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勉一:「壹」個時代的終結有感

評台

《壹週刊》可能賣盤給知名傳媒白手套,老土說一句,這是一個時代的终結。

配圖為《壹週刊》創刊號的尊子專欄,文章題目是「團結就是力量」,漫畫是一個躲在老闆鞋裡的政棍,內文的背景是剛頒布的《基本法》扼殺民主進程,大老闆「李翁」叫大家要團結,但團結是指在他周圍。27 年後的2017年,李翁嘉誠連沉默的自由也失去,要含淚開記招講支持女媧。李翁不斷撤資,《壹週刊》也要賣盤,彷彿道出了今時今日的香港有多恐怖。

八九六四之後的1990年,佐丹奴老闆黎智英創辦《壹週刊》,主打中產市場,內容以政治、時事、娛樂為主,在後六四而且互聯網未普及的年代,人們關心多了時事,資訊有價,人們願意付錢買報刊。《壹週刊》在當時的雜誌中的可讀性是最高的,印象中全盛時期的《壹週刊》可以賣廿萬份以上,這是現在很難想像的數字。

小時候沒錢買《壹週刊》,所以在圖書館期期追看,尤其是它的專欄。印象中的《壹週刊》,就是一個反共陣營(簡單來說是港同盟及之後的民主黨為主)、通俗化的中產口味、新自由主義宣傳的大本營。尊子、倪匡、李柱銘、李碧華、蔡瀾、張五常、楊懷康、陶傑、黎智英自己,基本上代表了那個時代的通俗化中產階層,也反映了那個年代最流行的意識型態 — 反共、民主、新自由主義。

說到新自由主義,張五常、楊懷康每期都在吹捧什麼也由市場處理的經濟意識形態,曾經有段時間,連最低工資的倡議也被他們說成是洪水猛獸,那時候黎智英支持的港同盟及後來的民主黨也是堅決反對最低工資的,這也成了民主黨少壯派其中一個離開的原因。

97過後,反共、民主、新自由主義,只有新自由主義開花結果,教育、社福、醫療也是朝著這個方向走,而香港新自由主義的最大勝利 — 領匯,民主黨最初也是贊成的。

反共和民主,仍是《壹週刊》宣揚的價值觀。97之後(尤其是2003之後),中共對傳媒控制一步步收緊,商台和幾份大報被收編,傳媒老闆及高層相繼遇襲或被恐嚇,壹傳媒算是企硬到最後的一個傳媒集團。

《壹週刊》要賣盤,你可以理解為一個無奈的商業決定。壹傳媒上年虧蝕3.24億,今年6月剛剛公佈虧蝕3.92億,其中書籍及雜誌出版及印刷分部虧損1.61億元。這盤數即使是牛頭角順嫂也看得出真是很大鑊。

黎智英始終是個生意人,面對抽廣告和跌紙流血不止,趁還有價值的時候止蝕賣盤,總比最後要結束好,雖然明知賣盤之後的《壹週刊》一定會變質。

其實紙媒跌紙是世界大勢,智能電話普及加速了紙媒跌紙,香港的雜誌不是關門便是被親共資金買下。《壹週刊》能夠頂到這一刻,已經不容易。在劉曉波逝世、四名議員被DQ、一地兩檢殺到這種風雨飄搖的日子傳來賣盤消息,真的令人倍感唏噓。

無論如何,路還是要繼續走,只是路愈走愈崎嶇,我們不能幻想壹傳媒這個泛民大後台能夠永遠不倒。未來日子,更需要堅持信念,在每一個可能的陣地,不論網上網下,也要跟對家死纏到底。

原文載於作者facebook

http://www.pentoy.hk/%e6%9e%97%e5%8b%89%e4%b8%80%ef%bc%9a%e3%80%8c%e5%a3%b9%e3%80%8d%e5%80%8b%e6%99%82%e4%bb%a3%e7%9a%84%e7%b5%82%e7%b5%90%e6%9c%89%e6%84%9f/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