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志豪:就是害怕大陸的法律

為什麼有深圳灣例子在前,仍然有人反對西九高鐵一地兩檢?

答案很簡單,深圳灣是香港擴權,西九高鐵是香港削權。一個加數,一個減數。香港執法人員在深圳灣自律,不代表大陸執法人員在西九高鐵也同樣會克制。

這絕對是信心問題,即使這個安排在「割地放權」的操作下「真的」符合了《基本法》,也不能解決香港人的信心問題。

另一個問題,便是香港法律比起大陸的法律更文明。

政府不停列舉英國法國的一地兩檢例子,但首先,這些國家的執法人員只享有清關和處理出入境的權力,而不像西九高鐵把其口岸區整個地區變成大陸司法管轄區。

第二,人家法律體系相近,至少英國人不會擔心過了法國境內能否上facebook的問題。

而香港和中國大陸,一個是普通法體系,一個是行大陸法。這還只是表面制度的差異,實際上就是「法治」和「人治」的分野,是小熊維尼能否「生存」的分野。

這個分野一直都以深圳河作區隔。今天的安排,像把深圳河突然劃到在香港的西九家門口,僅有的自由少了一塊肉,叫香港人如何不擔心?

《基本法》第20條變成了「香港用基本法授權自己違反基本法」。

一切關鍵在於基本法第18條,規定了全國法律不適用於香港。

政府卻很古怪,引用了基本法第20條,由人大授權,令香港可以有權放棄自己的司法管治權,放棄了一塊地方變成不是香港,於是就可以實施全國法律。

這裏讓香港人看到了一個鑽空子的機會,原來要「合法地違反基本法」,只需把該處地方變成不受基本法約束的地方即可。

這個做法像什麼?假自僱。僱主叫員工辭職變自僱人士,便能避開保險福利各種勞工法律的規限。為了高鐵,我們付出了什麼代價啊?

作者是傳媒工作者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7月28日)

http://www.pentoy.hk/%e6%9b%be%e5%bf%97%e8%b1%aa%ef%bc%9a%e5%b0%b1%e6%98%af%e5%ae%b3%e6%80%95%e5%a4%a7%e9%99%b8%e7%9a%84%e6%b3%95%e5%be%8b/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