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基石動搖 – 李怡 2017-08-09 蘋果日報

更讓人不安的,是對去年大年初二凌晨旺角事件的重判。

1996年,末代港督彭定康在他最後一份施政報告的結論部份,提出希望國際社會未來用一些明確的基準來衡量香港。他提出的部份基準是:香港是否仍然擁有一支精明能幹且能秉承一貫專業精神的公務員隊伍?身居要職的人員是否深得同事及廣大市民信任?香港立法會究竟是因應香港市民的期望和特區政府的政策制訂法例,還是在北京的壓力下執行立法工作?法院是否繼續在不受干預的情況下運作?港粵邊界狀況是否維持不變?人民入境事務處是否繼續實施獨立的過境管制?香港是否仍然享有新聞自由?集會自由是否會受到新的約制?香港是否會繼續以公平和公開的選舉,選出能夠真正代表民意的立法會議員?行政長官是否真正能夠行使自主權?
彭督21年前提出的這些大哉問,今天只要不存偏見的人,一定會發現他的所有憂慮都成為現實了。一地兩檢改變了港粵邊界狀況,人民入境事務處也不再是獨立運作。過去許多年,香港各方面都沉淪,但多數香港市民以至居港的外來人士都仍然覺得香港「沒有變」,是因為獨立司法相當穩定,但從法院DQ兩議員及4議員,引用議員宣誓之後的釋法來判決釋法前的行為,已明顯違反了法治中最重要的元素:「新定的法律不應有回溯性」。這是英國法律權威Albert Venn Dicey所確定並在全世界普遍認可執行的原則。
更讓人不安的,是對去年大年初二凌晨旺角事件的重判。至昨日為止,已有7人被判3至4年重刑。法官引用的是1989年白石難民營和2000年喜靈洲戒毒所囚犯暴動的判例。
首先,引致騷動的原因大不同,白石和喜靈洲都是難民之間和囚犯之間的衝突,但旺角先是食環署不依往年的過年慣例,突然嚴厲取締熟食檔,繼而警察向天開槍威嚇前來支援小販的人士,群眾在憤怒中產生一些過激行為,很難說不是警察過當執法(如開槍)引起的,因此不能夠按梁振英的意思一開始就定性為暴動,較恰切的定性應該是警民衝突。
其次,被判重刑者,有的只是拿起玻璃樽卻沒有擲出,有的雖有掟磚但法官亦承認沒有直接衝擊現場警方,「暴力程度屬中等,沒證據指他們早有預謀或策劃」。
其三,即使以暴動罪判刑,量刑的參考案例也應該是六七暴動,那時數十日放土製炸彈造成途人傷亡,情節遠比旺角事件嚴重,但暴動首領也只判監兩年,這次旺角事件判3、4年,顯然過重。
更重要的,是白石和喜靈洲暴動的參與者,只是為了自身的利益,而旺角事件的參與者卻是出於對弱勢人士(小販)的支持,儘管為了任何崇高目的也不能違法,而抗爭者也有以身犯險的準備,但不能否認,抱着為社會、為他人的公平待遇挺身而出的人,正是托爾斯泰認為道德水準高於社會平均水平的政治犯。
當一個社會有了政治犯,並且被判不恰當的重刑,司法就變成為政治服務而難言公正了。香港「沒有變」的基石已經動搖,這是令人思之泫然的今天現實。

周一至周五刊出

李怡
http://www.facebook.com/mrleeyee

http://hkm.appledaily.com/detail.php?guid=20115876&category_guid=4104&category=daily&issue=20170809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