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藥無錢醫 香港的悲歌 | 張超雄 | 立場新聞

昨天的長期護理政策聯合小組委員會討論「資助長期病患者購買昂貴藥物的政策」,會議上充滿了淚水和怒火。

梁女士的兒子十年前確診脊髓肌肉萎縮症,當年這個病可謂是不治之症,因為當時仍未成功研發治療的的藥物。到今天,藥物終於出現,這個病不再是不治之症,梁女士以為能看到曙光,卻因為天價的藥費而再次跌入絕望之中。

「美國、歐盟很多國家,甚至是一些發展中國家,很多病友在服用此藥後,有很大的改善病情。但我的兒子活在香港,卻沒有這種福氣。原因這種藥太昂貴,貴得即使我們幾代人付出所有,都無法支付藥費。我無法選擇我的孩子會否患病,因為不論是富有或貧窮、不論性別、不論種族,其實都有機會患病。作為母親,眼見兒子的身體一天比一天差,我好內疚,我好自責。地球的另一邊是有藥物,但因為我們生活在香港,就沒有治療方法。我只想我的孩子健康,但我連替我的孩子尋找一個治療的方法也做不到。我只能求你們(官員)…求你們救救我們的孩子…我們只是想生存下去…」

莊女士同樣是一對患有脊髓肌肉萎縮症雙生兒的母親,同樣因為藥物昂貴得無法想像,而政府亦沒有提供任何資助,眼見兩個年幼可愛的孩子無法健康成長而哽咽落淚。

香港是一個如此富裕的城市,到今天仍然出現「有藥無錢醫」的情況,是城市的悲歌。現時不論是藥物的引入、審批、用藥,政府全都嘆慢板。病人一直在等待,但在等待的過程中,已有無數的生命離我們而去。今天不少病人仍然需要依靠民間的慈善基金的支援,民間慈善基金的反應往往比政府更快,能為病人及時伸出援手。相反,腰纏萬貫的政府,卻仍未看到事情的逼切性。政府時常將「成本效益」掛在嘴邊,但生命的價值,本來就是不能以成本效益去計算。檢討昂貴藥物資助的政策,是一刻也不能等,也不能再錯過任何一位病人的生命。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http://thestandnews.com/society/%E6%9C%89%E8%97%A5%E7%84%A1%E9%8C%A2%E9%86%AB-%E9%A6%99%E6%B8%AF%E7%9A%84%E6%82%B2%E6%AD%8C/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