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林鄭特首的信 | 楊秀卓 | 立場新聞

林鄭特首:

趁立法會放暑假,給你寫封信。以你三十年讀文件的速度,兩分鐘內必可讀完。請勿吝嗇這百餘秒,聽聽一位前線老師的意見。

你在特首選舉期間,自問不曉得同年輕人溝通,今後會多努力做好這方面工作。正因為這個原因,我決定下筆寫這封信,告訴你當今青年人的想法。最近學友社發表了一個名為「中學生看內地與香港關係」的調查報告,結果顯示大部份同學都同意中港兩地關係差,以10分為最高分,平均僅得4.24分。調查由2016年12月至2017年1月進行,期間訪問來自16間中學接近1,400名學生,對以上議題,竟然有81%同學只給1至5分,可謂相當低。另外,港大民研於今年香港主權移交20年前夕,從6月13到15日,調查了最新的港人身份認同,結果發現由18至29歲的受訪者當中,自認是「廣義香港人」的有93.7%,比上次調查升了10%。而自認是「廣義中國人」的,則急跌10%只有3.1%。一百個青少年,只有三個自認中國人,這反映了什麼?

就讓我告訴你一些事實,請位高權重的你們反省一下吧。

今年三月初,我主持一個學術講座,150個來自40間中學的中四五學生聚首一堂。開始前,我做了一個簡單調查,問四個準特首候選人中,同學們屬意那一位?選胡國興的有16票,曾俊華有過百票(我沒有詳細點算舉起的手),葉劉淑儀0票,但教我深感驚訝的,是你竟然也是0票!我以為你「好打得」的能幹形象已深入民間,但為什麼沒有學生揀你呢?當時我非常愕然,想知道箇中究竟?講座結束後,我隨意追問了七八個學生。學生甲認為你是中央欽點的,西環差不多日日都開聲讚你,叫所有選委「識做」,明示暗示你就是未來特首,黃袍將會加在你身上,這一點令學生們極度反感。經過2014年雨傘運動,學生們還記得掛在獅子山上那條「我要真普選」的直幡,眼見西環明目張膽插手香港特首選舉,他們怎會相信中央政府沒有干預香港事務?!「基本法」不是說得清清楚楚,除了國防和外交由中央政府負責外,其他事務歸香港自己管,當然也包括特首選舉,這是中學生都知道的基本常識。但這場選舉鬧劇,他們都看在眼裡,又怎會對中央政府有好感?

學生乙十分不滿的,是你將故宮博物館強加在西九文化區身上,她準備將來加入演藝行業,因為老師曾告訴她,將來西九建成後,表演藝術需要大量演藝人才,但一個本來計畫興建大型表演場地的設計藍圖,竟在香港人全不知情下被改寫,取而代之的,是一座空降的博物館,香港一片哇然。乙同學說她不反對建故宮,但為何要在西九?十七歲的她知道這一定不是你的意思,而是上頭中央政府的旨意,但這種處理香港事務的手法,又一次叫人失望沮喪。她更提到當你宣佈這消息時,那沾沾自喜的笑臉,還自吹自讚保密功夫了得,做到「滴水不漏」,這著實令人厭惡,怪不得學生沒有選你。

2015年我到一間中學代課五天。一天,學校請了一位著名左派中學校長主持週會,請他介紹廣東省各間新舊大學的近貌。幻燈簡報展示各大學校園內草地寬敞、樹蔭婆娑、花圃繽紛、建築宏偉、課室講堂潔淨、電腦器材先進、圖書館通明亮麗、還有舒適的學生休息室等,確實非常吸引。他鼓勵學生回內地讀書,配合中國「一帶一路」經濟發展規劃,前途將一片美好。到問答時間,一名女生問:「你講了四十五分鐘校園設施和環境有多好,但我表哥在廣州讀大學,他在網上輸入『銅鑼灣李波事件』,結果什麼也看不到,你教我如何在這麼封閉的環境追求學問?」話音未落,全場千多個學生掌聲雷動,響徹偌大的禮堂,持續了十多秒鐘,只見校長一臉尷尬,顧左右而言他,只能拋出一些空泛無物的答案。

我站最後排的角落,整件事情看得一清二楚,心裡為這學生感到自豪,有膽色、夠批判,一個問題已揭穿成人的偽善,她就是「國王的新衣」中那個孩子。敢問一句:那個高官的子女不是在劍橋、牛津、哈佛和史丹福等大學讀書?連中國的高幹子弟,亦全都送到外國去,這是街知巷聞的常識,中學生怎會不知。還有,每年返內地的遊學團,日間同學們見盡新穎宏偉的建築物、繁榮昌盛的城市、名店臨立的高級商場,不用現金的先進電子貨幣交易,在在都令他們眼界大開,但晚上返回酒店上網,便發覺連結時諸般阻滯,十分掃興,將日間的美好經驗完全抵消了,你明白上網對年輕人有多重要?另外,許多學生經常返深圳附近鄉下探親,每當睇香港電視新聞時,畫面經常會突然「飛」去廣告,原來是要取代香港的大型示威遊行報導。如此這般封鎖資訊,生活在資訊自由的香港的年輕一代,又怎會對內地產生好印象呢?

導致本地青年人抗拒內地,不認同自己是中國人,原因還有很多,今日不想浪費篇幅討論。鄭特首,你曾於六月二十日提出香港必須推行國民教育,並強調在幼兒階段就應學曉「我是中國人」這個概念。其實,四五歲幼兒,還沒有什麼「世界」、「地球」和「國家」等概念,要他們認識「我是中國人」又有什麼意義?幼兒教育專家和學者都強調,不同的遊戲和肢體活動,簡單如煮飯仔、包剪槌、唱歌跳舞,跑跑跳跳等,對這個階段幼兒的腦部發展最有裨益最有功效。知道自己是「中國人」,有助他們心理生理成長嗎?這種國族身份,對幼兒的心智成長有什麼意義?中央政府基於國家安全和主權的理由,下令香港必須推行國民教育,這其實已經干預了香港內部事務,有違基本法。當你講完上述這番話翌日,更恐佈的一則消息來自星島日報,特區政府將委任蔡若蓮出任教育局副局長!!!對老師和家長來說,這簡直就是天下一大噩耗!這消息震驚教育界,叫人們難以置信。

我們立即想起2014年那本由教聯會負責出版的《中國模式國情專題手冊》,裡面形容中國執政集團是「進步、無私與團結」這一段。蔡女士正是當年教聯會副主席,怎教人放心她出任副局長?以她的背景及上次搞國民教育的拙劣表現,她憑什麼坐上這個副局長職位?更何況蔡女士於去年立法會選舉中低票落敗,還有什麼資格當副局長?鄭特首,現已有超過兩萬個簽名反對蔡女士當教育局副局長,如果你真的委任她,恐怕很難叫人相信你不是CY2.0。 2012年,立法會選舉落敗的劉江華被CY委任做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副局長;2016年,在港大師生、舊生及輿論的強烈反對下,CY仍委任李國章為港大校委會主席,這兩件事,香港人不會忘記。

鄭特首,我們這群關心香港下一代教育的老師,奉勸你勿重蹈覆轍,再犯前特首的錯。假如你接受中央指令,委任蔡女士做副局長,青年人只會愈走愈遠,下次再做民調,恐怕連那3%認同中國人身份的青年都會不知所蹤,這徹頭徹尾就是反國民教育,更會激起家長、老師和同學們的怒吼。

請三思。

退休老師
楊秀卓
二零一七年七月三十一日

http://thestandnews.com/politics/%E5%AF%AB%E7%B5%A6%E6%9E%97%E9%84%AD%E7%89%B9%E9%A6%96%E7%9A%84%E4%BF%A1/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