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劍華:再DQ 4名議員對香港是禍是福?

評台

政府向法庭申請覆核,要褫奪4名立法會議員的資格,結果出現了一面倒的裁決,政府可以說是大獲全勝。連同早前被DQ(disqualify)了的兩個議席,泛民主派在短短不足一年,已經總共失去了6個席位,可以說是元氣大傷。

這個結果出來之後,即時改變了立法會內派別的原來權力格局,泛民主派再失去這4個議席,令立法會內的建制派議員人數拋離泛民議員人數。最致命的是在功能界別及地區選舉界別都成為了少數派。換言之,議會對政府議案及議員議案都失去了制衡政府的力量。

雖然4名議員都聲稱會尋求上訴,但這個已經是一個確立了的裁決,在上訴未有結果之前,就算政府不即時安排這4個議席的補選,建制派也可以在一段時間內在議會佔盡議席上的優勢,對政府推動政策及施政提供了一個十分有利的環境。也可以說,議會制衡政府的力量會受到嚴重削弱。

在往後一段時間之內,政府如果要推出一些有爭議的議案和撥款申請,例如高鐵「一地兩檢」法案或其他大型工程的超支撥款申請,相信會比以前容易得多。

會否加速推23條立法 值得關注

中央政府會不會利用這個機會加速推動特區進行《基本法》23條立法,也值得大家關注。當然,這也需要評估會不會好像2003年般引致嚴重的民意抗禦。但在過去幾個月,中聯辦及中央政府官員以至不少建制派頭面人物都已經紛紛表態,強調特區政府在這方面的憲政責任,向新政府及社會施加壓力的意圖十分明顯。新上任的特區政府也一再表示會在適當時候推動社會討論。面對這個不斷升溫的要求,特區政府確有可能趁這個議會阻力下降的機會,調整原先擬定的工作時間表,提前推動社會討論,希望營造較有利立法的政治氛圍,到時再配合議會內的優勢,一次過解決這個纏繞着特區10多年的爭議,也可以解開中央政府的心結。觀乎過去幾年特區政府也經常倚恃在立法會及財委會的優勢硬闖,現任特首林鄭月娥過去也似乎不介意以硬朗的手法完成政治任務。因此利用這一次立法會格局轉變的機會,加快推進其施政議程,也是不會令人感到意外的。

制衡政府力量或遭長遠削弱

另一方面,在這個被改變了的議會格局之下,也有條件推動修改立法會的議事規則,令議會長遠的運作方式也得以向更便利行政機關的方向轉變。是不是會即時修改議事規則,現在似乎言之尚早;但毫無疑問,這個是政府及建制陣營期待已久的機會,已經有建制派議員提出要這樣做。可見對於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建制陣營及政府都不會輕輕放過。

每次立法會改選結果都會對往後4年的施政產生影響。但每次立法會任期屆滿改選,對所有派別及政府都是一次新的機會。不過,修改議事規則的作用則不限於一時;如果成事,過去幾年出現的拉布及其他透過議會程序來制衡政府的做法,便極有可能會受到嚴重限制。那就算4名議員將來透過上訴推翻今次裁決,又或者泛民主派在補選中取回部分議席,立法會到時可能已經被廢了一半武功。換言之多年以來香港在制度安排上制衡政府的議會力量,可能會因為這一次法庭的裁決而受到長遠的、制度性的削弱。

去年的立法會選舉,在雨傘運動失敗之後的一片悲情氣氛中,選民卻積極透過選票清楚表達了他們的願望。年輕的新選民希望把有較強本土情懷的議員送入議會,有不少選民也希望議會能夠維持足夠的制衡力量,不希望讓建制陣營輕易改變遊戲規則。這些政治信息在去年的立法會選舉中是十分清楚的,本來也透過選舉結果體現出來了。現在政府以政治的考慮,再利用宣誓方式這一種技術因素,一時間扭轉了選舉結果構成的政治格局,無論從哪個角度看,難免都令人覺得有「打茅波」之嫌。泛民主派的支持者,相信大部分也不會感到服氣。

在表面上、在制度上,這一次法庭的判決確實令政府及建制陣營突然間佔了更大上風,有機會利用這個條件進一步拉闊這種優勢的制度性結構。過去政府及建制陣營也從來不會吝嗇於利用制度上的優勢來製造既定事實。泛民陣營的議員也只能進一步透過議會程序及民意支持來與政府及建制派周旋。這是上一屆特區政府在施政上處處起火、社會嚴重撕裂的主要原因。

香港始終仍然有一個十分活躍的公民社會及多元的言論空間。就算政府擁有制度優勢,經驗告訴大家,政府如果要為所欲為也不容易,一些不符合市民期望的政策也不會因此而變得更順利。更有甚者,政府及建制派愈是恃勢,民意就會進一步反彈,社會就變得更分化,倒個頭來又會增加政府施政的困難。面對這一次在議會內力量的流失,泛民主派也必然會更積極動員社會,透過議會外的力量,繼續與政府及建制陣營周旋。社會動員的力量及效果會有多大,其實往往也與政府及建制陣營是否意圖用盡制度優勢有關。因此今次法庭的判決在表面上似為建制陣營擴大了優勢,但同時也為社會對立及分化埋下了新的種子。

新政府良好氛圍極可能煙消雲散

新一屆政府上任後,短時間之內吹起了一陣「和風」,政府的民望因而急速上升,社會上的戾氣及對立氣氛也似乎得到紓緩,市民對政府的施政似乎也重新燃點起一點點期望。但這一個由上一屆政府提出的司法覆核,極有可能會令這個來之不易的良好氛圍很快便煙消雲散。不知道這是新一屆政府的好運氣還是不幸,但肯定這不會是香港社會之福。

作者是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7月15日)

http://www.pentoy.hk/%e9%8d%be%e5%8a%8d%e8%8f%af%ef%bc%9a%e5%86%8ddq-4%e5%90%8d%e8%ad%b0%e5%93%a1%e5%b0%8d%e9%a6%99%e6%b8%af%e6%98%af%e7%a6%8d%e6%98%af%e7%a6%8f%ef%bc%9f/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