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評論】台港連線照出民主派內鬼

自由亞洲 | 評論

【林忌評論】台港連線照出民主派內鬼(粵語部製圖)

【林忌評論】台港連線照出民主派內鬼(粵語部製圖)

台灣有十八名立法委員,成立「關注香港民主連線」,作為長期被中共孤立以至打壓的民主派,特別是苦戀中國幾十年,卻只見中共不斷行騙走數的民主黨中人,理應感謝台灣的支持;可是香港卻有民主黨的前立法會議員李華明,指台港的合作是「幫倒忙」,反過來指這是「挑戰中央的底線」,「被當作棋子」云云。

事實就是香港的民主運動,在沒有外援的情形下,已經在中共的統戰以至殖民政策下,面臨沒有前景的困局;政權移交二十年以來,以李華明之流的民主黨匯點派,除了一堆人自己加入特區政府,去幫中共出賣香港人的民主,如張炳良之流要支持政府的假普選方案,永遠閹割香港的雙普選之外,究竟中共何時才會「聽民意」,「找數」給香港基本法白紙黑字所保證的 2007/2008年雙普選呢?這些人以「民主」為名,說向中共「爭取」民主,而當中共拒絕,就叫大家對中共走數行為「收貨」,那麼與中共的黨支部——民主建港協進聯盟,又有何分別呢?

李華明之流的最大問題,就是他們用了半生的時候,也無法「說服」中共給予香港民主,坐看中共對香港不斷的殖民,以至自由與法治的蠶食,卻反過來一如民建聯之流,教訓年輕人要用他們已證明不成功的愛國不愛黨路線,去反對香港人與世界各地的人連結,去爭取外部支持。他們口說要爭取「建設民主中國」,卻對真正的「民主中國」——台灣的中華民國不予承認,那麼台灣究竟是甚麼?一面說反台獨,一面卻不認台灣的是中國人,要幫中共「隔離」的「台獨份子」?台灣人幫助香港的民主運動,為何又不是台灣版本的「建設民主中國」?除非李華明之流是「港獨份子」,因此香港民主化,就不屬「建設民主中國」的一部份了!真的想不到,連李華明也相信Hong Kong is not China,難得啊!

至於怕激怒中共的話,究竟問有任何不激怒中共而建設民主中國的方法嗎?難道是加入中國共產黨?更荒謬的是連幾位香港議員不用「回歸」,而改用「政權移交」,也成為了李華明的「證據」,認為這些「自決派」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這只再次證明了,李華明口說的愛國,愛的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而不是中國,連不承認中共政權作「中央」,連「愛國不愛黨」也可以說成「港獨」;曲線說明了根本沒有「一中各表」,因為承認中國,就必須尊中共為「中央政府」,也難怪被港獨派本土派視為「大中華膠」的朱凱廸、陳志全及羅冠聰,都會成為李華明眼中的「港獨派」了。

李華明之流的言論,最傷害的正是那些自稱「愛國不愛黨」者,這是「強盜邏輯」,即中共血流成河殺人如麻,成為了中國的獨裁政權,因此就成為了必須承認的正統;中共用武力威嚇,用錢收買別國的承認,所謂「知識份子」就應該奉中共政權為「中央」,奉其接收香港主權為「回歸」。的確正是香港這幾年的本土運動與思潮,才令這些半調子的「自決派」也放棄這些洗腦字眼,開始不再叫中共作「阿爺」,不再叫中共作「中央」,不再叫「回歸」而叫主權移交,開始改口叫「大陸」而不再叫「內地」,這些在1997年7月1日之前的「常識」,竟成為「前立法局議員」李華明口中的「港獨」,說明中共對香港這20年的洗腦何等深入,也證明「愛國」洗腦下的部份前民主派,如何在20年的所謂「抗爭」中自我奴化矮化,成為了中共的奴才,雖然哭求跪求中共給予民主,也一無所獲的可悲。這真的是「斯德哥爾摩症候群」——老牌民主鬥士自甘墜落,竟要幫「主子」去控制年輕一代的思想:「狗奴才罪該萬死,請『中央』主子憐憫,要『回歸』主子的懷抱!」

這就是香港民主運動的悲哀,本土有假本土,有過激而缺後續行動的本土,有扮自決卻不支持獨立的自決派,更有與民建聯眉來眼去,幫中共變相維穩的偽民主派;今日的香港沒有黃興,也沒有孫中山,只有一堆太監李連英,以及一堆假扮作康有為的李蓮英二世三世九千世,群魔亂舞,難辨是人是鬼。

http://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kl/c061917com-06192017075035.html?encoding=traditional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