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權律師子女受株連無學可上 – VOA

2017年8月3日

  • 海彥

北京維權律師陳建剛一家

持續兩年多並廣受國際社會關注的709抓捕案,近期繼續成為媒體關注的焦點。因揭露湖南709律師謝陽慘遭酷刑而受到強力打壓的北京律師陳建剛星期三透露,他7歲的孩子因遭株連再次被受到當局壓力的學校拒絕入學,面臨無學校可上的局面。

北京維權律師陳建剛8月2日在微信上發消息表示,在費盡心機、周折和麻煩後找到一家私立小學為兒子申請就讀,早已收到入學通知並交納所有費用,但是星期二卻收到學校招生辦老師的來電,表示北京通州區教委通知,不能錄取他兒子上學。

今年5月中旬,陳建剛的妻子為兒子上學曾聯繫一所私人小學,結果,該學校幾天后告知,派出所通知學校不讓接收她的兒子。招生老師表示,學校曾詢問派出所具體原因,但派出所不說。招生老師稱,覺得很奇怪,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

作為709抓捕案湖南律師謝陽“煽顛”案代理人的陳建剛律師,今年1月19日在網上公佈謝陽自2015年7月11日被拘捕後受到酷刑的詳細會見筆錄,引發國際社會震驚。隨後,陳建剛受到當局的嚴厲限制和打壓,被多次約談,甚至遭限制人身自由,所在律所被整頓,代理過案件的所有具體情況被查閱,被禁止會見和強迫中止辯護資格等等。在巨大壓力之下,陳建剛3月不得不表示“休息”半年,停止辦案。

陳建剛律師的妻子鄒少梅星期四對美國之音表示,儘管對孩子上學受到當局再三干預感到氣憤,但並不驚訝,因為不少維權律師的孩子上學都受到了當局干擾,發生了在世界上任何地方都不應發生的孩子不能上學的事情。

鄒少梅說:“對這樣的遭遇我也不覺得奇怪了,因為我們身邊很多律師朋友的孩子也是被這樣的對待。我們的所有的資料都是合法的,並且當時提交資料,教委那邊是立碼是通過的,然後那個錄取的通知書都出來了。突然間就說是學籍有問題,覺得就是故意嘛,故意刁難。這次說是教委給學校打電話,肯定也是上頭給他們的旨意嘛。 ”

鄒少梅表示,唯一讓她感到氣憤的是有關部門有意折騰她們,讓她們費盡周折之後才說不能入學。不過,這種受體制束縛的學校,不上也罷。

她說:“現在我也看開了,我也不可能用這事來影響我的孩子。對,我覺得這樣的學校不去也罷了。他們都是受體制內控制的學校,所以去不去都算了,我覺得無所謂了。剛開始覺得氣憤是什麼,氣憤是我是花了很大的心血去搬家,你知道嗎?我一個人本來帶著兩個孩子,從找房子、收拾,然後搬這裡,為這都花了一個多月的時間。你要是早不讓我們上學,你就明確說了嗎,你就堅決說,不可能讓你們在這邊上學,你就明說。你不要等我把家都安頓到這裡來了,費了這麼多周折,你才說不讓我們在這邊上學了。”

記者星期四聯繫北京通州區教委小教科,接電話的男子稱這類事情不歸他們管,讓記者聯繫招生辦,但是電話卻一直無人接聽。記者幾次撥打北京通州區教委督導室的電話,也無人接聽。

陳建剛律師7歲孩子上學的權利受到侵害,令許多維權律師和網友非常憤怒。有律師表示,當局這種做法是對已經加入的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的粗暴踐踏,同時也違反中國自身的法律。

有網友表示,那些實施株連、剝奪孩子受教育權利的官員,是人權惡棍,是馬格尼茨基法案懲處對象,呼籲海外人權組織將這些人權惡棍的信息報送已經施行該法案的美國政府備案。

美國國會去年12月通過“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案”,授權美國政府通過拒絕簽證、取消已有簽證、凍結在美財產、禁止在美交易財產等方式,對世界各國侵犯人權者及腐敗官員進行製裁和追責,後由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簽署成為法律。

海內外十名中國政治異議人士今年1月在美國西岸的舊金山和東部的華盛頓成立兩個“中國人權問責中心”,系統蒐集中國人權侵害者和貪腐者的案例、數據和證據,撰寫關於人權侵害者和貪腐者的報告,以向美國政府提供具體的證據。

此前有報導說,包括陳建剛在內的許多人權律師多年來一直代理敏感案件,為眾多民主、異見和維權人士、訪民、信徒等提供法律服務,成為制約當局的力量。許多維權律師因此成為當局打壓的對象,而其家人也在租房、孩子上學等方面受到株連,遇到刁難。目前仍在押維權律師王全璋的兒子、被判三緩是回到家中的李和平律師的女兒,近一兩年在註冊上幼兒園或學校時,都受到有關當局干預,無奈只能在家自學。

https://www.voacantonese.com/a/son-of-chinese-rights-attorney-denied-rights-to-education-20170803/3970701.htm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