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明樂:彭定康告訴香港人 還能樂觀的理由

評台


回歸二十年,最大的學習,是如何去做一個香港人。

末代港督彭定康,近日接受The Telegraph訪問,談及一件往事。他說,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曾經有一次,帶着隱晦的羨慕,跟他說:「如果我的國民是香港人,新加坡的GDP,至少再上升5%。」彭定康回應:「如果是香港人,才不會受你管。」

李光耀看見的,是香港人的創造力與拼搏精神,看不見的,是這份精神背後的推動力。推動我們奮發的,從來不是密不透風的管治,而是空間、選擇與自由。

彭定康說,香港這個城市,留給他最深刻的一個畫面,是老舊理髮店的一個老師傅,一隻手擔着煙,另一隻手揮舞着剪刀,快刀斬亂麻地給客人理髮,嘴裏說着「很生動的話」(很可能是肥彭聽不懂的粗口)。彭定康的眼中,這個就是香港。

彭定康形容回歸初期,是一國兩制的蜜月期,後來極權的真面目漸漸浮現,不令人意外。他意想不到的反而是,我們愈受打壓,對「香港人」這個身分的意識認同,竟愈來愈強。雨傘運動如是,各種社會事件也如是。香港人很清楚,是什麼令香港那麼特別,令她在眾多國內城市中被區分出來。

彭定康的訪問,最有趣的地方,是不論哪一個講法,都在指向同一方向:如果還有一個理由,對一國兩制仍然樂觀的話,那肯定不是中國的改變,而是香港人的堅持。

一國兩制,是中國構想出來的。一國兩制,也是中國一手摧毁的。香港人,這角色,很難演。回歸廿年,人心不會回歸。經濟、機遇、土地、福利,無可奈何之下,什麼都可以被國家分走,就是不能與之交心。因為你知道,沒有了對香港這個身分的自覺之心,你就什麼都不是。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7月5日),原文題為〈還能樂觀的理由〉,現題為評台編輯擬

http://www.pentoy.hk/%e9%bb%83%e6%98%8e%e6%a8%82%ef%bc%9a%e5%bd%ad%e5%ae%9a%e5%ba%b7%e5%91%8a%e8%a8%b4%e9%a6%99%e6%b8%af%e4%ba%ba-%e9%82%84%e8%83%bd%e6%a8%82%e8%a7%80%e7%9a%84%e7%90%86%e7%94%b1/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