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特朗普現象和郭文貴現象背後的共同難題

自由亞洲 | 評論

美國和中國都在上演政治大戲。雖然兩國的制度和文化背景非常不同,但兩國的政治大戲卻呈現出一種非常有趣的對稱性。兩場大戲的舞台中心,都是在這一輪全球化過程中獲得巨額財富的房地產商。兩人都是所謂“政治素人”,也就是說從來不是政治的圈內人,但他們都像齊天大聖一樣,大鬧天宮,把本國的上層政治搞的一團亂。兩人之所以能爆發如此巨大的政治能量,除了靠自己擁有的雄厚資金,還靠的是在電視鏡頭前進行“真人秀”的天賦。在互聯網和自媒體時代,他們毫不費力,就越過了主流文化和政治精英,直接向底層喊話,顛覆了主流精英對話語權的壟斷。

主流精英對這兩位的共同反應都是本能的厭惡,卻又不能不與之周旋。在美國,是因為特朗普畢竟是當選總統,精英們不可能不和他打交道,在中國,則是因為郭文貴掌握了太多權貴的醜聞出逃海外,中國的專政機器鞭長莫及,只能和他談判如何“相向而行”。特朗普和郭文貴的姿態也有相似性,他們身陷重圍,卻越戰越勇,因為他們都認為自己無路可退。特朗普有被彈劾而身敗名裂的可能,郭文貴更是有被刺殺身亡的危險。更重要的是,兩個人都相信,身後有千萬的支持者,不希望自己放棄。

特朗普和郭文貴的千萬支持者們有一個共同點,他們多是這一輪全球化的失敗者。由此提出一個令人頗為費解的問題,為什麼有這麼多“被遺忘者”,願意支持這兩個與他們境遇完全不同的富豪?一個明顯的解釋就是,這兩人可以幫助失敗者們表達自己的積怨和憤恨。當然,還有一個更深層的原因,就是底層對精英階層的完全不信任,對流行的競爭規則極度不滿。

特朗普現象和郭文貴現象可以持續多久,美國和中國這兩場大鬧天宮的大戲會如何收場?我的觀察是,越來越多的人無所謂,甚至有不少人只希望從中獲得更多娛樂價值,而很少人相信,這兩場政治大戲,真能對那些在底層掙扎的小人物帶來有意義的改變。這固然是因為特朗普和郭文貴都沒有,也不可能為解決全球化輸家的問題拿出任何有意義的解決方案。他們此前的人生並未、也不可能為此做準備。

現在看來,兩人能扮演今天大鬧天宮的角色與共同的地產商背景有關係。因為地產商是一個對權力尋租黑幕極其敏感的行當,也是最容易窺視到暴富者隱私,因而對主流精英的腐敗看得最清楚的行當。但這種經驗本身也會帶來很深的心靈毒害,令人玩世不恭,沒有追求高尚目標的想像力。

對市場烏托邦的普遍幻滅,雖然不意味著共產烏托邦會復活,但確實提出了一個真的難題,那就是全球化的人生競爭,如何令失敗者不致活的全無尊嚴?評論家徐瑾的一句話非常精彩,“一個好的社會,可以是成功者的天堂,卻不應該是失敗者的地獄“。這正是今天中國乃至美國這樣超大型社會面臨的最大挑戰。如果說特朗普和郭文貴現象只是證明了傳統政客已無力回應這個挑戰,那麼,最近美國輿論對扎克伯格參選總統的揣測,則反映了這樣一種期待,或許從新興產業的開拓者中,從新一代成功者中,能產生這個難題的答案。因為他們的成功經驗,是基於對人性積極面和潛力的信心,由此激發了與特朗普和郭文貴們完全不同的想像力。

http://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lj/c061317com-06132017074356.html?encoding=traditional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