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行止:DQ案屬「舊戲碼新演員」 成廿年前起草《基本法》翻版|852郵報

2017-8-1 18:35

一連串立法會議員的宣誓司法覆核案暫且告一段落,《信報》創辦人林行止於今日該報專欄指出,透過人大釋法褫奪議員資格,是令親北京議員掌握立法會此投票機器的「絕招」。起草《基本法》當年,亦出現過類似情況,當時多名香港委員分別病故、辭職和被「辭退」,最終令中方代表佔大多數,通過由中方草委許崇德的「主流方案」。林行止認為,今次宣誓覆核事件不過是「舊戲碼新演員」,爭取民主政制的「最後堡壘」已從內部被攻破。

1990年2月,《基本法》起草工作已告完成。林行止引述他當年所撰的文章〈強權之下無公正〉,指《基本法》雖已「處處為香港人利益着想」,但港人還是不領情,原因是最後釋憲權還是掌握在人大常委之手,「港人對人大常委的釋憲方式信心不足,疑慮與憂懼亦由是而生」。人大常委的解釋並不一定沒有道理,但卻會因與香港民情格格不入,而難以令港人接受。

當時林行止預測,香港1997年主權移交後,「我們很難想像未來的法官敢不賣北京的賬,或不以北京利益為大前提作判決政治性案件的準繩」。屆時,司法的基本精神,包括公義(Justics)、公平(Fairness)、衡平(Equity)、平等(Equality)都可能淪為次要;香港法官遇上牽涉中國政府、黨政官員、國營企業利益的案件時,能干冒「犯上」就案論案者,將會成為「罕見的例外」。

同年3月,林行止亦於〈雖有既成事實仍要切實釋義〉一文中提到,英國人落力為香港安排、簽署、推銷《基本法》,只是為了「撤走時較為心安」。當時林行止亦提出,港人尤其是熱中於制憲立法的人士,應集中力量對《基本法》和日後的人權法「逐條釋義」,助最高法院避免解釋有所偏差,危害人民權益。

林行止當年強調,《逐條釋義》只有在北京走上法治和理性之路時,才有些微作用。林行止感嘆,「釋法」如今已成常規化,北京仍是人治與政治掛帥,《基本法》已成為北京「規範」港人的成文法。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http://www.post852.com/224259/%e6%9e%97%e8%a1%8c%e6%ad%a2%ef%bc%9adq%e6%a1%88%e5%b1%ac%e3%80%8c%e8%88%8a%e6%88%b2%e7%a2%bc%e6%96%b0%e6%bc%94%e5%93%a1%e3%80%8d%e3%80%80%e6%88%90%e5%bb%bf%e5%b9%b4%e5%89%8d%e8%b5%b7%e8%8d%89%e3%80%8a/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