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何妨有她的「童子軍」?

評台

七一換屆,林鄭新政,若真能「新」出個名堂,最迫切的關鍵當然在於「用人」二字。

理由顯而易見:特區政府用人表現是慘不忍睹,從起始到收場,常現恐怖災難,失德的失德,失效的失效,失能的失能,各路唯權是尚、為忠至上的人張牙舞爪地佔據權力網絡的不同崗位,以不同的手法,在不同的程度,把特區的管治效能推向失序與失聯。

失序之結局在於,政策歪腔走板;失聯之悲劇在於,跟民意漸行漸遠。管治機器最終淪為有「管」無「治」,只現權力的橫壓,鮮見道理的疏通,考「治」的字源意義乃「主持公道」,如引水防洪、為民紓困,這才是良治本質,而當掌權人馬念茲在茲的只是權力權力權力,很難不激起萬丈波濤、民怨沸騰。

用人亂局其實直接違拗了香港人向來堅信的核心價值:優勝劣敗。這四個字聽來非常殘忍,但它是所謂高度成熟資本主義社會的一個強力推動力量,透過競爭和效能來確認權力位置的「正當性」。對「敗」者,我們不會涼薄殘忍,但對於「優」者,卻須恪守專業要求,有能力始居其位,而其能也,是公義之能而非私權之能,絕不可以只因攀權附勢而竊佔實位。金耀基教授為人熟知的分析概念「行政吸納政治」,說的不正是「人才輸入」和「行政輸出」之間的複雜關係嗎?在欠缺民主正當性的港英殖民時代,此乃管治的關鍵策略,如果連這關都守不住或做不好,未免太丟人。

林鄭能否在用人廢墟裡重建羅馬?此事艱難,卻不可不做,這個城市實在承受不起各路惡客的再一輪糟蹋踐踏。

但新政開局似乎不太順利,早前公布的高官名字必讓許多港人失望,唯有期盼「次級名單」的勇猛精進。問責高官和行政內閣之提名,備受這樣或那樣的權力掣肘,我們完全理解,但在「次級名單」的委任上,從官場政治助理之流到法定機構委員之列,新科特首應有較大的調度空間,如何妥善利用這空間,權在她,責亦在她,若再讓人失望,便太說不過去。

林鄭競選時許諾廣泛延攬年輕人才,期待她能兌現,築構一個具實質能量的人才輸入平台,令特區政治別再死守於老格局的老套路裡。這或是撥亂反正的突破口,在攀附者充斥的亂局裡,若她有自己的「紅衛兵」和「童子軍」,不見得是一樁壞事。

但重點當然不在於年齡,而是要重歸「優勝劣敗」的核心價值。這是香港罩門,不可破,破不得。

文:馬家輝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7月1日)

http://www.pentoy.hk/%e9%a6%ac%e5%ae%b6%e8%bc%9d%ef%bc%9a%e4%bd%95%e5%a6%a8%e6%9c%89%e5%a5%b9%e7%9a%84%e3%80%8c%e7%ab%a5%e5%ad%90%e8%bb%8d%e3%80%8d%ef%bc%9f/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