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研究社:憲政與融合:中港關係面對怎樣的處境?

評台

主權移交20年,習近平演講闡述治港政策,儘管叫港人「相信自己、相信香港、相信國家」,但下一個5年注定不會風平浪靜,尤其是憲制與經濟社會上的中港關係形勢,將會是中港角力的兩大主要範疇。

基本法的話語權之爭

「回歸」20年,香港愈來愈感受到一種「主權的重壓」。前途談判期間,中央許諾國防與外交這些「主權」事務歸中央,「治權」則屬香港人所有,即是所謂的「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方案。但如今「主權」的意涵早已重新定義和不斷延展,範疇進逼至種種「治權」之上,甚至重申舊日的原意都變成「另類解釋」或「錯誤理解」。因此,中央首要任務就是訴諸憲制,奪取憲法與《基本法》的話語權。

比起5年前胡錦濤訪港隻字不提憲法,習近平這次的發言特別強調「憲法」,明言憲法是特區制度的法律淵源,憲法加基本法才是香港的憲制基礎(注意憲法在前),更稱「要加強香港社會特別是公職人員和青少年的憲法和基本法宣傳教育」。與此同時,中國外交官又隔空單方面宣稱《中英聯合聲明》失效,只是歷史文件,不再具有任何現實意義,以此警告外部勢力不可干涉香港事務。

這兩件事並置發生,政治意義非常明顯,就是切割中英聯合聲明在國際協議上的法律拘束力,重新演繹基本法來源只是源於中國憲法授權。

但稍為熟知國際法和香港歷史的人都知道,基本法的誕生基於中英香港前途談判下中英雙方同意簽署的聯合聲明,其後聯合聲明所載的基本原則再以基本法規定之(stipulated)。聯合聲明訂明:「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對香港的上述基本方針政策和本聯合聲明附件一對上述基本方針政策的具體說明,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將以……基本法規定之,並在五十年內不變。」可見英國政府起碼在2047年前,都可以密切監督聯合聲明的實施情况。

雖然聯合聲明在字眼上是採用「聲明」而不是「協議」,但聯合國確認其為具法律約束力的國際協議(international binding;註1)。不要忘記,就連當年中國外交部長吳學謙亦在人大明確表明,聯合聲明是國際協議的一種,中國「沒理由不遵守」。違反國際協議是一件非常嚴重的事,但中國如今「過橋抽板」,冒着國際社會譴責的風險,未來恐怕將繼續以此為強硬的治港路線及介入香港事務演繹新的「法理基礎」。

區域融合的舊瓶新酒

對應社會人心和經濟方向問題,習近平意圖「政治問題,經濟解決」,指出「發展」是「解決香港各種問題的金鑰匙」。但發展什麼、怎樣發展呢?最後仍是回到中港融合的進路,離不開大灣區、「一帶一路」、人民幣國際化這些不斷硬銷的國家戰略。在七一當天,特區政府簽署《深化粵港澳合作 推進大灣區建設框架協議》,建立決策的機制由中央牽頭,四方每年定期召開磋商會議,以此定出大灣區發展中的合作事項,並協調重大問題。這種決策機制正式「恆常化」中央與大灣區地方的工作,將制度性主導融合的進程,以及香港的發展與產業結構。當中的討論是否公開透明,又會否淪為密室談判,令人存疑,未來值得公眾注意。

另一方面,這次習近平特別提及中央將「研究出台便利香港同胞在內地學習、就業、生活的具體措施」,我們亦可以理解為配合大灣區的社會政策部署。早期「招商引資」曾是中港融合的進路,但如今不再僅僅從經濟和資本的角度考慮區域融合,而要從教育、醫療養老、社會保障這些「社會再生產」(social reproduction)配合,以此形成「生活圈」,吸納港人北上。

不可不知的是,儘管政府和社會鼓勵現今年輕一輩到內地尋找出路,但事實上北上的港人多為1990年代隨製造業生產線北移的年長一輩,年輕一輩為數甚少(註2);如今大灣區的規劃着意吸引香港青年,是青年工作的一部分。比如大灣區重點區域南沙就設立粵港澳創新創業平台,頒發「人才綠卡」,吸引香港專才,在不改變原籍和身分的基礎上享受廣州市民待遇。習近平的發言,預示着將會頒布一輪新的措施,為「大灣區時代」的中港融合拆除屏障。

不會成功的「人心回歸」工程

以上中港融合政策在中央及其智囊看來都是「人心回歸」與「行穩致遠」的工程。有份參與撰寫「一國兩制白皮書」的強世功仍繼續吹噓港人可以「善用兩制之利」,「用好一個國家內社會主義帶來的利」。但中國式社會主義的特色是由上而下規劃一切,幾年下來港人未見其利,但已見盡「一國」社會主義規劃的種種弊病。香港的經濟角色與城市功能被矮化成國家戰略的一顆棋子,產生的問題如「大白象」工程、公帑超支、破壞環境、消滅邊界、毁家滅村更是無日無之。港人更多看到的是香港為着配合國家需要,墮入「一路向北」的緊箍咒。未來5年,所謂「人心回歸」只會遙遙無期。

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20年,習近平說是香港的「成年禮」。香港是一個有百多年歷史的古老國際城市,從殖民地到所謂「港人治港」的特區,事實上北京在國族主義和「家長」思維下,香港永遠只是長不大、不聽話的「壞孩子」。經歷整整20年,「一國」重壓之下,香港政制和社會仍維持殖民體質,排擠公民政治參與,為權勢階層及壟斷資本服務。在下一個5年,中央將繼續於憲制問題恫嚇與強硬訓示,以及從經濟融合政策意圖馴服港人。香港仍然難以真正茁壯成長、自立自強。

註1:在聯合國登記的《中英聯合聲明》文本(treaties.un.org/doc/Publication/UNTS/Volume%201399/v1399.pdf)註2:張少強、崔志暉,《香港後工業年代的生活故事》,頁174至175,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

文:彭嘉林(本土研究社成員)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7月14日)

http://www.pentoy.hk/%e6%9c%ac%e5%9c%9f%e7%a0%94%e7%a9%b6%e7%a4%be%ef%bc%9a%e6%86%b2%e6%94%bf%e8%88%87%e8%9e%8d%e5%90%88%ef%bc%9a%e4%b8%ad%e6%b8%af%e9%97%9c%e4%bf%82%e9%9d%a2%e5%b0%8d%e6%80%8e%e6%a8%a3%e7%9a%84%e8%99%95/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