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國來了.萬歲萬歲萬萬歲

區家麟

[網上圖片]

納粹德國的法律理論家  Carl Schmitt 有句名言,道盡法西斯管治的精髓:


想摧毀一切現存規則,最重要乃聚焦於「例外」(exception) 的妙用。


掌權者最愛說,現在情況「特殊」、「緊急」、「例外」,故須採取非常手段,法律可以放下,自由可以剝奪。如何營造「緊急」的氣氛?《論暴政:二十世紀二十個教訓》一書中,歷史學家  Timothy Snyder 說,當權者一談「極端主義」、「恐怖主義」,強調「國家安全」時,就要打醒十二分精神。


施行暴政者,與恐怖主義者是好朋友,暴政需要以「反恐」為名,製造「特殊處理」之理由,沒有敵人,也要製造敵人。一聲反恐,可以剝奪你示威自由、限制出入境;一聲國家安全,可以凌駕法律,另立惡法。大家很快發現,所謂法治,是以法律作武器治人,法律由我訂,由我詮釋;所謂國家安全,原來是國家領導人安全,是政權的安全,是主子的顏面。


除了國家安全,還有「國家主權」,「主權」高高供奉於神壇之上,「獨立」行為固然十惡不赦,「煽動」也不可以,進而「主張」與「談論」皆視作煽動,「明獨」沒有了,則說你「暗獨」,指稱你「極端」。罪行一路延伸,「底線」愈劃愈緊,最新聖旨,「挑戰中央權威」也觸動底線,質疑權威自行詮釋的基本法條文也是迕逆。


「國家安全」與「主權」之妙用,偉大祖國早已爐火純青。翻開前年通過的《國家安全法》,所謂「國家安全」,除了領土完整,防範叛國,加強武裝建設等,還滲入生活每個層面,如金融安全、能源安全、食品供應安全、網絡安全;有一段關乎「文化」安全,要堅持社會主義先進文化、弘揚中華民族文化、掌握意識形態主導權、維護「正常宗教秩序」。法網無邊,統統都屬於「國家安全」。


「主權」又如何?《國家安全法》謂要維護「國家網絡空間主權」,內地近來出現維護國家的「互聯網主權」、「文化主權」與「教育主權」等概念。網絡長城長又長,VPN翻牆上網將被禁絕,是為「互聯網主權」;不喜歡的舶來品,一聲「外國勢力」殺絕,就叫「文化主權」;在一個自由民主社會的語境中,「教育主權」談的是少數社群或家長對子女教育的自主,免受主流教育體制的壓逼;換到中國,「教育主權」不是平民自決之權,而是「國家」的主權,正演變成中央對香港強加愛國主義教育的大條道理。


在一個威權主義國度,「主權」是卑鄙者的通行證,是權力滑坡的堂皇掩飾。以「主權」之名,攬「國家安全」之劍,橫行無忌。總之,主權與國家安全至高無上,先於一切;「大局」最重要,甚麼叫「大局」,又由主子決定;敢於詰問的,就打成極端。一聲極端,就可以無法無天。


再進一步,掌權者把自覺維護「國家安全與主權」,定義為「愛國」、「大局」,服從擁護就是美德,你膽敢挑戰國族的聖物圖騰,在吉祥物上圍上黑布,就是傷害感情;旁觀者無意見、不阻止、不譴責,則視為幫兇;「反港獨」就成為犯法濫權的理由。發展下去,每個人都有責任維護中央權威,底線劃到你心口,所有眼中釘都變成「極端」,非常時期要用非常手段,情況危急,特殊處理,法治與自由皆可拋。


以國家民族復興之名,威權政府就能名正言順,鎮壓異見、操控司法、染紅教育、壟斷傳媒、禁止翻牆上網,步向獨裁專制,全面操控,千秋萬世,萬歲萬歲萬萬歲。

七一遊行那天,我就聽到路邊的愛國兵團大喊:「中國共產黨!萬歲萬歲萬萬歲!」國已不國,這樣的中國夢,真高興。


到那一天來臨,不要呼天搶地說「我被騙了」。In politics, being deceived is not an excuse政治上,遭愚弄不是藉口。*


***   ***   ***


*引述出自波蘭學者Leszek Kolakowski,此引述及數篇《論暴政》文章,主要概念得自Timothy Snyder所著之On Tyranny, Twenty Lessons from the Twentieth Century(Penguin Random House, 2017)


(本文文字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加長合併更新版)

http://aukalun.blogspot.com/2017/07/blog-post_5.html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