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中國人能否從怕亂的恐懼中解放出來?

自由亞洲 | 評論

郭文貴616爆料後,海外普遍關心的問題,就是中國高層會如何反應?中國民衆會如何反應?現在我們看到,高層和民衆的反應有一個共同點:都好像郭文貴爆料之事從未發生,而事實上,大家不僅都知道,而且很多人都被爆料的內容所震撼。更耐人尋味的是,國際社會,包括主要國家的政府和主流媒體,基本上也選擇了回避和低調處理的方針。爲什麽會這樣?我相信不是因爲郭文貴616爆料這件事無足輕重,而是大家都知道此事關系太大,不能輕率做反應,而要看事態如何進一步發展。

不過,有基本政治常識的人都能看到,郭文貴616爆料對于中國政治發展來說,是一個有分水嶺意義的事件,這個事件改變了很多人對現實的認知圖景和心態,因此會對所有人的政治和社會行爲發生自覺和不自覺的影響。剛發生的網絡民意支持隊員罷賽、力挺劉國梁事件,我相信多少與這種變化有關,至少,很多人會從與過去不同的角度去解讀,認爲民意力挺劉國梁標志著一個越來越公開的政治反抗時代正在到來。

我同意這樣一個判斷,由于郭文貴爆料內容對當局道德權威的巨大殺傷力,加上中國社會、經濟和政治危機已經非常尖銳,中國社會的政治反抗會上升是不可避免的趨勢。這個趨勢把一個老問題又擺在了人們的面前,那就是中國會不會大亂?

對這個問題,我發現堅定支持和反對中國政權的兩極,都有人相信一定會亂,也都有人相信中國不會亂。相信中國一定會亂或一定亂不起來的當權者不難得出的共識,就是不搞政治改革,因爲不改也沒事,或者是改了會亂的更快。我認爲這種共識是中國自上而下的政治改革難以推進的一大原因。對于在反體制的人來說,堅信中國亂不起來的人容易得出怎麽搞都不怕的結論,而對于相信必亂的人來說,則容易得出等天下大亂再說的消極結論。這樣一來,中國的政治改革自然也就很難推動了。

因此,我的結論是,盡管大家都關心中國會不會亂起來的問題,但這個問題的討論或爭論,很難有什麽實際意義。中國的變革者,無論是當權的還是在野的,都必須面對的一個真挑戰,就是中國人普遍存在的怕亂心理。羅斯福總統有一句名言,“唯一該恐懼的是恐懼本身“。而中國人很難克服的就是對天下大亂的恐懼,因爲這種恐懼,有非常深的曆史和文化原因。

那麽,面對中國今天複雜和深刻的危機,中國人能不能從怕亂的恐懼中解放出來呢?應該說有利因素不少,其中最重要的有這樣兩條,一是中國沒有大的外部威脅,而且,中國經濟與世界高度整合,各國都不希望中國發生動亂;二是數據和智能技術革命有利于彌補中國社會信任和道德資源不足的軟肋,雖然很多人還沒有看到這一點,但這個趨勢將會越來越明顯。

這兩個條件未必能完全排除中國出現大動亂的可能,卻有望爲中國的新生代創造出二十世紀沒有的機會。這種新的機會不僅有利于激發新生代的想象力,也有利于他們淡化前輩對亂世的集體記憶。而中國現在難以推動政治變革的一個深刻的原因可能就在于,老一代對二十世紀的噩夢記憶太深,而他們卻仍處在掌權的地位。

http://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lj/com0627-06272017081210.html?encoding=traditional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