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層政治與深度政治 – 夫子自唱: 劉銳紹 – am730

news-images

蔡若蓮(右)在一片爭議聲中出任教育局副局長。

港府最近委任一批副局長和政治助理,個別人士引起爭議乃預料中事,在此不一一細說,只想談一些感覺。


我肯定林鄭月娥的探索,作一些新嘗試,並努力在她認為的原則和實務上作出平衡,這些都是處理政治問題的考量。不過,政治有表層政治和深度政治之別,如果流於表層,只會事倍功半。例如,過去的特首以為邀請個別泛民人士入閣,就可以平衡公眾的形象,但這些入閣的泛民人士在關鍵問題上卻不能發揮應有的作用;例如張炳良出任運房局局長,但大凡涉及土地的問題,都觸動港府高層與財團之間的互動關係,甚至是財團與內地權貴的關係。所以,能否處理或解決深度政治的問題,才是考驗真章的地方。


其實,人事安排出現爭議,也有一些不是林鄭月娥所能駕馭的原因。例如,任人唯親的印象是梁振英政府遺留下來的陰影,即使林鄭月娥經常強調任人唯才,但前朝的官場文化殘餘仍在,而新人剛剛上台,未有實際表現消除外界疑慮。所以,必然出現信任或不信任的爭議。


更大的問題是,愈來愈多例子令市民感到,包括特首在內的港府官員都是北京政策的代理人;尤其是在政治和意識形態方面,港府官員無論在言論上、制度上和實際操作上都不能超越北京的界線。在一般民生性、經濟性的本地議題上,這種矛盾還不算凸顯,但當出現敏感議題時,包括特首在內的港府官員能否較多從香港角度出發,維護「兩制」重心呢?已是普羅大眾質疑的問題。


加上北京有不少隱而不宣的政策,需要港府官員自行想辦法來落實內地的意圖,這就更令人擔心港府官員是否有膽量向內地曉以利害,平衡「一國」與「兩制」的利益了。不少內地官場中人已很有信心地說,香港官員連「擦邊球」的膽量也沒有,而且意識形態與內地愈來愈一脈相承,其他問題更不用擔心了。需要擔心的只是香港人。


我無意破壞香港和內地的關係,自問也做過不少融和的工作,但管治思維的改變卻不是香港一方可以控制的。說得好聽一點,這是好事多磨;說得壞一點,就是低處未算低。總之,盡力而為吧!

https://www.am730.com.hk/column/%E6%96%B0%E8%81%9E/%e8%a1%a8%e5%b1%a4%e6%94%bf%e6%b2%bb%e8%88%87%e6%b7%b1%e5%ba%a6%e6%94%bf%e6%b2%bb-89797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