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取消資格的原則問題

評台

最近再有4個議員被判取消議員資格,引起了公眾嘩然。特別是可能要追回所有的議員津貼和薪金,引致了很現實的財政問題,以及大量的議員助理失業。而他們如果申請破產,則不能再度參選,這部分無疑是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但是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事情並不是突發的。

這不是單獨的事件,這是香港的制度與公民權利加速崩壞的過程的一部分。在上年的時候,已有梁天琦先生、陳浩天先生、陳國強先生、中出羊子先生、賴綺雯女士等人,因為其政治主張,被選舉主任禁止參選。根據《基本法》第26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依法享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上年取消參選資格一事,已經無視了基本法對香港永久居民權利的保障。

基本法信用 一去不返

作為憲制文件,它原本的功能,應該是約束公權力、保障公民權利。但在以上人等因為其政治主張而導致了參選權被剝奪時,基本法保障公民權利的能力,已客觀上失去效果。在這件事發生之前,公眾可以假定,香港任何人持有任何政治主張,皆可參選。這件事標誌着「香港只有部分人有參選權」的事實。基本法的信用,在這點後已經一去不返。

青政事件改變議員授權基礎

有人的參選權出問題已是明顯的警號;但可能會有人認為,這只是個別例子,政府應該不敢動當選之後的議員。結果去到青年新政兩名議員宣誓後,人大釋法,導致兩人被取消議員資格。選舉的意義,在於議員的權力,是源自人民選票的授權,因為受這麼多人的支持才會能成為民意的代表去進行立法。

先釋法再用宣誓的技術理由去把這些票數否定,本身就是把議員的權力來源從「人民的支持」改為解釋成「行政機構手續上的認可」,也就是直接否定了選票的神聖,而把行政機構的決定凌駕其上。青年新政兩議員的事件,其實就是改變了議員授權的基礎。

這個基礎改變,就會引致骨牌式的效應。今天再有4個議員被取消資格,基本上是可預期的結果。但這並不是突發的事件,而是從上年延續到今天一直在發生的,而且在可望的將來,可能是未來10年,香港的制度都只會持續地崩壞,因為有一股力量正在持續刻意地破壞香港的制度。故此它並不能看成一次獨立的事件,更不應該分割開來看。

但真正的問題並不在於那力量的存在,反而是受害者之間不願意看整個局勢,例如說今次取消資格的議員,而無視了之前被取消資格的議員,以及被妨礙參選的立法會參選人。在說有多少選票不被尊重時,只看到現在10多萬票,而沒有包括之前的幾萬票。這些多重標準或者有意無意的無視,實際上都是被分而治之、各個擊破。

實際上,只要原則一致,從梁天琦失去參選權,去到今天四議員被取消資格,再去到未來更多的可望的惡事發生,我們的立場應該都沒變,因為這些原因都在於政府侵犯了法治、基本法不保障公民權利反而變成政府對付市民的利器,以及香港的選舉欠缺民主精神。

因為政見不同,而選擇在異見者受害時不堅持原則,而對之前的事情沉默甚至落井下石,最終在自己也成為受害者時自然會四面楚歌,因為當你縱容政府取消前面的人的資格時,已經同時令公眾接受和習慣了這行為,衝擊也會被減少。對市民而言,如果能取消這些人的資格,為何又不能取消另一些人呢?

作者是企業家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7月22日)

http://www.pentoy.hk/%e9%84%ad%e7%ab%8b%ef%bc%9a%e5%8f%96%e6%b6%88%e8%b3%87%e6%a0%bc%e7%9a%84%e5%8e%9f%e5%89%87%e5%95%8f%e9%a1%8c/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