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岳橋:議會的缺口

評台

何其沉重的一個星期。

劉曉波的逝世固然令人悲痛,我們也惦念着劉霞的安危,周六下午看到她送別亡夫的照片,只覺過去九年的折磨,着實已把她的人生毁了大半。為今只願,在往後的日子她能有機會選擇自己所想過的生活,無論是方式,還是地點。

一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被囚至死,我們還未接受得了這噩耗,又傳來DQ4的判決。立法年度才剛剛過去,便折損了四位同事,看着電梯大堂水牌上的缺口,我真正感受到什麼是「唏噓」。

有沒有想過,去年九月你所投的一票已經根本地改革了議會?你把年輕的聲音送進去了,把新的思考方法送進去了,也把戰鬥力高強、令官員不敢苟且的人送進去了。恰恰,你為議會注入的這些力量,被政府一筆勾銷——他們四位,在過去大半年的議會,都展現出非常高的議政質素。

一位看上去溫文爾雅的老師,小麗對弱勢社群、對基層、對小販議題其實有着極大的執著,既上心又充滿熱誠;因着她的無私傳授,令同事們多少掌握到小販、墟市乃至規劃的知識。小麗,多謝你。

以黑馬姿態勝出建測規園界,姚教授憑着自己對工程的熟悉和對數字的敏感,勤於鑽研文件、在會議上落力詰問政府,加上具備專業知識以及擅於廣引外國例子,每每把官員問得啞口無言。姚教授,多謝你。

沒有人想過一個廿歲出頭的小子能勝任立法會議員,羅冠聰的精力充沛、用力問政,既把年輕一代面對的問題反映在議事堂上,也打破了立法會是「成熟、成功男人俱樂部」的傳統想法。阿聰,多謝你。

長毛,大家都知道他是始終如一的鬥士,然而他並沒自恃資深而頤指氣使,反而對年輕一輩新進一代非常謙恭,每次我們在死胡同裏徘徊,都是他為大家點燈指路,一句說話就能令大家漆桶底脫。毛哥,多謝你。

還有特別要提的,是他們四位背後的一群助理。沒有他們,任憑議員三頭六臂,也難以監察這個蠱惑政府。

現狀無疑令人失望氣餒,但我希望你仍然記得你手上那一票,這次在法庭輸掉的,我們在票站贏回來。

希望你能讓我相信,補選結束之日,就是民主派再度齊腳之時。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7月16日),原文題為〈缺口〉,現題為評台編輯擬

http://www.pentoy.hk/%e6%a5%8a%e5%b2%b3%e6%a9%8b%ef%bc%9a%e8%ad%b0%e6%9c%83%e7%9a%84%e7%bc%ba%e5%8f%a3/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