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廉恥」之榜樣

香港獨媒》

阿離 / Today, 12:30

網上圖片

有關政府新的政治任命,蔡若蓮被委出任副局固然令人不屑,卻屬意料之內,但令我震驚的,是勞福局的兩位正副局長昨天的表現。

1) 徐英偉作為勞福局副局長,連最低工資都答不出口,要遊花園,要上司幫忙解圍,這是絕不能接受的低水平。

這起碼反映出兩點:1) 他作為第二把交椅,絕不是上星期收到消息今星期開始出任,而是歷時良久了,如果對勞福議題不認識,去google或wiki睇下溫下書都記到這些基本常識吧?2) 這個人嚴重離地,literally,真係唔多行街同睇電視。在過去幾個月我不斷在電視和街上看到政府就最低工資所賣的大廣告,如果有行落過地鐵,或者搭過巴士,或者揸車經過巴士站,都會見到。呢個人,我唔太知佢係邊到生活。

2) 其實你是沒辦法不覺得徐氏低水平的,本來我以為他是新官上任,之前無政府經驗,但一查發現他早在08年身成民政事務局政治助理,做足9年。最低工資委員會於2016年10月7日已達成共識,政府在2017年1月19日接納建議宣布在5月1日實施每小時$34.5的最低工資。這裡說的是有大半年時間。在政府咁耐,還要做民政,兩者關注的人群經常重疊,但是這位9年政助,連這麼跟民政相關的基本常識都無,其實,真係比好多初級AO都差勁。憑甚麼坐第二把交椅?我凳好多AO唔抵。

3) 最令我震驚係羅致光局長。下屬連咁基本的常識都答唔出,其實佢有其他更好的方法可以解圍,例如話徐氏新上任,要慢慢pick up,順勢讚佢聰明,好快會熟,同埋唔同界別可以帶到新的經驗,(下刪一千字遊花園)。但係,偏偏羅氏選擇了護短——以短護短,自曝其醜:

「頭先嗰個問題你都可以考起我。」羅又指自己亦不清楚成人、長者及兒童的標準綜援金額,更反問在場記者是否知道兒童標準綜援金額,並指綜援金額不是常識。(摘自蘋果日報)

記者答唔出,是正常,因為記者不是勞福局局長。但羅致光局長話自己都答唔出,是曝露了政府非常嚴重的馬虎失責。為甚麼?原來政府過去委任的一位勞福「專家」——一位曾任香港社會服務聯會副主席、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關愛基金督導委員會委員、扶貧委員會委員,研究社福議題多年的學者,不知道最基本的標準綜援金額,實在是極為嚴重,這些金額對大眾不一定是常識,但對你,羅致光局長,必須是常識,是講到口臭的「專業知識」,否則,大眾怎樣期望你去制定扶貧政策、檢討標準綜援金額和最低工資金額?正如一個做性教育的機構,卻不清楚各種contraceptive的成功率,它怎樣宣導避孕方法?這是根本的不負責任。

4)最後,我衷心感激問這條問題的記者的堅持,我希望,下次有別的記者,在羅氏以短護短時,反問他,「你作為局長都唔知標準綜援金額,你覺得你可以點改善基層人士既生活?」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51144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