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起香港】傳媒(2):紅色資本入侵港報及電視 亞視被玩死《南早》要深度報道中國|852郵報

2017-8-1 20:00

昨日「買起香港」指,本港的主流傳媒其實經已被「紅色資本」漸漸吞噬,成為大股東,干預編採自主,阻礙傳媒發揮第四權的角色。事實上,除影響媒體自主外,紅色資本來又去,會影響一家媒體之日常運作和長遠發展,最終導致其死亡。

【電視篇】

無綫

多年來一台獨大的無綫,2011年獲有「殼王」之稱香港商人陳國強,聯同hTC董事長王雪紅及美資基金Providence Equity Partners合組財團Young Lion(簡稱YL),以62億港元向邵逸夫家族收購電視廣播(511)26%股權,成單一大股東,陳國強亦成無綫董事局主席。不過無綫的股權在2015年再有變動,YL的26%具表決權無綫股份,獲通訊局批准轉讓給華人文化傳媒娛樂投資有限公司,而後者由文化產業投資基金(簡稱CMC)持有,現任董事長為有「中國梅鐸」稱的黎瑞剛。不過除「中國梅鐸」外,黎瑞剛其他背景更惹人關注,他本人為共產黨員,曾任上海市委副秘書長,其CMC由國家開發銀行、招商局中國基金等由國務院控制的機構出資,反映CMC與官方關係相當密切,而他入股無綫時,社會上已有不同意見憂慮,本身已親建制的無綫,會日漸染紅,甚至進一步影響新聞部自我審查。

雖股權變動後,陳國強作為無綫具表決權股份的最終表決控權人與中介人士地位不變,但去年時任特首梁振英就會同行政會議批准電視廣播有限公司(下稱無綫)的申請,准許有黎瑞剛、陳國強、許濤和李寶安以《廣播條例》下「不符合持牌資格人士」的身份對無綫行使或繼續行使控制,而無綫當時就聲稱,黎瑞剛不會參與無綫之日常運作,但會就整體企業之策劃及商業策略給予意見。

不過今年年初電視廣播擬回購股份,繼而被證監會披露,原來YL背後有極複雜的股權結構,出現「同股不同權」的情況,而CMC才是電視廣播真正的「幕後玩家」。然而《廣播條例》規定,電視台持牌人必須是香港居民,換言之,無綫的股權結構或只為滿足法例要求而設,而通訊局批准有關的股權變動時,或對其結構不知情。面對證監要求交代大股東股權架構的全部詳情,無綫以司法覆核作回應。


亞視

去年以一句「應該要獨立」作遺言,結束其59年「歷史任務」的亞視,在1998年已開始其染紅之路。於90年代曾帶動亞視中興的大股東、麗新集團主席林百欣,其子林建岳把亞視賣盤,「龍維有限公司」及「聯旺有限公司」兩集團聯手,一舉購入亞視五成一股權,並由曾任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的黃保欣出任董事局主席,正式掀起中國大陸商家入主的年代。

踏入千禧年後,林百欣把亞視股權悉數售予鳳凰衛視股東陳永棋、劉長樂及內地商人封小平,其中陳永棋是全國政協常委,深受中央政府和特區政府器重。封小平在兩年後離開,劉長樂及陳永棋接手其職務,後者在同年就任亞視行政總裁。值得一提的是,亞視當年獲廣東省落地權,劉長樂及陳永棋就因希望吸引中資企業入股,而令電視台立場轉向親中,甚至有傳有命令不把七一遊行編作頭條新聞報道。

亞視往後不時出現股權易手的情況,包括2007年由查濟民之子、香港興業主席查懋聲入主,並引入中國國務院直屬企業北京中信集團全資附屬機構僑光集團為新股東,多次聲言改革都失敗告終。3年後亞視再有大陸資金入主,背景神秘的內地商人王征入股亞視,並引發當時的第二大股東、台灣旺旺集團蔡衍明就股權爭議向法庭入稟。其後,亞視已陷入半癱瘓狀態,王征被裁定干預亞視日常管理及運作,要獲授權管理亞視的時任執行董事盛品儒終止職務,而蔡衍明入稟要求重組亞視公司架構的獲判勝訴後,終引發歷時年多的欠薪風波及電視台最終不獲續牌,「壽終正寢」。

【報章】
《文匯報》和《大公報》

《文匯報》和《大公報》素以愛國愛港聞名,原來兩報與「偉大祖國」旳關連還不止於此。《壹週刊》2015年揭露,香港中聯辦透過一間全資擁有、名為「廣東新文化事業發展」的大陸神秘空殼公司,迂迴持有及經營香港最大出版及零售書商聯合出版集團,同時實際擁有《香港商報》1%的股份和《文匯報》88.44%的股權,而《大公報》股權的更達99.99%,即近乎全資擁有。換言之,中聯辦變相可實際操控《文匯報》和《大公報》,被質疑與《基本法》及中聯辦規定的角色有牴觸。

《香港商報》

雖中聯辦只透過「廣東新文化」持《香港商報》1%股權,但不代表此報與中資毫無關係。去年已和家人出逃美國尋求政治庇護的《香港商報》助理總編輯龍鎮洋今年2月接受訪問時指,報社在1999年被併入深圳報業集團,直屬國新辦,收中央財政撥款。由於《商報》長年虧損,龍鎮洋指現任廣東省省長、時任該省委副書記的馬興瑞,在去年6月就專程都深圳報業集團開會,並通過每年由深圳市財政撥2,600萬予《商報》,以解決該報長期虧損的問題。至於報社高層同時亦為深圳報業集團的人,以龍鎮洋為例,他是副處級的幹部,而《商報》社長則同時是深圳報業集團社長,屬副廳級別。

《成報》

去年8月底起忽然火力甚猛,不斷向時任特首梁振英、中聯辦,甚至中共中央港澳協調小組組長張德江開火的《成報》,其實自2003年已有紅色資本滲入。時任主席的陳國強把《成報》集團的75%股權售予中國富商、陽光媒體投資控股有限公司主席吳征,而吳征翌年就把控制權轉讓給星美國際(198)大股東覃輝。其後《成報》曾一度由香港商人楊家誠接手,但之後又投入中資的懷抱,有海軍背景的廣東利海集團成為大股東,新主席是內地商人謝海榆,現任《港澳日報》社長田炳信就獲委任為報社社長。《成報》在2013年及2014年先後易主,並曾爆出欠薪風波,至今由內地商人谷卓恒持有,而該報去年8月底起一系列火力甚猛的文章,就被指是他為求買政治保險而發表。

《南華早報》

英文報章方面,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在2015年年底以20.6億港元收購創刊逾一世紀的《南華早報》,他聲言收購行動不會干涉《南早》的編輯自主,又反問外界為何會有此憂慮。不過事隔不足半年,他就指希望該報能扮演東西方橋樑的角色,又認為其有能力用更具深度和全面的方式報道中國,使人們能更好認識中國。事實上,單在昨今兩年,《南早》已曾因刊登維權人士「被認罪」的報道,和撤涉中共領導人的稿件等事情引起關注。

傳媒是社會第四權,肩負監督政府和為不公義發聲的使命,中國要買起香港,傳媒自然在其收購之列,除《中國日報香港版》和鳳凰衛視外,本港主流媒體之紅色影子已日漸明顯,其中尤以報章為甚。至於電視台方面,紅色資本除可影響新聞部的編輯自主外,更會直接改變一座城市意識形態的走向,明日之「買起香港」,就會探討一台獨大的無綫,在中資入主後之改變。

(圖片來源:香港電台、蘋果日報、政府青少年網站、規劃署、《文匯報》和《大公報》報頭)

http://www.post852.com/224208/%e3%80%90%e8%b2%b7%e8%b5%b7%e9%a6%99%e6%b8%af%e3%80%91%e5%82%b3%e5%aa%922%ef%bc%9a%e7%b4%85%e8%89%b2%e8%b3%87%e6%9c%ac%e5%85%a5%e4%be%b5%e6%b8%af%e5%a0%b1%e5%8f%8a%e9%9b%bb%e8%a6%96/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