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志豪:當小熊維尼都被DQ

劉曉波之死最令人意外的,便是中共最後拒絕了「保外就醫」的請求,也不肯放過劉霞。

許多人說,劉曉波是納粹後第二位死在監獄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這個罪名會大大影響共產黨的國際名聲。

然而不幸的事情終於還是發生了,和平獎得主最終還是死在囚禁之中,但中共政權似乎沒有受到什麼國際壓力,歐美諸國政府沒有做出實際行動要求中共釋放劉曉波和劉霞。

早前特朗普忙於準備中美首輪經濟對話,談判桌上會觸碰許多議題,但應該不會包括劉霞的人身自由。

劉曉波曾對記者透露,他1990年代第二次坐牢時,克林頓訪華,有人曾問他要不要保外就醫。當時獲保外就醫的便有王丹、魏京生等異見人士。

今天會有哪一位西方元首扮演昔日克林頓的角色?

以往中共政權還會受這些無形的西方壓力束縛,今天人民幣的雄起令西方各國的同情心下降了,專權的活動空間更大,乃至中共居然會說,關注劉曉波的國家只有9個,不到聯合國成員十分之一。那種口脗像極了特區政府說的「沒有上街的市民便是支持政府的沉默大多數」,無賴之至,似是要以一個中國和整個聯合國對抗。

DQ(撤銷資格)議員也有同一種思維。許多人都說,把民選議員DQ,在外國早就引起騷亂暴動了。但結果香港市面風平浪靜,沒有支持者做過激行為,就連立法會議員也不敢拿36億元教育撥款的事情和特區政府「玉石俱焚」,最後還是「如常」地通過。

即使極權再不正常,我們的反應還是如常。於是,專制政權連小熊維尼都不能容忍,反正大活人都可以給關死了、議員都可以給DQ了,區區一個卡通人物,DQ了,你又能怎麼樣?

作者是傳媒工作者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7月21日)

http://www.pentoy.hk/%e6%9b%be%e5%bf%97%e8%b1%aa%ef%bc%9a%e7%95%b6%e5%b0%8f%e7%86%8a%e7%b6%ad%e5%b0%bc%e9%83%bd%e8%a2%abdq/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