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冠聰:不屈不從,不代表不累

香港獨媒》

攝:Manson Wong

大約一年前,我因「重奪公民廣場」案致煽惑他人參與非法集結罪成,被判社會服務令120小時。律政司認為刑罰太輕,提出上訴,誓要把我們告入監牢,明天我們便要出庭應訊。

這數年來,出入警署法庭,說實話,都累了。很多比我更硬淨的社運朋友經歷得更多,自愧不如;但人總都軟弱一面。在社運事務上,這幾年都是不停向前衝,學生會、學聯、眾志、立法會,還未大學畢業,便走過最烽火的光景。在DQ案後,安頓好最急切的事務,反而有些時間,讓我坐下來,過過生活。

漫畫、電影、劇集、遊戲,放慢生活,過幾天在大學應有的時光。但政權總喜歡「溫馨提示」,提醒你並不享有灑脫生活的權利。屈指一算,28號遷出都不到兩星期,又要面對新一輪的司法訴訟。

在東區裁判法院,「法庭信納三人是真心因自己的政治理念或對社會現狀的關心而表達自己訴求,目的及動機非為自己利益或傷害他人;三人一直主張和平,當晚最有可能受傷的便是他們,他們亦對因事件而受傷的保安致歉,若對本案三名被告判阻嚇性刑罰,對他們並不公平。」也許,律政司認為我們動機是自私的,我們主張暴力,我們不感歉意,從而要把這些叛亂分子告入監牢。

各位,這就是香港政府的雅量,以及他們對年輕一代最透徹的看法。在他們眼中,只有順從和不順從;不順從,就是罪名,可以用各種政治手段置你於死地的罪名,可以剝奪你被參選權的罪名,是可以沒有罪狀的罪名。

不屈不從,不代表不累。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51269

廣告