甚至是有後台的。

他們都是文革成長起來的一代,或多或少保留了文革烙印:不講道理(也不懂如何講道理),他們懂得的處理紛爭手段就只有暴力,心裏也沒有制度、規矩,不懂尊重別人。更重要的是,他們慣於「抱團」、害怕寂寞,從心底裏擔心被排除在圈子外,就像歷次政治運動中的「反革命」,被排除在「人民」之外就是「人民敵人」,受盡批鬥及折磨。因此,他們愛廣場舞,這不僅找回青春,也回到「組織」懷抱,而人多勢眾、有廣泛社會網絡及人際關係,自然成為相對強勢的族群,輕易擊退居民及年輕人的「挑釁」!年輕人在網上公審,他們才不管,甚至可找人出手封殺年輕人的批評呢!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潘小濤]

https://news.mingpao.com/ins/instantnews/web_tc/article/20170613/s00022/1497326533737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