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Q議員涉及重大公眾利益 – 指點天下: 王永平 – am730

我曾在此欄指出,上屆政府決定在人大就有關宣誓的《基本法》條文釋法後,決定入禀法院要求取消四位議員的資格,不可能沒有公眾利益的考慮。涉及獲十萬計選民投票支持、成功當選的議員的政治行為的公眾利益當然包括政治成分(見《DQ議員案的政治啟示18.7.2017》)。讓我在下面進一步解釋我的看法。

根據律政司網站公布的檢控守則,檢控決定有兩個考慮因素。第一,證據有合理機會達致定罪;第二,檢控符合公眾利益。檢控守則列出一系列評估公眾利益的因素,並強調不可能全部盡列。我留意到有一個因素是「會影響任何法律程序公正的特殊情況」。我不是法律專家,但我認為上述特殊情況適用於四位被選中DQ的議員身上。

未有人大釋法前,政府只是就梁頌恆、游蕙禎兩人的宣誓行為提出司法覆核。合理假設是政府沒有意圖挑戰過往立法會主席「包容」議員的「出位」宣誓行為。人大釋法後,政府卻以落實人大釋法為由,史無前例地入禀法院要求取消四位議員的資格。這項決定厲害之處是人大釋法不像普通法的新法例,其法理效力可以一直追溯至20年前《基本法》實施時。這就像羅冠聰說,今天宣的誓,犯了明天釋的法。政府根據這個特殊情況提出檢控,在投票給羅冠聰和其他因人大釋法被DQ的議員的選民眼中,這個做法儘管合法,卻難言公平、合理。

著名法律學者、《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陳弘毅近日撰文,呼籲政府從寬處理被DQ的議員,理由是人大釋法雖然有追溯力,但不符合普通法包括的法律可預見性原則。按同一道理,利用有追溯力的人大釋法就以往曾發生過而獲包容的出位宣誓行為,對今天的民選議員採取法律行動,當然是個關乎重大公眾利益,需要考慮的特殊情況。

事實上,政府在考慮是否對其他宣誓「出位」的議員展開新一輪的司法覆核時,也不能迴避法治包含的公眾利益。
https://www.am730.com.hk/column/%E6%96%B0%E8%81%9E/dq%E8%AD%B0%E5%93%A1%E6%B6%89%E5%8F%8A%E9%87%8D%E5%A4%A7%E5%85%AC%E7%9C%BE%E5%88%A9%E7%9B%8A-88153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