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來的地方,我們依然是租客 – 歐家麟

潮池》

[立場新聞製圖]

律政司司長袁國強的一地兩檢天才比喻:國家才是業主,香港是租客,業主不夠地方用,有權向租客租回一間房云云。


兜兜轉轉二十年,身邊有位智者謂:又話香港人當家作主,原來仍然是可憐的租客。


殖民地時代,韓素音記下名句:「借來的地方,借來的時間。」喻香港宿命。律政司長提醒大家,到今天我們仍然是租客,活在借來的空間、借來的時間;你身為租客,還要自覺扭曲說好了的規則,讓出本來說好了的權力。


袁國強還有另一句可圈可點:法律不應成為香港平穩發展的限制,應該與時並進。


法律要與時並進,當然正確。我們一直以為法律「與時並進」的方式,就是經過公開討論與諮詢程序,由立法會修改法律,例如版權法、垃圾徵費等,這叫與時並進。


身邊的智者謂:袁司長意思是,理解與詮釋法律的方式要與時並進!


明白了,是我們太落後,不懂歪曲法律、不懂鑽空子、不懂得「佢講咗就係法律」並且要自覺真心擁護的「與時並進」新境界。


還有一句:「法律不應成為香港平穩發展的限制」,動聽。但是,法律也不應為了高鐵通關的便捷,便宜行事,隨意搓圓撳扁。


現時的一地兩檢方案,扭曲法律條文,有權攬盡,彰顯中央權力無限大,強加先例。代替方案有很多,例如修改基本法、例如在深圳一地兩檢。


基本法第18條明明寫得清楚,除附件三列明的內地法律,其他內地法律不適用於香港;第22條列明,內地駐港一切機構及其人員,均須遵守香港法律。如何繞過基本法?


用自己喜歡的方式詮釋一下法例,通過一套程序儀式,然後告訴大家:原來西九總站四分一面積,租出去就不屬於香港了。完。


特區政府早已經說,一地兩檢是民意戰。觀近月推出的宣傳片段,密集播放,主題就是集中宣揚高鐵便利舒適,抓緊人性弱點。


人總是愛享樂、愛方便、愛舒適、現代社會講效率、發展永遠是硬道理,潛台詞就是:法律原則與莊嚴承諾皆可拋。


DQ案,今天宣的誓,犯了明天釋的法;一地兩檢,中央授予你權力,要求你自動交出你的權力。中央權力至高無上,詮釋永遠正確,講咗就是法律,你只能說同意。


他們深明,弦目的高鐵、飛速的快感、復興的圖騰,能麻醉人心;法律原則,沒多少人懂,沒多少人想弄明白。一地兩檢,又是玩弄法律好時機,藉機安插先例,藉機彰顯中央大權,製造既定事實。


在借來的地方裏,渴求安逸,往日珍重的價值,一點一滴蒸發,很多人無知無感。要實利、還是重原則,這是永恆的爭戰。


生於憂患,死於安樂。當違反常理已成為習慣,大家馴服了、麻木了、習以為常了,就是借來的時間終結的日子。

http://aukalun.blogspot.com/2017/07/blog-post_27.htm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