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家傑:沒有永恆的帝國

評台

劉曉波先生哲人其萎,成為歷來第二位被囚致死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

遭逢同一厄運的第一人,是在納粹德國以提倡自由主義、和平主義和反法西斯的記者兼作家卡爾·馮·奧西茨基(Carl von Ossietzky)。他於1935年獲頒諾貝爾和平獎 ,當時的納粹當局拒絕讓他本人前往挪威領獎,希特勒甚至頒布禁令,禁止德國人領諾貝爾獎,認為和平獎頒給奧西茨基是一種恥辱,1938年奧西茨基因肺結核加上不堪集中營折磨,在柏林的一間醫院中病逝。

中共政府將劉曉波先生的遺體匆匆火化海葬,還安排他的胞兄在記者會多次感謝黨和政府對劉家的人文關懷,令人齒冷,盡顯中共是一部為保自己權力不顧一切的無情無義機器,獨裁威權泯滅人性,殘害忠良,無底線可言。

曉波先生離世後,有良知的人都有義務為其遺孀劉霞發聲,爭取長期被株連軟禁的她重獲自由。在國際間這股民間聲音愈響亮,向選票問責的政客愈要避忌為經濟利益而對中共政權低頭哈腰。

劉曉波夫婦被迫害一事舉世矚目,加深了中共領導人在國際社會的不仁形象。但這個不仁不義的政權恐怕還要待一些時間。前仆後繼推動民主、法治和人權的知識分子,要準備經歷一段運動低潮期。在前線犯險或隔岸支援的人只能持久地秉持一個信念,正如劉曉波先生2008年被中共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名拘捕前說:「很多事只要是你自己認定的東西,你就應該持有一種樂觀的態度,而這個樂觀倒不是因為你能看到將來多長時間這個事情會有一個結果,而是因為我認為我做這個事情是對的,我這樣做,我的人生很充實,我的良心能夠得到安頓。」

以史為鑑,捷克1968年的民主化運動「布拉格之春」受到鎮壓,但追求民主的人民意志一直沒有熄滅,直至1989年揭竿起義,和平方式的「天鵝絨革命」令共產政權垮台。威權政治倒台,可以是彈指之間,但在發生前,必先捱過消磨意志的漫長歲月。這段歲月,不是只有沉默等待,而是要保持不認命、不屈服、不忘初衷的心志不移,守護普世價值,熟讀歷史,了解其軌迹。只要民間力量自強不息,便可隨時就緒回應時代的呼喚,迎接變天的日子降臨。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7月20日)

http://www.pentoy.hk/%e6%a2%81%e5%ae%b6%e5%82%91%ef%bc%9a%e6%b2%92%e6%9c%89%e6%b0%b8%e6%81%86%e7%9a%84%e5%b8%9d%e5%9c%8b/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