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匯思:「我無犯法,因為我就是皇法。」

評台》

一地兩檢之於基本法之弊,許多有識之士均作出了詳盡的解釋,在此不贅。

「方案」推出後,各界、尤其是法律界人士紛紛以基本法為基礎指出其一地兩檢「方案」如何與基本法、一國兩制背道而馳——而所謂「方案」,你我心照,根本上可算是定局,無法回頭。儘管這些日子來,那些大量分析如何合理、如何一語中的,林鄭和我們本該捍衛法治憲法的律政司司長的一句「方案符合基本法」,配以擦鞋都來不及的一眾護主黨說得振振有辭的一堆歪理、指鹿為馬,就要使一個嚴重損害香港法制的一地兩檢上馬。為了官方聲稱、那少得可憐的「便利」,就把香港的地域主權雙手奉上,這筆數如何計,無人算得懂。

在中國的憲法中,可見也有「依法治國」的字眼。然而可笑的是,此「法」等於黨,黨就是皇法。於是乎,中國本身、乃至施於香港的種種一切,任你拿出基本法還是中英聯合聲明出來,中央都不會「犯法」。

中央的無恥,路人皆知。然而,是次一地兩檢更令人悲憤的是,香港政府居然跟中央「癲埋一份」,不獨做隻無力還擊的應聲蟲,且要利用基本法第20條,扭曲立法原意解讀,使香港根本是中門大開。此例一開,使我城前景更加堪虞。

某天在街上聽途人說,不少國家都有一地兩檢的機制,不明白何以要「搞大件事」,弄至滿城風雨。親愛的,但凡何事,都講究對手。如果我們的對手是一個民主國家,劃出口岸或者並非不可以接受。但請別忘記,現在我們要與之「合作」的是中國,一個無法治可言的政權。今日既然說得出「香港土地本來就屬於中國,所以租借口岸不成問題」,他日極權之手自然可以延伸至整個香港。

由銅鑼灣書店事件,到今日的一地兩檢,聽得多高官自欺欺人的解釋,耳朵會生病;別說筆者以偏概全,惟事實的確如此 – 與中國有關的種種,老老竇竇,簡單一句便講完 :「我無犯法,因為我就是皇法。」

文:戴穎姿

http://www.pentoy.hk/%e6%b3%95%e6%94%bf%e5%8c%af%e6%80%9d%ef%bc%9a%e3%80%8c%e6%88%91%e7%84%a1%e7%8a%af%e6%b3%95%ef%bc%8c%e5%9b%a0%e7%82%ba%e6%88%91%e5%b0%b1%e6%98%af%e7%9a%87%e6%b3%95%e3%80%82%e3%80%8d/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